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鄂医生返回两个月后去世!疫情后的医护,压

125天前的1月20日,我国正式将新冠肺炎纳入《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卫生检疫法》,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攻坚战正式打响!
 
5个月前的1月24日,己亥猪年除夕夜,万家灯火时,包括军队在内的广大医务工作者逆流而上,义无反顾奔赴湖北和武汉投入防控救治工作。
 
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郭燕红监察专员在5月16日举行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上通报的数字,4.2万医务人员参与了此次援鄂医疗工作,是建国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医疗支援行动!
 
赵睿医生就是这4.2万中的一员。
 
这个名字大部分人可能都没听过,4万余名医务人员驰援湖北,4万余个名字,我们都还没来得及记住他们中的每一个。
 
赵医生就已经默默离开了。
 
据其生前工作的重庆市第九人民医院发布的消息,2020年1月26日,赵睿作为重庆市首批医疗队成员启程奔赴湖北孝感,任重庆市九院首批援鄂医疗队队长。抗疫期间,赵睿医生凭借着高超的医术救治了许多病人,还被病人称为“第一救命恩人”。
 
妻子杨蕊是胃镜室的护士长,疫情期间也主动报名参与了医院发热门诊工作。他们懂事的女儿还曾在元宵节手书“给抗疫前线父亲的一封信”,让这对身处一线的“抗疫夫妻”分外感动。
 
2020年3月23日,抗疫近2个月后,赵睿等7名重庆市九院援鄂医疗队员返回重庆。
 
仅仅两个月后,赵睿医生不幸去世。
 
只不过这位英雄医生的离世,走得太“静悄悄”,没有太多人关注,没有更多人悼念,甚至连同事们连他具体是哪一天离开的都不是很清楚。据澎湃新闻报道,直到5月15日,赵医生的校友们才得知他去世了。援鄂平安归来将近2个月却突然去世,这让他们非常震惊和意外。
 
对于赵睿医生的死因,接受采访的医护人员都表示不知情。官方回应称赵医生的死因和新冠肺炎无关,其他情况不便接受采访。
 
挣扎过“生死线”,都平安归来的他们,却没机会再多看几眼这个世界
 
抗疫归来后,有的医护人员在经历重重磨难后,最终平安归来,回到原来的工作和生活节奏,日子一天天回归正轨。
 
但也有一些援鄂归来的医护人员们,由于各种原因,却......
 
赵睿医生并不是唯一一个,前段时间湖北发生的一起惨剧,同样令人痛心。
 
一位曾奋战在抗疫一线的年轻医生,带着他年仅6岁的儿子,从小区楼顶一跃而下,当场死亡。
 
媒体曾经报道过他疫情期间工作的情形:每天,他都要穿着厚重的防护服,不吃不喝连续工作6个小时,为病人气管插管、上呼吸机和进行血液净化,但他无怨无悔,很欣慰能为缓解患者痛苦贡献一份力量。
 
不知道这位医生父亲,内心究竟经历了多大的绝望和压抑,竟然带着自己的孩子离开这个世界。
 
遥想出征仪式上,赵睿医生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铿锵说到,“我将用自己的临床医疗技术和经验,为人民提供医疗服务,为战胜疫情贡献自己的力量!”
 
国内疫情形势趋缓,复工复产稳步推进,曾经平安下了“生死线”的他们,却再没机会多看一眼,多看一眼这个他们曾拼命保护过的世界。
 
医护人员的压力从来没小过,只是疫情下,原有的矛盾被放得更大
 
眼下,国内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胜利,民众都松了一口气。但在各级医院,疫情使得一些问题逐渐凸显出来,在最危险时肩负“逆行”使命的医护人员,仍然面临着较大的压力——严防感染、收入减少、医患矛盾等。
 
医院艰难运营,医护收入急剧下降
 
突如其来的疫情,对医院的影响远比人们想象的要大得多。一方面,为集中精力防控疫情,部分科室停诊,门诊、手术等数量急剧减少,收入大幅下滑;另一方面,医院用于疫情防控的支出大幅增加。
 
据生命时报报道,一项针对2月份我国医院运营情况的调查显示,九成医院存在资金压力,半数医院现金流支撑不足2个月,其中24.4%的医院现有资金只能支撑1个月;99.37%的医院门诊量下滑,所有医院的住院量和手术量都出现下滑,其中近六成医院住院量和手术量下滑超过50%;人力成本占比大幅攀升,成为大部分医院最主要的支出。
 
体现到医务人员身上,最直观的体现就是:疫情期间收入锐减,部分医院甚至只发基本工资。
 
薪酬制度改革是绕不过去的坎
 
医务工作者薪酬水平与工作价值不匹配,跟现行的计算模式有关。周生来介绍,医生的薪酬包括基本工资和绩效工资,现行的计算方式中,重头都在绩效工资上,而绩效的核算方式主要以门诊数量、手术数量、护理数量等“量”为准。
 
特殊时期,这种绩效考核与分配方案“失灵”了——重大疫情下,众多坚持在一线的医务工作者所得薪酬并没有客观反映出岗位价值和贡献!
 
“紧日子”催生出的“苦日子”
 
随着疫情管控趋于常态化,医院已经开始了正常的接诊,“过紧日子保障运转”的号召,医务人员的“苦日子”似乎才刚刚开始。
 
无论疫情之前、当中,还是疫情之后,医务工作者的压力从来不曾小过,疫情下,被放大的矛盾进一步激化,该何去何从?
 
50份医疗健康相关两会议案
 
时值“两会”,受疫情影响,医疗健康领域的议案建议、提案备受关注,据不完全统计,此次两会至少有50条议案建议和提案聚焦医疗卫生领域。
 
农工党中央提议:让村医收入达到或接近乡村教师水平
 
近日,中国农工民主党提出《关于加强新时代乡村医生队伍建设,筑牢基层卫生健康服务网底的提案》。
 
提案指出,当前村医整体待遇明显偏低且区域差距较大,收入亟待提高。
 
而在养老层面,村医养老保障也尚未妥善解决,全面约40%的村医没有参加任何形式养老保险,已参加的主要为城乡居民社会养老保险,保障水平较低。
 
对此,为加强新时代村医队伍建设,筑牢基层卫生健康服务网底,农工党建议:保障村医合理收入,根据东、中、西部不同地区的农村人均收入水平情况,逐步使村医收入接近或达到乡村教师收入。
 
王松灵委员:“5+3”一体化培养医学博士服务临床,把全科医生网底扎牢
 
首都医科大学副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王松灵指出,我国现在的临床医学人才培养,有好几个体系,一是5年本科加3年住院医规范化培训,这是主要体系,每年招收7万多人;二是5+3一体化临床医学硕士培养体系,每年招生8000人左右;三是8年制医学博士培养体系,每年大概1000多人。
虽然卫健委和教育部曾经联合发文指出中国的临床医学人才应该以5+3为主体来培养,但是实际上没有落实到位。比如住院医规培那3年的培训目标应该是全科或通科医生,但很多地方是按照专科医生去培训,没有培养出全科医生。
 
我们团队提出来这样一个建议,将已经成功实施的“5+3”一体化培养体系作为我国临床医学人才培养的主体,对合格毕业生授予医学博士学位(MD),并且这个体系的培养主体目标定位为全科医生,这样的话就会有高素质的全科医生源源不断地到全国各地,这相当于一个网底,是把网底扎牢的一个最重要的途径和措施。
 
在这个基础上,通过政策引导50%以内申请专科医师培训,培养高水平复合型临床医学人才,尤其对紧缺的传染病、呼吸疾病专科人才予以倾斜,合格者授予专科医师资格证书,与学位教育脱钩。对学术研究感兴趣者,可申请攻读医学科学博士学位(Ph.D)。如果这个体系能够落实,那么高水平全科医生就能确保源源不断,高水平的专科医生也能培养出来,这是最优化的培养模式体系。
 
王辰院士:为更好完善公共卫生体制提三点建议
 
在5月21日全国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首场“委员通道”采访活动上,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王辰指出,医务人员专业的行动、高尚的职业精神和对人民健康的尊重,成为抗击疫情的重要力量。
 
在经历这场大疫之后,针对如何更好地完善公共卫生体制,王辰提出了三方面建议:
 
进一步加强医学教育,真正吸引优秀人才从医,还要有良好的教育体制来培养这些人;
 
加强医学研究,进一步构建医学创新科学体系,可以设立一个国家级医学健康科学基金;
 
注重医防结合,只有医防融合起来,才能够有力地应对重大挑战,发挥它的作用。
 
此举一出,网友纷纷表示支持,对王辰院士的建言大加赞扬。
 
不过也有人指出,其实提高行业的待遇,建立切实有效的安全防护措施,才是对医疗行业的最大支持。
 
良禽择木而栖
 
网友们说得很有道理。
 
如果医疗界长期都给外界展示的是一种负面形象,那么还有谁有勇气冒着巨大的风险去学医呢?
 
面对层出不穷的负面新闻,今天这位医生猝死,明天那位护士跳楼,后天又有医生被打,是个正常人都会感到害怕的呀!
 
所以进一步加强医学教育,真正吸引优秀人才从医很重要,更重要是根本上提高医务人员的待遇,保障医护人员的安全,让医护人员们做到救人养家两不误,形成职业荣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