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命少年5岁遭逢大地震,10年后染血癌2次复发,

现年16岁的谢礼键出生于四川省德阳市,2008年汶川大地震时,处在震中的他刚刚5岁。谢礼键一家虽侥幸在那场惨绝人寰的天灾中逃过了一劫,可挥之不去的心理阴影却一直伴随着他们。这么多年以来,妈妈刘潜灵跟丈夫更是对这个唯一的孩子呵护有加。可没想到十余年后,一场灾难再次落到这个家中,15岁的谢礼键查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年近50岁的刘潜灵和谢林原本都是国企职工,上个世纪90年代双双下岗。2004年11月,儿子谢礼键出生了。为了给孩子一个稳定的生长环境,夫妻俩耗尽积蓄开了一家小卖店,可这也仅能维持一家人的日常用度。2008年,家住德阳的他们跟当地万千受灾群众一样亲历了那场如噩梦般的大地震,幸运的是一家三口都受伤不重,侥幸躲过一劫。经历过生死的刘潜灵一家从那时起对亲情看得更加的重,生活虽依然平淡但很幸福。
 
可这样的日子,在2019年2月1日,因为谢礼键颈部淋巴结肿大,刘潜灵带他去当地医院检查后终止了。十多天的各种检查和等待,刘潜灵等来了儿子罹患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的诊断书。瞬间的绝望似乎把她拉回了十年前的地震,不甘认命的刘潜灵夫妻哭过痛过后开始联系能救治儿子的医院。1年多来,夫妻二人带着孩子几乎走遍了全国所有能给儿子带来希望的大小医院。 (点击公益链接:血癌少年复发难尽孝,帮助谢礼键一家渡过难关)
 
确诊后的第二天,刘潜灵一家人匆匆赶到了华西医院。时值春节,家家户户都在热热闹闹的贴春联、放鞭炮,而谢礼键一家却在冷清的病房里开始了艰难的治疗。根据病情,医生给出了化疗的治疗方案,而为了更好的配合治疗还需要服用靶向药。上药不久,谢礼键身体就吃不消了,呕吐、溃疡等感染症状出现,原本高高壮壮的样子很快被折磨的瘦了一大圈。在医院中刘潜灵和谢林看着儿子的一幕幕更是心疼不已,那个春节,刘潜灵不眠不休的陪着儿子,她怕儿子夜里难受、怕儿子一个人睡不着感到孤单。
 
15岁的谢礼键已经懂得了很多,他有时也会偷偷上网查自己的病。随着治疗的进行,花费一天天变大,谢礼键看着年过半百的父母为自己四处求人跑进跑出的样子,这个懂事的大男孩突然拉住妈妈的手说,“你们再生一个吧,别再为我浪费钱了,万一我的病没治好,钱都花完了你们怎么办。再生一个,你们老了也有人管,有人替我孝顺你们!”刘潜灵夫妻听完紧紧地抱着他哭成一团,“你是我们唯一的孩子,你只要配合医生治疗,就是对我们最好的回报。”
就这样,一家人在互相鼓励中挺过了初期两个月的化疗,可骨穿显示病情并没缓解。已束手无策的医生一次次约谈刘潜灵夫妻,每约谈一次刘潜灵夫妻就多害怕一分。着急的刘潜灵夫妻四处求助着,一天同病区的病友说,“你们非要坚持救,就去北京咨询下吧,或许在那孩子有一线生机。”
 
几经咨询后,2019年4月10日,谢礼键转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在这里医生给出了先强化疗,情况缓解后再进行骨髓移植的方案。24小时高强度化疗开始后,强力的药物作用让谢礼键痛苦不堪,全身上下皮下出血,皮肤变得黢黑,还出现了肺部感染,每天都在不停地咳嗽。再后来,谢礼键出现左眼眼底出血,很快左眼完全失明看不见了……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多半月才有所好转。
 
此时,医生告知刘潜灵夫妻,孩子必须尽快移植。看着高达50万的移植费用,愁坏了刘潜灵夫妻。从孩子得病到这次化疗结束,谢礼键的治疗费用已经过百万,因为病情特殊光外购买靶向药物就花了30万。当刘潜灵拿着北京治疗的29万回去报销时,却只报了9万多,指望着这笔钱的刘潜灵急得瞬间坐在地上无助大哭。为了不延误儿子进仓移植,谢林赶回老家抵押了房子,卖掉了小卖店,又挨家挨户求遍了亲朋好友,才凑齐了移植费用。
 
2019年5月1日,因为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排不到仓,刘潜灵夫妇又联系把孩子转入了河北陆道培医院。2019年8月7日,身体达标的谢礼键接受了骨髓移植,而这次移植也很成功,之后的排异期也是有惊无险的度过了。命运的天平再次倾向了谢礼键,他开始变得开朗活泼,成绩本就名列前茅的他也开始为自己返校做着打算。6月份当他收到同学们升入高中的信息时,就羡慕的不得了。如今医生说他好了,他迫不及待地对妈妈说,“我生病落下太多课了,我得抓紧恢复,我也要抓紧上高中,不然我真追不上我同学了!”
 
可谁能想到,这令全家高兴幸福的结果只维持了三个月。2019年12月31日,谢礼键像往常一样去做检查,结果却显示肿瘤复发,一切的努力终归化为了泡影。因为白血病复发,各项身体指标变得异常,感染发烧随之而来。就在一家人四处咨询孩子治疗方案的时候,疫情一天比一天闹得凶了起来。疫情让本就不容易的治疗变得更加艰难。2020年1月1日,谢礼键开始了新的一轮的放疗和化疗。之后因为疫情影响,医院缺血、缺血小板,无法强化疗,医生调整了方案,谢礼键不得不再次服用昂贵的靶向药。
 
2020年4月17日,谢礼键的第三次化疗结束。此时,短短的四个多月谢礼键又花费了40多万。而这些钱是刘潜灵跟病友借了15万,然后又办了几张信用卡才勉强凑出来的。二次移植还至少需要50万,一筹莫展的刘潜灵总是抑制不住自己的伤心,看在眼里的谢礼键再次提出了让妈妈再生一个的请求,他说,“妈妈,你跟爸爸为了我吃了太多苦了,再生一个吧,我有个什么万一,你们身边也好有个人。”看着虚弱的儿子,听着儿子的话,刘潜灵连连应付着,可转身出门就忍不住泪如雨下。谢礼键又哪里明白,在妈妈心里只要他在,受多少罪都情愿;如果他真的走了,刘潜灵也就失去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