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货币的重大突破与根本问题

现在,世界各国的货币早已从实物货币(如黄金)转化为信用货币,但人们对货币为什么必然要从实物货币转化为信用货币,信用货币的“信用”到底是谁的信用,信用货币是如何投放出来的,信用货币体系有何突出优势和风险隐患,应该如何有效掌控货币投放与货币总量,如何协调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的关系等,却存在非常大的模糊或误解,理论上非常混乱,实践中问题突出。

当前,“数字货币”的发展鱼龙混杂,关于货币的起源与本质出现诸多说法,关于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的关系存在激烈争论,越来越多的国家实施零利率、负利率以及无限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等,就是这种状况的充分体现。

而变与不变之间,“币值监控与总量调控”体系是否与时俱进了?

换言之,如果说信用货币最重要的突破解决了货币供应的不足,那么,现有信用货币体系存在的最大问题与风险则是——货币的超发与失控。该如何“勒住”信用货币的缰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