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利蒙牛再曝黑幕,中国乳业的未来在何方?

而时隔仅一天,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下文简称“乳协”)就赶紧出来辟谣,声称蒙牛伊利等左右国家标准不实,“该篇文章存在多处不实,对中国乳业是极大的伤害和抹黑”;并强硬要求作者立即删除该文章,取消该微信号,责成作者公开承认错误并向伊利、蒙牛及中国乳制品行业道歉。

作为文章批评的对象,蒙牛、伊利当然可以发文反驳,如果文章涉嫌诽谤,也可以向法院起诉。文章是否有事实错误,由蒙牛、伊利罗列出更有说服力的新的事实理据予以反驳;文章是否构成造谣诽谤,由人民法院加以审理判别,被批评一方拿不出比批评文章更有说服力的事实理据,然后利用手中的大企业权力,以“乳协”的名义粗暴恐吓作者,有点凌弱的感觉。事实上,该深扒文所列举的问题并非是近期才出现的新问题,而是近十年来被曝出并被业内人士公众的顽疾,如今只不过是“旧事重提”罢了(读者可以查阅2010年乳制品行业标准讨论相关的文章)。

2010年,我国卫生部、农业部等部门对乳制品的国家标准进行了修订,要求每百克生乳的蛋白质含量为大于等于2.8克,而在该标准颁布前的要求是不低于2.95克。生鲜乳菌落总数国标颁布之前允许每毫升50万个,修订为每毫升200万个(越低越严格,200万个菌落数,相当于挤奶时,苍蝇蚊子满天飞)。

而在2011年中国网的一篇文章中提到,广州市奶业协会会长王丁棉炮轰中国乳品标准全球最差,标准制定被大企业所左右;内蒙古奶协秘书长那达木德承认2010年国家标准相比过去降低了,而且把责任推卸给奶农,认为执行更高标准,七成奶农将杀牛。

而在乳业国标做初稿时,大企业的确参与其中,蒙牛制定巴氏奶标准,伊利制定超高灭菌奶标准,光明制定的是酸奶标准。后来的卫生部、农业部也亲口承认说制定行业标准,必须由乳企参与,但乳企只是制定初稿,后来的成稿还是由国家相关部门独立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