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口粮已经实现绝对安全 进口多少对口粮安全

中国农业大学前校长柯炳生表示,在口粮方面,我国已经实现了绝对安全。相比改革开放之初,我国的人均粮食生产水平已经提高了约一半。我国每年进口的几百万吨水稻和小麦,主要是调剂品种,并非国内生产不足。

近日,联合国粮农组织、农发基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世界粮食署、世卫组织联合发布的报告预警称,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或导致全球处于饥饿状态的人口数量达到6.9亿,这将是近50年来最严重的粮食危机。那么,我国是否面临粮食安全问题,从长远看该如何保障粮食安全?记者记者为此采访了中央农办、农业农村部乡村振兴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农业大学前校长柯炳生和十三届全国政协常委、中国农业科学院副院长万建民院士(水稻分子遗传与育种专家)和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前所长、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樊胜根。

新冠疫情让饥饿问题雪上加霜

记者:今年面临近50年来最严重粮食危机,是什么原因所致?

樊胜根:在新冠疫情暴发之前,全球饥饿的人数就很多。最新报告的数字是6.9亿,一年中增加了1000万,五年中增加了近6000万。这表明过去几年全球饥饿人口仍然有所增加,这有几方面的原因,比如气候变化导致的干旱、洪涝灾害更加频繁,战乱,收入不均等的扩大化——即穷人更穷,富人更富。新冠疫情对于饥饿问题起到了雪上加霜的作用。

记者:粮食浪费、社会动荡、自然灾害和新冠疫情对于形成全球今天这个局面的影响程度排序是什么?

樊胜根:就今年而言,居于首位的因素是新冠疫情。这不仅仅直接冲击了粮食生产系统,还减少了很多人的收入,即使不是从事农业生产的人员,也由于收入的减少,没有办法购买足够的粮食;居第二位的是病虫害,像非洲蝗虫、草地贪叶蛾等;居第三位的是一些国家(地区)持续的动乱影响了当地的农业生产。

就长期而言,居首位的是气候变化;居第二位的是资源(含粮食)浪费和缺乏,随着全球人口的持续增加,土地资源的不断减少,将来农业生产用地、用水,以及生物多样性的损失,都会对粮食安全构成重要威胁;居第三位的是收入差距的拉大,穷人越来越穷,这部分人群就陷入了恶性循环。最后一个就是各类急性传染病的影响,今年是新冠病毒,将来是否会再次发生类似急性传染病,都说不定。

记者:今年这种局面会持续多久?

樊胜根:这很难说,可能到今年年底,也可能明年,这主要是取决于疫苗能不能尽快上市,以及疫苗的有效性,即能否快速控制住疫情的进一步扩散。如果疫苗在未来6个月内能够大量使用,粮食安全问题就不会进一步恶化。

从长远来看,我们还需要加大科研投入,要运用好资源以生产出更多、更好的食物。同时,要减少粮食浪费,降低损耗。全球的粮食有三分之一被浪费了,如果我们减少一半的粮食浪费,全球的粮食安全问题就可以在很大范围内得到有效缓解。社会保障系统的建设和完善也至关重要,以便让弱势群体在受到冲击时仍然能获得营养健康的食物和基本生活保障。

此外,保持市场贸易的畅通也非常重要。并不是每个国家(地区)都能生产当地所需要的粮食,如此才能让各地通过市场交易来实现各取所需。

粮食安全的压力依然存在

记者:新冠肺炎疫情、洪涝灾害、干旱等因素将对中国的粮食安全带来什么影响?

柯炳生:新冠疫情是此前从未发生过的新挑战,对于一些产业,如制造业、旅游业、餐饮业等的影响较大,对粮食安全的影响并不突出。国内的粮食生产基本没有受到影响,粮食进口目前看也没有太大影响。

至于洪涝灾害和干旱的影响,肯定有,但是并不会很大。我国幅员辽阔,各种灾害年年有,改革开放40多年来,也有过若干特别明显的洪涝干旱年份,但从来没有发生过粮食安全问题。

万建民:我国的粮食安全问题还是要引起高度重视,还没有到高枕无忧的程度。随着我国人民群众生活水平的不断提升,对粮食需求的量也不断增加,尤其是我们对动物蛋白的需求增加更为迅速。所需的粮食总量不断攀升,对粮食安全的压力还是存在的。因此,抓好粮食生产这根弦不能放松。

记者:从目前的全球疫情形势来看,我国的粮食进口是否受到影响?

柯炳生:在口粮方面,我国已经实现了绝对安全。相比改革开放之初,我国的人均粮食生产水平已经提高了约一半。我国每年进口的几百万吨水稻和小麦,主要是调剂品种,并非国内生产不足。现在和未来我国进口粮食的需求,主要集中在畜禽饲料方面,包括大豆(豆粕)和玉米高粱等。简言之,在相当长的时期内,进口粮食的多少,对我国的口粮安全没有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