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中职教师在乡村扎根开花

 “曾经我总想去大城市闯一番天地。直到在湖南师范大学求学时才真正意识到,当一名乡村教师、反哺家乡是我的责任,我已立志要在乡村扎下根、开出花。”罗佳怡是湖南师范大学中职公费师范生,如今她已经毕业回到家乡武冈工作,成了当地的一名“小明星”——不仅是职业中专学校的教师,还是当地电视台的客串主持人。

  “公费定向培养教师并不是一个新事物,但面向县域职业学校培养尚属首次探索。”湖南师范大学职业技术学院院长李仲阳道出目前农村中职教育队伍建设的困境,“由于历史和现实因素的影响,目前乡村中职教师队伍数量与质量失衡、专业教师短缺以及骨干教师流失等问题严重,仍然制约着全国偏远县域中等职业教育的发展。”

  针对这个现实困境,湖南师范大学改革职教师范生培养模式,在全国率先实施高中(中职)起点本科层次农村中等职业学校专业教师公费定向培养计划,旨在培养一批“下得去、用得上、留得住”的高素质中职专业教师,探索出职业教育公费师范生的实践模式。

  湖南师范大学面向县域职业学校公费定向培养的最大特点在于“精准选拔、定向就业”。为了让高质量中职教师从乡村来,到乡村去,职业教育专业师资紧缺的县域要先向省级教育厅行政部门提出名额申请。在招录过程中,考生定点报名、择优录取、签订定向服务合同。待到毕业后,按照协议,定向补充到生源地农村职业学校,投身农村职业教育事业。

  目前,湖南师范大学中职公费师范生已有三届毕业到岗,这些学生有效缓解了县域职业学校专业师资结构性短缺矛盾。此外,湖南师范大学还针对中职教育的特点,通过科学的教育方法和扎实的实践本领让他们有效投身乡村教育。

  怎么把移位寄存器这样一个抽象概念讲得让十五六岁的中职学生也能听懂,17级应用电子技术教育专业的曾鸽君犯了难:“我一开始干讲概念,发现学生们眼神迷茫,这时候指导老师建议我用情景代入的方式解释。”

  随后,他琢磨出来,“小蛮腰”的颜色变化不正是移位寄存器的应用吗?移位寄存器中的数据在脉冲作用下逐位右移或左移,才产生了“小蛮腰”流光溢彩的效果。

  “职业教育专业性强,但是中职学生年龄又比较小。为了满足未来教学的实际需要,我们教学老师‘退居二线’,让学生成为课堂的主导者。”湖南师范大学教师胡小桃谈及学生的培养时说,为了充分发挥不同主体培养模式的成效,中职公费师范生采用“2+2”联合培养模式,既保留高职院校的实践培养又融合师范大学的专业理论知识,从而实现学生专业技能和教学能力的双重提升。

  “高职院校培养结束回到师大,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各类专业技能大赛,在比赛中我的能力得到了很好的锻炼。”在湖南师范大学品牌赛事“未来教育家”中拿过一等奖的2018级应用电子技术教育专业的陶艺对本校的“竞赛文化”深有体会。

  “好课是磨出来的,好的工匠作品也是精益求精的结果。”颜建强作为学院机械创新设计大赛的带队老师,曾多次带领学生冲击全国大奖,正是在这个过程中他看到了学生的钻研和成长。2019年,学校公费职教师范生组成的三个队伍,与国内著名工科强校同台竞技,凭借扎实的专业技能摘得三个一等奖,这些学生短短几年就成了所在单位的业务骨干。

  “教育是乡村振兴的重要一环。湖南师范大学将对标国家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要求,培养一批又一批中职公费师范生投身祖国乡村教育事业,为乡村振兴提供有效的智力支持、技术支撑和人才保证,进而迸发出强大的乡村振兴新能量。”湖南师范大学职业技术(教育)学院党委书记黄丽萍说。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