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遇车祸去世后婆婆不认孙女,她带女儿艰难

在北京市某医院附近的群租房里,妈妈田艳外出买菜,把孩子交给同为病友的邻居照看。邻居问萱萱:“萱萱,你爸爸去哪里了?”“嘘,不要大声,我爸爸已经死了,不要说这些,妈妈听到后会伤心的。”萱萱赶忙制止了邻居的话。
 
恰巧买菜回来的妈妈在外面听到了,田艳从来没有告诉萱萱爸爸去世的事,没想到原来她什么都知道了,还怕妈妈伤心。“咱们的女儿又来医院了,我要完成你的遗愿,救活孩子,你在天上看到了吗?”田艳回到屋里抱着孩子,泪流满面。
 
田艳与丈夫张勃是河北张家口人,2013年结婚。2015年5月,田艳生下了女儿张梓萱,小萱萱活泼可爱,是俩人的心头肉。然而,幸福快乐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
 
2017年5月份,女儿萱萱臀部长了个疙瘩,鼻子也开始流血不止,着急的夫妻俩抱起孩子直奔北京市某儿童医院,接着就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田艳拿着薄薄的诊断书,仿佛捧着一座山,她坐在医院门外彻夜大哭,整整三天三夜没有吃饭。爱心捐款链接:丧偶妈妈救重症女儿或者打开微信-支付-腾讯公益-搜索:丧偶妈妈救重症女儿。
 
到北京某医院的时候,萱萱因为血小板太低已经昏迷不醒,输了三天血小板后才逐渐恢复意识。接着萱萱就开始了整整七个多月的强化疗,没有麻药的骨穿要做几十次,无数次抽血,满手都是扎的针眼,萱萱2个月无法下床。
 
终于有一天,医生说萱萱的各项指标均恢复正常,可以出院观察了。萱萱治疗期间,夫妻俩在北京住地下室、借钱、打零工、讨饭、为了给萱萱凑钱治病,他们所有能做的都做了,凑了整整60多万元才救回女儿的命。萱萱出院那一刻,夫妻二人相拥而泣,似乎暗夜迎来了曙光。
 
出院之后为了还债,丈夫张勃凌晨4点就到菜市场进货卖菜,然后白天去工地上班,每天很晚回到家里。然而,这个男人的坚韧却没有感动上苍。
 
2019年4月10日清晨,张勃和往常一样开着三轮车去菜市场卖菜,被一辆高速行驶的大货车撞倒。田艳赶到事发现场的时候,张勃已经没有了呼吸。虽然丈夫一句话都没有留下,但她知道,丈夫最大的愿望,就是把孩子抚养长大。
 
田艳说:“我的眼睛是没用的,它除了能看见一次又一次灾难以外,看不到一丝色彩。”图为萱萱治疗期间产生的票据,可以铺开满满一床。
 
灾难真是一块试金石,婆婆一句话就撇清了与孩子的关系:“孩子爷爷没了,她爸爸也没了,还什么孙女,你自己带吧!”治病欠的50多万外债不管了,就连车祸赔偿的钱,婆婆也要拿走。
无奈之下田艳与婆婆最后对簿公堂,赔偿却一直被扣在法院,田艳只好一个人带着孩子讨生活。然而,厄运又一次降临在这对母女身上。今年3月中旬,萱萱总是感觉浑身没劲儿,每天昏昏欲睡。田艳心里顿感不妙,就再次带着孩子来到北京某儿童医院。
 
3月23日,骨穿结果显示孩子的白血病复发。因是复发,医生说:“如果特别耐药的话就只能选择骨髓移植,移植费用在40万左右,后期抗排也要40万,你最好现在就准备钱。”听到这,田艳感觉天旋地转。
 
老公离世不久,接着女儿的白血病又复发了,各种情绪掺杂在一起使妈妈田艳极度崩溃:“老公,你在天上看见了吗?孩子的病又复发了,无论如何我都要完成你的遗愿,再难我也要保住咱们的女儿。”
 
在北京因为疫情防控的原因,田艳进不去病房,只能在外面干着急,空荡的病房里只有萱萱自己, 4岁多的她要独自忍受没有妈妈的孤独和病魔带来的痛苦。为了能跟孩子联系,田艳给女儿买了个小手机。
 
萱萱在病房里面打电话给妈妈:“妈妈,这里好安静,我是不是要死了?我死了可以看到爸爸吗?你有什么对爸爸说的吗?”妈妈听了急得直哭:“萱萱别怕,你不能去找爸爸,你去了妈妈就没人管了。”
 
一段时间后,田艳终于可以去医院陪女儿了。萱萱看着来来往往的护士阿姨说:“妈妈,打针的时候我都忍着不哭,怕你担心,但是每次看到针头我还是会打激灵,我是不是很坚强?爸爸不在了,以后我做你的老公,保护你行不行?”
 
田艳红着眼睛回答:“傻孩子,你咋做我老公啊?老公都是男的。”看着孩子这么懂事,又想起丈夫的遗愿,这个90后的妈妈心里满是酸楚。
 
萱萱现在对化疗产生极强的耐药性,又患了急性肠胃炎、急性胰腺炎,目前每天需要输血小板和血浆。据院方给出的保守预估,萱萱接下来的治疗费至少还需要60万,这成了她拯救女儿无法逾越的难题。看着越来越虚弱的女儿,她想着要止步于此,却无计可施,难道又要眼睁睁地看着女儿离自己而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