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咽癌爷爷为救血癌孙女放弃治疗 老兵父亲:您

“爸,我知道您想救孙女,但我怎么能眼睁睁看您回家等死?这让我当儿子的可咋活!”河北燕达陆道培医院的病房中,韩毓听到父亲要放弃治疗,情绪崩溃的他第一次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对父亲嘶吼。
 
今年40岁的韩毓是一名边防战士,来自吉林的他已经为祖国守卫中朝边界19年。2017年5月5日,他女儿韩瑛硕被确诊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治疗近1年时间,花费130多万元,却在2018年5月第一次骨髓移植后全面复发。祸不单行,2019年8月韩毓67岁的老父亲韩德福被查出患鼻咽癌,为省钱给孙女治病,韩德福坚决放弃治疗。
 
照片中这个可爱的小女孩便是韩毓的13岁的女儿韩瑛硕,2017年4月瑛硕因身体无力,间歇性高烧被送往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进行治疗,1个月后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内心对病魔充满恐惧的瑛硕第一时间拨通了父亲的电话,此时的韩毓正在部队工作,韩毓回忆说:“知道女儿生病我第一时间赶回去,女儿见到我时抱着我大哭,不久女儿便开始了化疗。
 
在医院的日子,抽血、打针、骨穿、腰穿成为瑛硕的家常便饭,瑛硕在进行第七次化疗后出现病情反复的情况,医生建议尽快进行骨髓移植。为了让女儿得到更好的治疗,韩毓带着女儿病历先后两次去北京人民医院和天津血液研究所求医,奈何瑛硕是罕见的“熊猫血”,北京和天津由于血源紧张不敢收治,迫于无奈一家人只得让瑛硕在原有医院移植。
2018年2月瑛硕顺利进行骨髓移植,移植后的瑛硕病情并未好转,于2018年5月全面复发。韩毓说:“医生告诉我们这属于移植后的早期复发,治疗难度太大,建议我们放弃。”此时韩毓决定带女儿去别处寻找一线生机,在病友的介绍下一家人来到河北燕达陆道培医院,医生为瑛硕提出新的治疗方案,为更好的陪伴瑛硕,韩毓选择了退役,结束了他长达19年的军人生涯。韩毓说:“我不会放弃给女儿治疗的,回老家要么是带着健康的她回去,要么是带她的骨灰回去。”
 
2018年9月,在一家人的努力下瑛硕顺利进行第二次骨髓移植,在之后将近1年时间的治疗中,坚强的瑛硕共挺过11次大剂量化疗、2次骨穿移植、1次异体Car-t,无数次的骨穿腰穿。2019年8月瑛硕出现口腔和皮肤排异的情况,此时瑛硕正处在抗排异治疗关键阶段,如果跟不上后期化疗与用药,瑛硕将前功尽弃。在这之前瑛硕的治疗已花费近200万元,除去部队战友、亲朋好友的帮助,韩毓欠下将近110万元的外债。
 
韩毓说:“再挺过这关女儿就能回家了,再难我也要想办法治。”就在一家人积极为瑛硕筹钱治疗时,命运的魔爪再次将一家人推向万丈深渊,2019年9月韩毓67岁的老父亲韩德福因头疼、吐字不清、淋巴结肿大被送医院治疗,经检查被确诊为鼻咽癌。
 
韩德福考虑到孙女正处在治疗关键期,正是最需要用钱的时候,他坚决的选择了放弃治疗。韩德福对儿子韩毓说:“虽然你是团长,但我也当了一辈子兵,我是你爸爸,你是我儿子!我说放弃给我治疗,你必须听我的。”
 
对于父亲的决定韩毓坚决不同意,就在他想尽办法劝父亲接受治疗时,正在医院化疗的瑛硕知道了爷爷的病情,她决定放弃自身治疗,把生的希望留给自己最敬爱的爷爷。韩毓说:“爷孙两人都想放弃治疗,看到爷孙两人这样,我整夜整夜失眠。”
 
韩毓既是父亲又是儿子,在病魔面前他不愿放弃任何一位亲人,他强制将孩子爷爷留在了医院并安慰女儿安心治疗。走投无路的他又找到曾经的战友借钱应急,就这样又撑了近6个月的时间,2020年3月20日韩德福的病情恶化,医生为其安排了新的化疗方案,后续治疗费在60万元左右。而此时的韩毓已山穷水尽,这位军人父亲再也撑不住了,韩毓说:“之前卖房的钱以及退伍军人安置费已经全用完了,女儿和我爸后续治疗费将近百万,我真的无能为力了,我不是一个好父亲,不是一个好儿子,谁能帮我留住亲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