商城遗址的“城南旧事”

你捧在心尖儿的商城遗址,是他们的书桌、滑梯、住所
 
时间在流逝,城市在长大,但是住在城墙边的居民们走进几十年如一日的胡同就定格了,一切仿佛不曾改变。
 
78岁的后阜民里居民老穆在这儿住了42年。1946年跟随父母从开封逃荒到郑州,最开始在老坟岗移民大院落脚,后来搬到北顺城街,1978年搬到后阜民里,一直到现在。
 
 
“我们来时啥样现在还啥样。”阜民里在西南城墙外,和城南路平行,分前阜民里和后阜民里。逼仄的胡同不足两米宽,两侧都是红砖黄墙的二层小楼。除了少数原住民外,大部分住着火车站附近做生意的租客。
 
“这里很多居民都是从开封来的,当时周边都是小摊小贩,父母为了养家糊口也开始做小生意。我是砖牌坊街小学毕业的,后来进工厂当了电工,老伴是北京华联的老员工。”对于我们现在捧在心尖儿的城墙,老穆说,那只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
 
 
 
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老穆告诉记者:“以前城墙上很多住家户,城墙脚下布满商店,卖羊肉汤的、卖锅盔的、卖茶水的、看小人书的、卖副食品烟酒的……孩子们一放学就往城墙跑,写作业,把城墙当滑梯比赛。城墙上长满了桐树、榆树、槐树,大家夏天就上去纳凉。”
 
对于老穆的妻子来说,基本上每天都要去平等街买菜,“过了城南路,迎面城墙上就有一条斜向羊肠小道,走过去就进城了。”所以,老穆们基本上每天都要进城、出城,上学、买东西。
 
 
 
现在,老穆老了,而城墙则在封闭进行改造。从远处望去,南城墙南侧的城南路沿街商铺林立,北侧的南学街万家灯火,中间的城墙遗址漆黑一片,几棵高耸的大树和房屋残垣诉说着过去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