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加速竞跑金融科技 如何缩小不同地区发展鸿

来源:北京商报
 
监管政策不断完善的当下,金融科技作为金融基础设施也被反复提及。2月23日,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央行营业管理部官网昨日披露《北京“两区”建设金融政策宣传册》(以下简称《宣传册》),其中再次介绍了金融科技的建设任务,并展示了落地成果。而除了北京外,广州、南京等地也将发展金融科技写入工作动态,加速“竞跑”金融科技。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北京的发展规划将引领和带动其他中心城市对于金融科技的长远规划,中小城市可结合本地特色寻找细分市场加速追赶。
 
 
一线城市竞相发力
 
根据央行营业管理部2月22日披露的《宣传册》,央行营业管理部、北京外汇管理部牵头了40项“两区”建设任务,其中有3项内容提及金融科技,一是发挥金融科技创新监管试点机制作用,稳妥开展金融科技创新;二是支持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设立金融科技中心,建设法定数字货币试验区和数字金融体系;三是在京设立国家金融科技风险监控中心等。
 
在金融科技领域已落地的政策与项目中,《宣传册》着重介绍了北京金融科技创新监管试点的相关内容。作为全国首个率先启动金融科技创新监管试点的城市,北京当前共计发布22个创新应用,其中17项已经正式投入使用,剩余5项也即将提供服务。
 
苏宁金融研究院金融科技研究中心主任孙扬指出,从3项金融科技建设任务来看,北京金融科技类企业数量多,数字金融生态比较发达,基于北京汇集大量场景金融平台、金融机构总部等优势,在北京开展监管试点、建设数字货币试验区等操作均能起到加速作用。“以数字货币试验区为例,有利于研发团队从高维度、海量的交易生态中,更好地测试和检验数字人民币在各种生态之中互通、流转和存储的适应性。”
 
“国家金融科技风险监控中心,更是国家和金融监管机构在全世界范围内的首创举措。”孙扬表示,这些举措能够吸引更多的优质金融科技公司落户北京,在为北京带来更多机遇的同时,也能利用北京首都地位及其金融科技生态基础,将面向全国的金融科技引领工作做好,实现金融科技的稳健发展。
 
“事实上,从去年开始,包括北京在内已有多地展开了金融科技及金融监管相关的建设工作。”上海对外经贸大学人工智能与变革管理研究院区块链技术与应用研究中心主任刘峰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从各地已落地的项目来看,关于金融科技的政策助推了企事业单位基础设施建设高潮,未来几年金融科技将被全面运用到新兴产业中,以“数字经济”为中心的金融科技产业链会迎来爆发式增长。
 
正如刘峰所言,仅在金融科技创新监管试点项目开展以来,全国9个试点城市共计推出80个创新应用,并且仍有可能持续扩容,其他关于金融科技的项目也在建设中。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除了北京外,上海、广州、成都、南京等地都曾将发力金融科技写入央行工作动态。
 
以南京为例,2月18日,央行南京分行在回顾2020年工作动态时提到,2020年全年,南京推进建设小微企业数字征信实验区,金融科技创新监管试点获批,并完成数字人民币苏州试点。在展望下一阶段工作内容时,央行南京分行提出将继续推进金融改革工作,推动金融科技应用试点和创新监管试点取得新成效等。
 
中小城市发展相对较缓
 
不过,从央行各地分行、支行披露的信息来看,相较于一线城市竞相发力,二三线中小城市在发展金融科技方面步调相对较缓,大多还集中在普惠金融数字化、规范违规金融业务等方面。
 
刘峰认为,通常情况下,中央倾向于制定战略计划,并构建技术核心。地方则多是根据战略规划,瞄准本地化、个性化的实际场景进行更具体的细节设计和实施。中小城市进度上虽慢,但瞄准的问题和场景会更具体,更具有针对性。地方部门可围绕本地化的实际情况,合理利用整体统筹的战略规划和平台技术,来化解地方性金融风险。
 
“大型城市和中小城市在金融科技布局上的差异,也是城市发展差异的体现,”孙扬表示,从实际情况来看,北京的发展规划将引领和带动我国的一些中心城市对于金融科技的长远规划,其他中心城市将会从差异化职责定位,结合地区特色,促进本地普惠金融和服务实体经济等方面,聚焦和刷新金融科技发展规划。
 
对于中小城市如何发力金融科技,孙扬建议,中小城市可结合本地特色寻找细分市场,可参考珠海供应链金融科技、江苏物联网金融等,拓展金融科技创新跨行业的应用,比如零售、医疗、住房、出行等。同时,可积极利用当地高校资源,培养相关领域人才,建立对话平台帮助金融科技机构和传统金融机构融合。
 
解决发展不平衡问题
 
对于如何完善监管配套政策、弥补发展差异等问题,央行金融科技委员会在部署2021年重点工作时给出了答案。按照计划,央行金融科技委员会将从6个方面进一步完善金融科技发展,其中便包括健全金融科技监管基本规则和标准,强化金融科技创新活动的审慎监管;实施金融科技赋能乡村振兴示范工程,努力弥合不同区域、群体间数字鸿沟,切实解决金融科技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等。
 
除了前述规划外,央行金融科技委员会还计划通过出台新阶段金融科技发展规划、出台金融业数据能力建设指引、深化监管科技应用以及充分发挥系统内外部力量等举措,规划我国金融科技下一阶段发展。
 
“要扶持和发展真正的金融科技企业,细化标准非常有必要。”孙扬认为,机构不能随便冠以“金融科技”的名头,从根源上正本清源,将真正的金融科技,与套着金融科技的帽子做金融甚至非法金融业务区别开来。
 
除了严格划定金融科技标准外,孙扬建议,各地政府部门可以参与做好产业的规划和引导,加强金融科技生态之间的合作,差异化利用彼此之间的优势,包括高校科研院所、金融科技公司、金融机构等多方参与者,防止资源浪费。同时,培养金融科技发展领军人才,不仅局限于技术部分,还可以在产品和市场化方面进行培养,以更好地实现技术转化。
 
孙扬强调,地区发展金融科技,不能脱离金融实践、过分强调技术,更不能脱离实体经济,而应该让金融科技和用户金融消费紧密结合,这也是金融科技发展的最高要求。金融科技的发展也需要实体场景的认证与考验,不能做无用功。
 
北京商报记者 岳品瑜 实习记者 廖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