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在混不下去,还可以当保姆的啊

我已经多年不下厨,这次疫情来临(保姆阿姨请假),我不得不下厨喂饱家里的小兔崽子。

第一天,我手很生,做成功的菜只有一道番茄炒蛋。接下来,带着“浪费食材可耻”的负罪感,我继续精进厨艺,渐入佳境。

这两顿做的煎炸鸡翅、牛大骨煲萝卜汤、清蒸多宝鱼、小炒肉片、冬菇滑鸡等等,味道还不错,小朋友也吃很多。

看来,有些事情,我不是做不好,而是不愿意做好。

突然有点感谢在农村生活的经历。从六岁开始做饭(虽然做得不好吃),还得帮着家里干农活,现在,非常时期我喂饱自己的技能还是有的,特殊情况下去到野外生存一两天应该也没问题(超过两天就难说了)。

有很长一段时间里,虽然我会做点饭菜,但厨艺确实比较糟糕。跟朋友们在一起聚餐,如果需要大家动手做菜,我是最不愿意上前线的那一个。

我宁肯收拾一桌子的杯盘狼藉、洗无数碗筷,也不愿意自告奋勇去做菜,因为我做菜就是浪费食材。 有时候,我做出来的饭菜,连我自己都吃不下去。

年少时代,我缺乏精进厨艺的机会。 我从六岁开始就学会煮饭了,八九岁就会做菜,但那时候家里穷,没食材让我浪费,所以自然没什么机会做大菜。

父母农忙时,我煮好饭后,就在白米饭上倒点酱油、豆瓣酱、豆腐乳等酱料,就这么应付完一顿。 11岁开始,我离家住校,大部分时间吃的都是食堂阿姨做的大锅饭。

回到家里,我妈也不让我下厨房,倒不是她心疼我,而是她实在没耐心给我试错。 我要是下厨炒个鸡蛋番茄,她会站在一边不停指导我,嘴里蹦出来的全是对我的负面评价,连我洗番茄的方式、切番茄的手法、打蛋的高度、掌勺的姿势、下盐的量等等都要被她上纲上线地评判一番。

评判也就罢了,她会迫不及待地把我手头上的事接过去,说我浪费食材,这么做下去只会害她返工。等我彻底退出厨房了,她又说别人家的女儿都下厨帮忙,她的女儿就只知道张嘴吃……于是,整个学生时代我几乎从不做菜。 上了大学、参加工作,照例是吃食堂。

结婚后,在前夫的夸奖下,我有过一阵子探索厨艺的兴趣,也做过一些相对比较成功的菜品,但随着我怀孕且前夫开始不着家,我也懒得下厨了。

孩子出生后,一直到现在,我几乎再没进过厨房,就偶尔去煮个面条。

这几年,我不是不会做菜,而是没耐心做。

一道菜,到底要怎么做才好吃,我大抵是知道的,但是,我懒得把这事儿做得那么精细。

比起做菜,我宁肯洗一大片锅碗瓢盆(再说现在有洗碗机)。把杯盘狼藉的餐后现场打扫干净、复归整洁,更能激发我的成就感。

去年,逗号写作文,被要求写妈妈做的饭菜,逗号写:我妈妈只会煮饭不会做菜。她做得最好的一道菜是煮方便面,可有时候还是被她煮得很难吃。 现在,因为疫情,她对我的印象恐怕要改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