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欧元大反转 欧央行暗示非常规政策存边界

2016-03-11 18:17:48

 从伯南克的量化宽松开始,央行成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的救命稻草,并显得无所不能。 就在美股庆祝7年牛市的第二天,欧洲央行如市场预料一般,加大了非常规刺激的“药剂”,不仅下调三大主要利率,并扩大每个月的量化宽松债券购买规模。欧元应声下跌,欧美股市均反弹。

 
但不到一个半小时,下跌的欧元却走出“深V”反弹。从兑美元下跌1.2%转为兑美元上涨1.7%。欧元的惊天大反转,皆因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没有进一步降息的必要。
 
原骑士资本策略师、现任全球市场咨询集团市场策略师的皮特·肯尼(Peter Kenny)对腾讯财经表示,德拉吉此番表态意味着,这也许是欧央行最后一次拉动需求的努力,之后的政策将会转向常规和利率正常化。
 
简言之,欧洲央行的非常规货币政策存在边界。
 
负利率刺激步入“失效”
 
这并不是市场第一次对超预期的量化宽松做出反向解读。2016年1月29日,当日本央行宣布进入负利率时代之后,日元在短暂下调后立刻反弹,在过去1个月中兑美元反而上涨7%。央行非常规政策正在步入“失效”。
 
在德拉吉表态将不再降息之后,美国“债券之王”、骏利资产(Janus Capital) 基金经理比尔格罗斯(Bill Gross)通过社交媒体评论称,“全球货币政策之门快速关闭——发达市场的收益率见底”。他所在的全球无限制债券基金掌管13亿美元资产。
 
格罗斯长期反对超宽松货币政策。他曾在今年3月的研究报告中表示,超宽松货币政策,特别是负利率倾向会威胁金融板块传统商业模式,“金融、银行板块正在步入艰难的时代,要么准备好被收购,要么就要承受减记、监管收紧、以及极低毛利润的生存环境。”
 
格罗斯并不是唯一警告负利率危险性的华尔街从业人员。穆迪首席经济学家朗斯基(Jon Lonski)在2月接受腾讯财经专访时也表示,负利率是悲观经济前景的产物,“负利率不仅会压缩银行利润,并在本质上鼓励冒险。”而更让朗斯基担心的是,负利率环境所催生的资产泡沫,最终会转嫁给普通投资人,“让没有风险意识的人去冒险,是危险的行为”。
 
此次议息会议后,欧央行决定下调三大主要利率。其中主要再融资利率下调至0.0%,隔夜贷款利率下调至0.25%,而已经是负利率的隔夜存款利率再下调10个基点至-0.4%。此外,欧洲央行宣布扩大月度QE购买额至800亿欧元,并启动新一轮的长期再融资。
 
美联储3月难加息
 
欧央行一如市场预料般扩大量化宽松,却也让进入加息周期的美联储进退两难。美联储主席耶伦一月议息声明中表示,会考虑全球经济的外部风险, 密切监控全球经济和金融状况。而欧央行此次超预期送出刺激“组合拳”,也被认为是欧洲防范新金融危机的应急措施。
 
首先,欧洲银行板块在今年开年之后遭遇暴跌,德意志银行、法兴、瑞士信贷等主流银行在开年以来的跌幅都超过30%,引发偿债担忧。除此之外,欧洲难民危机、英国“退欧”风波,以及乌克兰申请加入欧盟所带来的和俄罗斯之间的紧张局势,都让欧洲经济不确定因素增加。就在欧央行宣布扩大量化宽松规模的同时,欧央行再次宣布下调欧洲今年的增长率,从1.7%下调至1.4%。而在过去的三年中,欧央行已经多次动用货币刺激手段,过去一年的债券购买量达到7000亿欧元。
 
欧洲暗淡的复苏前景,将成为美联储进一步加息的阻力。朗斯基则对腾讯财经表示,美联储3月加息可能性很小,美联储需要更多时间检测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货币政策对金融市场 的影响,而9月会议接近美国大选冲刺时段,因而今年6月或12月加息的可能性更大。
 
美联储将在下周二三照例召开为期两天的议息会议。美联储理事Lael Brainard 在二月的公开演讲中表示,美国不应过于扩大和其他经济体政策趋势的鸿沟,“政策制定者应当重申承诺,为加强全球需求的同一目标,而共同努力”。
 
朗斯基表示,现在学界也在呼吁,应该有更多超越央行的刺激政策,“更多是从财政政策的角度出发,比如税收结构的合理化,简化监管等等”。在央行非常规刺激显露“疲态”之际,结构化的经济改革将难以避免。
猜你喜欢
聚焦
本文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
图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