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左右我们的思维-关于教育的反思

英雄,始终是不多的。更何况我们这样的社会哪里能容得下英雄,因此过去把英雄放入了教科书。放进去是为了什么呢?大概是放进去时候,大多书人还拥有英雄情结。因为拥有,所以学着专家也就能把英雄人物放到大家的面前。也正是这样,武侠小说自然就有很大的市场。现在谁还看武侠,都已经被玄幻占据,都已经被明星占据,都已经被所谓的成功学占据。因此,教育里面自然也就不再需要英雄,也自然就只能用一些毫无意义的人来填充本就空洞的书本。

当然,也有人反思。只是这种反思的力量,很多时候在专家看来显得不合时宜。毕竟话语权不再反思人手里,自然就只能是站在远处看着。出书的人想的是什么?当然是利益。印着明星的书本自然能吸引不少读者,至于中间的教育意义就不重要了,或者说是不需要了。书写出来了放着,没有人看自然是没有意义的。只有人买单了,这本书才能成功,至于写了什么?重要,却没有意义。我们越来越只喜欢看表面的东西,至于思考,本就不是大众需要的事情。当然要是有人开始思考了,那么就危险了,教育培养的竟然是不允许思考的人。这究竟是谁的错?教育错了,还是人错了,还是人的选择错了。教育应该是功利性的,还是普及知识和思考能力的,我们身在其中,早就不能分辨。

课本里应该是什么样的?谁都不知道,我们读书时候的课文是英雄主义的,是奉献精神的。可进入社会后发现,这种情形其实在很大程度上不存在。至于现实教育给人们的思想冲击,课本里也没有告诉我们该如何处理这样的落差。人们只会感叹一句:这是成长的代价。成长是需要代价,却不是要欺骗。或许我们的教育就是太过于把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分得太清楚,因此才会有成长代价。或许,打击是对青少年的最好磨练,因此我们的考试制度几乎打击了大部分的读书人。考不好,会受到怎么样的待遇,我们是经常看见的。批评,谈话,甚至是棍棒伺候。这样的教育自然也不是课本里告诉的。或许课本里的内容是需要改变,却不是剔除了英雄主义,后加入明星阵营,这两者并不是生活中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