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姐姐治病一年未回家,智障妹妹每天四处找

“为什么?…为什么老天要这么惩罚我?是我前世造了孽吗?”子涵又出现了感染,一直在发烧昏睡,董翠紧紧拽着女儿的手默默流泪,心中忍不住再次重复着这个已经问了千遍万遍,老天却始终未给出答案的问题。董翠的小女儿子月智障呆傻,但大女儿子涵却聪明伶俐,成绩优秀,是个学霸,也是全家的希望,可好端端的大女儿偏偏得了白血病,把这个不幸的农村家庭推进了痛苦的深渊。崩溃绝望的董翠背只能着女儿落泪伤心,怨恨老天瞎了眼!
 
2000年,董翠经人介绍嫁到了河北省涿州市豆庄乡南乡营村,满怀着希望和丈夫开始了新的生活。2001年女儿张子涵出生,给平静的生活增添了无限欢乐。为了生计,子涵1岁不到就成了留守儿童,董翠和丈夫长年在外打工,因为公公长期患病是个“药罐子”。2006年董翠生下了小女儿张子月,和大女儿生下时一样健康、正常。但一岁多,董翠发现孩子“很不对劲”,带到医院检查后,医生怀疑孩子先天智障。
 
伤心痛苦的董翠无法再和丈夫外出打工,开始带着女儿四处求医。救女心切,那两年董翠背着女儿或跑大医院看名医,或到民间寻找秘方,女儿病情似乎有所好转。但祸不单行,2010年,董翠久病的公公突然病情加重半身不遂瘫痪在床,每年药费要上万,家里穷困的日子雪上加霜。家里再没有钱能够让董翠带小女儿外出求医,董翠只得含泪认命。她必须在家里照顾好大女儿子涵,子涵很会读书,她希望大女儿以后能有出息。
 
停止治疗后小女儿子月的情况越来越糟,村里人都说孩子是真的疯了。子月经常到处乱跑,每次找到她时,不是在沟里,就是在草堆,浑身脏兮兮,有好几次她跑得特别远,一家人都以为找不到了。虽然子月呆傻,但很听姐姐的话,在姐姐面前特别乖,而姐姐子涵特别心疼妹妹,处处护着妹妹,村里调皮的孩子经常欺负子月,为此子涵不知和村里孩子打了多少架。董翠感到心酸又安慰,心想自己若不在了,这个傻女儿就只能靠她的亲姐姐照顾了。
 
然而,谁也没想到子月的“保护伞”突然倒了。2018年5月,正在上高中的子涵持续低烧,浑身无力,在河北保定第二中心医院检查竟然被确诊白血病。“晴天霹雳……女儿才17岁,我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董翠哽咽着。第二天,心存侥幸的董翠带着女儿又到了北京301医院,经过骨穿子涵还是被确诊急性髓系白血病。小女儿已经呆傻,现在好端端的大女儿又得上谈之色变的血癌,这个不幸的农家天塌了!
 
“那年17岁,我的大学梦还没实现,我的人生还没开始,我不甘心!”子涵回忆着,苍白的脸上挂着泪滴。确诊后一家人抱头痛哭,唯有子月不知道这个家发生了多么大的变故,依然傻傻地笑着。子涵甚至有些羡慕妹妹永远没有烦恼,但更担心的是自己要是万一……这个傻妹妹今后在人间不知谁来管她,更担心父母老了又该怎么办?子涵告诉自己必须要为这个家勇敢而坚强活下去,她相信现代医学的发达一定能让自己战胜病魔。
 
白血病的治疗以化疗为主,但化疗是痛苦而昂贵的。听说中医调理不仅痛苦小,而且对身体的伤害也小,相对价格也便宜,两个疗程之后子涵同意妈妈选择中医治疗。虽然中药苦如黄连,一日早晚两大碗难以进口,但想起良药苦口利于病,子涵一滴也舍不得浪费,只盼着自己的病能早点好起来。遗憾的是经过五个月的调理,子涵的病情病并没有好转,白细胞开始上涨,无奈之下,她们又来到河北涿州医院化疗。
 
“孩子化疗后很虚弱,两边跑特别不容易,一路上还总有人用异样眼光看着,但孩子很勇敢,很坚强!”在化疗的同时,董翠还坚持带女儿到北京同有三和中医馆看脉拿药,母女俩都想着中西医结合治疗也许能好得更快一些。化疗的各种痛苦还是如期而至,子涵历经了脱发掉发、呕吐腹痛、发烧感染,还有每日的扎针抽血和痛苦不堪的骨穿。无论化疗怎么难受,子涵咬牙坚持着学习,这个学霸女孩期待着尽快返回校园继续学业,实现自己的大学梦。
然而,子涵的梦破碎了。2019年底,在完成8个化疗之后的骨穿结果显示子涵复发了,而且癌细胞已经进入脑中枢,也就是最危险的脑白。“特别绝望,无法接受!治了一年多,花了50多万,孩子受了那么多苦,遭了那么多罪,没想到结果是瞎子点灯白费蜡……“董翠哽咽着,复发后子涵唯一的希望就是移植。“算了,回家吧,咱家没钱,我不怨你们!”听说移植最低要好几十万,子涵央求妈妈。女儿的话像万千把刀子扎在董翠心上,一直在外打工的子涵爸爸赶回了老家,夫妻俩借钱带着女儿于2019年12月10日来到了陆道培医院。
 
子涵首先必须治好脑白,消除体内的白细胞残留然后才能移植。子涵每隔一天做一个腰穿,化疗药水通过粗长的穿刺针进入骨髓腔然后到达脑中枢,连续5个腰穿,3个骨穿后,子涵头痛欲裂,连续三天无法睁眼,浑身冒汗,昼夜用头撞墙,董翠肝肠寸断。生不如死的苦痛折磨着子涵,这个一向坚强乐观的姑娘“屈服”了,她要让自己早日解脱,也想让家人早日解脱,她不忍心看着妈妈每日落泪,爸爸低三下四求人借钱。子涵拒绝治疗,每天流着只求回家。
 
“你妹妹已经这样,你要是不在了,我们不是解脱,而是更加痛苦!孩子,爸爸求你一定要有信心!医生说过只要移植你就可以重生!”爸爸语重心长的话语,伤心落泪的哀求叩击着子涵的心底。医院给子涵请来了心里医生,同房病友反复劝说,医生护士不断加油鼓劲,老家奶奶也打来电话,连妹妹也在电话里说“我想姐姐,我好乖,你快回来“……子涵终于战胜了那个懦弱的自己,决定配合医生积极治疗,不负父母,不负所有爱自己的人。
 
经过精心治疗子涵大脑和身体里的癌细胞得到了有效的清除,2020年1月20日,子涵进入移植仓。移植手术十分成功,22天后,子涵带着爸爸种在体内的造血干细胞顺利出仓。在与病魔的搏斗中子涵迎来了她的成人礼,而为了她的新生,两年治疗花费了120多万,家里地也抵押出去了,还背了40多万的欠债。但董翠和丈夫从来没有后悔,哪怕余生要全部用来还债,只要女儿好好活着,一切都值得。
 
“没人肯接电话,更没人肯再借钱”子涵爸爸唉声叹气。现在他在医院附近打点零工最多只能挣点伙食费,而子涵每个月药费和检查依然需要三四万左右。更令他揪心的是女儿出现了皮排和病毒,但没借到钱只能被迫出院,医生要求尽快住院,否则极可能出现意外。医生说后续抗排异抗感染还得30万,已经一无所有这个农村家庭毫无办法,但他们怎能放弃这个答应要照顾傻妹妹一生的好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