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国托管服务如何为家长“减负”?

 教育部《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双减”)政策落地之后的首个新学期刚刚拉开帷幕,各地教育主管部门都在督促中小学秋季学期全面落实“双减”政策。在全社会都对“双减”政策高度认可的大背景下,“西洋镜”近期推出系列版面,分三期约各国家长聚焦国外中小学课业学习、课外活动和托管服务三个最受关注的热点话题撰文,介绍各国在教育“减负”道路上的积极探索,以开眼界、拓视野、启思路。此为系列之三。

  加拿大

  “早晚托管班”供不应求

  家庭托管急需规范

  托管中心不是补习班,也不是体育或者艺术兴趣班,主要目的是提供安全和高质量的监管服务

  早晚托管班是加拿大儿童福利和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政府主导和参与了整个托管体系,各省有专门的法律对托管机构、室内外环境创设、师资要求、师生比例、活动安排、儿童营养摄入等方面进行严格规定。

  以人口最多的安大略省为例,根据《儿童保育和早期教育法》,学校基本都会设有早晚托管班,有的是由教育局直接运营,有的是有执照的托儿所和经授权的娱乐活动中心提供。托管班的地点可以设在学校,也可以在校外,比如社区中心、娱乐活动室。家庭也可以设立托管班,但是超过五个孩子必须申请执照。

  加拿大的早晚托管班体系,早上7点开放至上学时间,下午放学后开放至6点结束,服务对象是4到12岁的小学生。家长自愿申请参加,教育局运营的费用只要保证收回成本即可,多伦多教育局的托管费用通常在每天29-38加元之间;托儿所、娱乐活动中心和家庭托管的费用则自主决定,符合条件的托管家庭还可以向政府申请补贴。

  托管中心不是补习班,也不是体育或者艺术兴趣班,主要目的是提供安全和高质量的监管服务。老师既不是学校的学科老师,也不是音乐或体育培训老师,而是专门独立招聘的托管老师,安大略省规定托管老师必须经过两年学前教育培训。

  加拿大的早晚托管班洋溢着轻松和自由的氛围,很受孩子们喜欢。我女儿学校的托管班安排在学校图书馆里,孩子们可以选一些自己喜欢的书看,可以写功课,也可以自愿参加老师组织的趣味活动,例如手工制作、烘焙、运动、游戏,中间老师还会提供酸奶、三明治、零食等。

  早晚托管班对锻炼孩子的社交能力和心理成长大有益处,孩子们白天大部分时间都在上课,课间休息的时间也很短暂,一起玩耍和沟通的机会其实是不多的。托管班里的孩子可以长时间自由相处,而且是不同年龄段的孩子在一起玩,不仅扩大了社交面,更是培养了高年级孩子的领导力和关心他人的品格,因为他们往往被委以重任——照顾低年级的孩子,给他们读书,带他们做游戏等。

  但是,加拿大的早晚托管班处于严重的供不应求状态,尤其是校内托管班,因其安全可靠、价格低廉同时又不需要学生放学后转移到别处,可谓是“一位难求”。长长的等候名单使得家长在孩子入学前就开始申请,在多伦多和渥太华这样的城市,甚至一开始怀孕就得申请注册。

  根据统计,加拿大只有20%的孩子可以进入学校和机构运营的早晚托管班,大部分孩子只能在家庭托管班。但是,家庭托管存在很多安全隐患,安大略省就发生过几起家庭托管儿童死亡案例。2015年,政府对家庭托管加强了管制,规定五个以上孩子的家庭托管班必须有执照。由于执照审批的要求很细致也很严格,很多家庭托管班难以具备条件,这又进一步加大了家长们寻求托管班的难度。社会各界认为,加拿大早晚托管体系目前急需解决的问题是,设立一套针对家庭托管班的审批规则,以满足儿童托管需求。

  荷兰

  个性化托管定制服务

  是家长的大救星

  荷兰政府会帮助纳税人支付一部分托管费用,每个有托管孩子的家庭,可以申请获得与其收入相对应的托儿补贴

  荷兰法律规定,0-12岁的孩子不可以单独留在家里,也不能独自出门活动。所以,在孩子小学毕业前,看护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在荷兰,祖父母辈通常不参与抚育孙辈。当然,偶尔搭把手是情理之中的事,但一定只是偶尔。不是他们不近人情,而是在荷兰人的文化里,教育子女本是父母的任务,不可越界!

  所以,荷兰人如何处理孩子的看护问题?首先,荷兰社会有两类看护公司,一种为儿童日托,针对0-4岁的学龄前儿童;另一种为校外托管班,针对5-12岁的学龄儿童。而校外托管又分为课前托管和课后托管,比如家长早上上班时间早于学校开门的时间,就可以把孩子送到课前托管;如果需要放学后被照看,就可以报名课后托管。

  不管是哪一类看管公司,家长都可以根据自己的工作时间和家庭情况,按天或小时灵活选择托管时间,还可以选择是否提供餐食,以及需要特别注意的餐食禁忌等——这种灵活、多样的个性化托管定制方式是荷兰家长的大救星。

  荷兰人基本按就近原则选择学校和托管班,所以校外托管班的老师与孩子学校的老师一定会当面交接学生。他们有一套严格的流程,确保学生在每一个环节有人照管。

  托管班的孩子们都干些什么呢?学龄前的儿童日托,老师会给大家读绘本、玩游戏、做手工、唱歌、跳舞。校外托管的孩子们则根据年龄的不同,被安排不同的活动,比如做一些更有难度的手工、看自己喜欢的书或者一起做做运动。总之就是快乐地玩耍,所以孩子们大多非常喜欢托管班。

  托管服务的价格按小时收费:根据定制的时间长短,价格也不同,平均价格为每小时8欧元左右,餐费另行计算。这是一项不小的开支,但是荷兰政府会帮助纳税人支付一部分托管费用。每个有托管孩子的家庭,根据其不同的收入情况可以申请获得相应的托儿补贴。

  尽管有如此福利,学龄儿童的父母也不会把孩子每天都放在托管班中,因为大部分荷兰人认为,每一个孩子都需要有爱好和一项长期坚持的运动项目,而这些内容并非托管班的职责。另外,父母一定要参与孩子的成长过程,所以父母两人需要并肩战斗,解决孩子课后兴趣班和运动俱乐部训练的接送问题。而运动俱乐部的活动、比赛,父母通常会到场加油助威,并承担一些义务工作。

  荷兰每个家庭普遍有两个以上的孩子,三个、四个也并不罕见,孩子年龄不同、上不同的兴趣班或运动俱乐部,常常还要奔向不同的比赛场地,因此父母需要分工合作、协调时间。好在荷兰各种单位的上班时间机动灵活,每个人可以灵活选择工作时长。家里有孩子的荷兰人一定会留出一些时间陪伴子女,他们认为少挣一些钱不要紧,陪孩子是大事。所以很多荷兰人在决定生育孩子之前,都会深思熟虑一番,养育、陪伴孩子的重担会一直扛到孩子十八岁成人。

  德国

  能否得到托管名额

  真是老天才知道

  单亲妈妈或者单亲爸爸是排在最前面的,家里已经有孩子在托管班的,弟弟妹妹也会被优先考虑。如果妈妈是家庭主妇,得到托管名额的几率就会小很多

  德国的小学一般在中午12点半就放学了,而大多数的家长这时都在上班,那么孩子怎么办呢?而且越来越多的妈妈们都回到了职场,可想而知,全日制小学的托管班就变得一位难求!

  在人口众多的北威州,除了需要尽早报名以外,家长还需要说明自己为何、而且是多么需要一个托管的位子,比如说明父母双方每周要工作多少小时,而且确实是因为工作而无法在家照顾孩子,才需要这个名额。一般来说,单亲妈妈或者单亲爸爸是排在最前面的,家里已经有孩子在托管班的,弟弟妹妹也会被优先考虑。接下来是双职工家庭。如果妈妈是家庭主妇,得到托管名额的几率就会小很多。但是,不同地区、不同城市情况不同,所以能不能拿到托管名额有时候真的是老天才知道——每个新的学期,学校都会有一个长长的等待名单。另外,托管班的收费是根据家长的年收入来决定的,从免费到150欧元一个月不等,第二个孩子会有减免。

  除了日常托管,学校动不动就放假也让假期托管成为刚需。在北威州,4月的复活节有两周假期,暑假有6周假期,10月份有两周秋假,12月还有两周圣诞节假期。加在一起,一年就是12周!而每位家长一年只能休30天假,也就是6周,所以如果孩子所有假期都在家的话,父母二人的假期加起来才能保证有一个人在家照顾孩子,一家人一起度假几乎成了天方夜谭!

  这在重视家庭和孩子的德国当然是不会发生的:除了圣诞假期,其余的假期各地都提供托管。不过,6周的暑假中,每个孩子只能报名参加3周托管,而在复活节和秋假,12岁以下的孩子们都可以参加假期托管班。我们村的暑期托管班每周85欧元,从早上8点到下午5点,孩子们做游戏,画画,做手工,吃饭,运动,出去郊游,玩得不亦乐乎!而且,德国的假期是没有作业的,所以在托管班只有管吃喝玩乐的老师和来打工陪玩的哥哥姐姐。那么,想让孩子学点东西的父母可能会寻找私人机构的暑期夏令营,比如英语夏令营、电脑夏令营或者各种运动类夏令营——这种夏令营也是寓教于乐,重点是让孩子们开心、家长们放心。

  在出生率一直不高的德国,如何平衡工作与家庭是每届政府必须考虑的问题。所以几十年来,德国的劳工制度越来越有利于家庭:比如弹性工作制,除了核心工作时间,没有硬性规定的上下班时间,这样夫妻两人就可以错开上下班时间,用来接送孩子;加班积累出来的时间也可以拿来休假,以应付家里或者孩子的事情。疫情以来,在家办公越来越流行,劳资双方都意识到了在家办公的益处,所以疫情之后,员工应该会有更多机会在家工作并照顾孩子。

  即便如此,有孩子的家庭仍然在照顾孩子时面临着压力。就算进了托管班,小学下午三四点就放学了;而中学一般有两个短日(周二和周五)和三个长日,长日在三四点放学,短日在下午1点放学。中学的孩子虽然可以自己在家,但是有午饭的问题,还有下午各种课外活动的安排。如果就近还好,孩子可以坐车或骑自行车去。但是很多时候,需要开车接送孩子,因此很多妈妈无法全职工作。周围的妈妈朋友们都戏称自己是妈妈Taxi,每天下午开车送孩子去不同的地方参加不同的活动。

  而另一方面,男女平等的呼声从来没有停止过,提高女性领导者的百分比也常被拿出来讨论,但是要让女性回归职场,进入领导层,就意味着必须给女性减轻家庭的负担。在这样的形势下,无疑需要更多的政策倾斜和资金投入来解决孩子们的托管问题。

  新西兰

  托管中心

  是孩子们的好去处

  政府除了直接提供托管服务,也会跟各学校和社会机构合作,资助开展更多的托管服务

  在新西兰,祖父母一般不和子女同住,孩子平日上学的接送完全由父母承担,虽然一般家庭在孩子上学之后,父母中的一方会调整工作时间和方式,不过还是难免无法按时接送孩子。新西兰中小学上课时间是上午9点到下午3点,早上9点之前和下午3点之后很多家庭都需要额外协助,新西兰的政府、学校、社会都提供了不少选择,托管服务主要集中在孩子上高中之前,即5-13岁。在新西兰,法律界定14岁以下为“儿童及未成年人”,低于这个年龄的儿童如果独自在家,他们的监护人会因此受到法律惩罚。

  儿童托管服务(OSCAR)的时间主要包括早上7:00-8:30,下午3:00-6:00,以及学校假期。新西兰政府直接或间接提供托管服务,其中一种方式是直接在社区中心托管。社区中心一般具备一定的活动场地,包括室内游泳池、篮球场、学习中心等,政府聘请专业人员为孩子们安排很多有趣的运动、艺术、游戏、烹饪等活动,还会准备一些食物。上班早的家长最早7点就可以把孩子放到OSCAR中心,中心工作人员8:30把孩子们送到各自的学校;下午放学时,中心人员再从各个学校把已经注册托管的孩子们接到OSCAR中心,直到晚上6点。假期也有全天托管项目,价格低廉。遍布每个社区的图书馆也是孩子们放学后的好去处,图书馆工作人员每周都固定组织一些活动,如手工、游戏、国际象棋等,很多初中的孩子会聚集到这里写作业,或使用这里的计算机学习。

  政府除了直接提供托管服务,也会跟各学校和社会机构合作,资助开展更多的托管服务。每个小学都有OSCAR中心,负责早上上课前和放学后对学生的托管,学校的OSCAR中心都是由学校选择校外有资质的托管机构承办,一般都有十多年甚至几十年的历史。成熟的托管机构都会与众多学校合作提供日常和假期的托管服务,目前新西兰最大的一个私立托管机构有近30年的历史,最初由两个孩子的妈妈创建。

  新西兰公立小学OSCAR中心的运作由校外托管机构负责,中心一般设置在学校礼堂或宽敞的教室,早上7:15-8:00孩子们陆续到达,在此期间提供早餐,包括水果、麦片、面包。8:00-8:20为游戏时间,8:20-8:30孩子们和老师一起把场地收拾干净。学校教室8:30开门后,孩子们可以离开OSCAR中心自行去各自的教室。下午放学时,OSCAR中心的老师会在下课之前拿着名单册站在校园固定的位置等待已经注册的孩子们来报到。3:00-3:15,孩子们集合、点名,到齐后一起跟着老师到学校的OSCAR中心,3:15-3:30大家一起用个下午茶,都是些比较简单的食物,如三明治、水果。3:30-4:00是写作业时间或有组织的活动,4:00-5:00是主题活动时间,老师会规划一些课程,如手工、美术、音乐、烘焙、运动等,5:00-6:00为自由活动和收拾场地的时间。家长通过网上操作给孩子注册在OSCAR的托管时间,每周可以选择不同的天数和不同的时长,价格有所不同,并可以提前更改。早上托管一般每周100-200元人民币,有的孩子不需要吃早餐就会更便宜些,下午的课后托管一般每周100-300元人民币。

  除了政府、学校与托管机构共同开办的托管中心OSCAR外,放学后,学校也有很多兴趣班可供选择,都是校外机构占用学校教室开展的不同课程。孩子放学后自行到固定的教室上课,课程多以非学科类的活动为主,如戏剧表演、手工、美术、乐高、国际象棋、网球、烘焙等,各学校有所不同,价格比校外培训机构便宜不少,也能满足家长不能按时接孩子的要求,受到很多家长和孩子的欢迎。

  日本

  “民间学童保育”为主流

  课后托管班有公立、私立和公立民营等形式

  托管在日本叫做“学童保育”。据日本厚生劳动省2019年发布的调查结果,因父母工作将子女送到课后托管中心的学生达到了123万多名。有意去托管中心,但是还没有如愿的孩子达到了1.7万多人,可见课后托管的市场还是很可观的。

  日本的课后托管班有公立和民间私立两种形式,根据厚生劳动省在2020年底发布的数据,目前全日本约有2.6万个学童托管中心。其中,约30%是公立的,由市政当局设立和管理,约22%是私立托管,由民间企业设立和管理。剩下的一半,即约48%,是“公立民营”的托管中心,由中央或地方政府建立,但由社会福祉企业或非营利组织管理。

  公立学童托管中心,以双亲都在工作的小学生为服务对象,基本上是下课后到下午6点托管小学生,有的地方可以延长到晚上7点,也有周末可托管之处。在托管班,小孩子们主要是做作业和吃点心、玩耍,费用一个月5000-7000日元。每个公立托管中心有定员限制,满员了就无法接收。

  与公立托管相对的是“民间学童保育”,不管父母是否忙着工作,孩子都能托管。视情况小孩子可以在托管中心待到晚上10点,甚至有24小时托管的。民间托管有详细的教育计划,每项计划都由专业人士负责,例如,开展英语对话、运动和舞蹈等活动,也有让孩子们在日常对话中说英语的民间托管机构。

  此外,多数私立托管中心还提供巴士接送服务,送孩子们上下学,在学校、托管中心和家庭之间往返。平均每月费用为4万日元至7万日元,比公立托管的费用高10倍,有的费用甚至超过10万日元。与公立托管不同的是,民间托管机构还会派人带孩子们到附近的公园玩。“民间学童保育”的另一个优势是,可以指定具体托管时间。

  民间托管中心还能起到课外兴趣学习的作用,可谓一石二鸟。比如设有钢琴教室,让小孩弹钢琴,学英语也是比较普遍的事。这一两年,出现了一个高端有趣的学习课程——机器人科学教育。这是一个让学生自己动手制造机器人的课程,根据他们的年级分开学习机器人原理、数理知识、编程技巧、演示方法和其他必要技能。在学习制造机器人的过程中,学生学会挑战自身,提出有建设性的好点子并分析结果,这些技能在将来的考试升学和就业方面也能发挥作用。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