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地摊经济看泛娱乐的人间烟火

当年下沉市场的三朵大涟漪,有快手、拼多多、趣头条。彼时所谓的下沉红利变成市场几乎唯一的增量,三家公司也由于冲准了浪口而指数级成长。虽然三者体量存在差距,但从客群而言,外界喜欢将他们放一起,是因为都是下沉市场的“装机必备”。

现在回头再来看看这些平台活得怎样了?两年后我们发现,各有各的活法。
拼多多不多说,我吹了大半年她也涨了大半年,你问贵不贵,肯定是贵的,但未来能进化成什么物种,我估计黄峥自己也不知道;第二个快手,不久前也写了为什么短视频是个颇为魔幻的移动互联网产品,而快手虽未上市,以目前一级市场280亿美金,等于两个半B站,估值也非常魔幻。
而趣头条的江湖似乎有点落寞。当然体量上,就算是下沉三宝,两年前也早已分化,市场规模不同、变现天花板不同、竞争格局不同——总之赛道不同,跑出来的独角兽吨位就参差难齐。即使在两年前,拼多多刚上市,市值200多亿美元;快手刚完成E轮融资,估值180亿美元;而两年前趣头条,虽然是神速上市,但IPO之时的市值也仅是21亿美元。电商或许是将流量货币化(但非盈利)逻辑最不生硬的模式之一,这也是抖音、快手都正在逐步切入内容电商这个领域的原因。
当然也正是因为赛道不同,小玩家的存活率也云泥之别,比如垂直电商在三巨头面前几乎都快被干趴了;但趣头条所在的泛娱乐内容赛道,却不存在赢家通吃的行业特点,随时可能闯入新玩家,头部玩家也无法垄断市场。对于像趣头条这样的公司,虽然蛋糕不算大,但也可以吃饱过好。
我们从这家公司近期的财报再来看看这家公司。公司整个盘子2019年全年营收破55亿人民币,而Q1单季收入为14.12亿,同比增长26.2%。收入增长来自于:1. DAU同比增长22%达 4600万; MAU同比增长24%达1.38亿;2. ARPU(单位用户收入)从0.33元上升到0.34元。
再简介一下这家公司的业务,有兴趣做全景式了解的可以看(插入上次文章链接)。趣头条的泛娱乐内容生态,实质层面包括民生、医疗、美食、生活、音乐、网文这些广谱内容,以及广场舞、养生保健、三农、奇闻异事等下沉内容。形式层面包括内容泛娱乐内容分发品台趣头条APP(你可以理解成娱乐版的今日头条)、在线阅读平台米读、短视频,以及直播与游戏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