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有时不能过于现实,做不到宽容也至少做到

连日来,全国一些省中小学出现了学生坠楼自杀事件。先是看到了中北大学学生小洋考试“作弊”坠楼身亡,接着江苏常州小学生缪可馨坠楼自杀,又有江苏南通市启东某中学学生陆某受到老师批评教育后,从老师办公室窗台跳下并受伤。从相关事件报道来看,不同程度反映学生缺少对生命的认识与敬畏,归根结底还是缺少对民族文化、文学的认同。

记得前些年有一篇文章提出这样的观点:一个缺乏对民族文化、文学认同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一种只看到现实却又无法从现实实际提炼升华精神力的灵魂上进心;一种只有对金钱富足的崇尚而没有对美、民主和科学、人基本尊严的尊重与呵护的发展,是一种缺少根基的发展。当普罗大众对实用现实的推崇,局限人们对“形而上”的精神发展与追求——道之学,过度执着于“形而下”的满足与欲求——器之用,不用说宽容待人,连基本包容待人、待事也成了困难。

据说前一阵子有专家建议将朱自清的《背影》请出语文教材,理由不外乎用现实认知和思想来对待文学、民族文化。“父亲违反交通规则”看似无比正确,然而这是一种对整体文化、文学观的认同,就我们民族传统良俗中“父慈子孝”“严父慈母”深入人心,朱老先生也知道父亲买橘子,从实用价值上的多余,让他自己去,又快又安全,更不会违反交通规则。父亲费那么大的买橘子,就橘子的实用价值并没有提高。但父亲的亲力亲为执著行事和不顾危险,不考虑自己的安全,就越能体现出父亲对儿子的深厚感情。如果你查一查朱自清写《背影》背景,那时他家庭刚刚发生一些变故,他的父亲对亲情有着更深的体悟。他这样写自己父亲的行为,重在以情动人。更何况,过去文学艺术作品表达母亲的慈爱多,朱先生一反常态写父亲慈爱,在文学史上很自然了弥补了孟郊慈母表达的成就,也难怪这一作品能成为艺术作品的新高点。对于父亲违反交通规则的行为,老师在讲授课文时,直接告诉学生不要学习这种行为,引导他们遵守交通规则就可以解决了。删除这篇好文章,如同舍本逐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