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塑在他手里有了灵魂和血肉还有骨子里抹不掉


赵恩民泥塑作品《抓小鸟》,反映了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孩子的生活片段,欢声笑语好似历历在目
 
  郑州60后泥塑大师用泥巴塑童年,曾获中国第一个泥塑金奖,有人出30万元求购作品
 
 
  放风筝,捉小鸡,开“火车”,撒欢儿去。吃面老汉,喂猪婆姨,还有那豁了牙、满脸皱褶的老爷爷咂吧烟袋嘴!
 
  时光荏苒,那些你曾经的童年记忆还在吗?60后泥塑大师抹不掉骨子里的眷眷往昔,用一捧泥巴塑“童年”。
 
  9岁开始捏泥人偏爱纯真的“小孩儿”
 
  一堆不起眼的泥土有啥可玩的?
 
  只见58岁的赵恩民从桌角下的黄袋子里取出一块红泥,在粗糙的双手里把玩。捏一捏,拧一拧,再用小竹刀划拉划拉……咦?这些看起来不起眼的动作竟然做出来了一个“丰收”的小孩儿!
 
  双手抱着筐,框里装满了红薯,一张咧笑的嘴巴格外喜庆。“你看,把脖子稍微往后扭扭,神态是不是不一样了?很傲娇吧!”赵恩民用指头变换着小孩儿的身体,没想到就这“一指间”,泥人儿散发的气质、感情就都不一样了。
 
  说话间,赵恩民又迅速捏了只小狗,他一会儿把小狗躺放在小孩儿前,扮演村里的“癞皮狗”角色;一会儿让小狗跟在小孩儿后面,演绎着“忠犬八公”的温情场景。
 
  “小孩儿是最难捏的,尤其是那纯真无邪的微表情。”在赵恩民看来,只要能把小孩儿捏得惟妙惟肖,那其他形象自然不在话下。而9岁开始捏泥人的他,也偏爱“小孩儿”。
 
  在郑州市管城回族区鼎盛街与文德路交叉口附近,当河南商报记者推开“红泥堂”(工作室)大门,看到一张张孩子的笑脸在童趣中散发开来,放风筝的双辫儿小女孩、滚铁环的村头“狗蛋”、被“老鹰”抓住的“小鸡”……热热闹闹,直击内心,真是要被“暖化”了!
 
  别看60后的赵恩民已头发花白,可说起这些童年的小游戏,他两手比划着,声情并茂,仿佛又“穿越”回去,身临其境地玩耍。
 
  “这些作品的灵感都是来自我儿时的生活,早已深印心中。”赵恩民捏泥人儿从不打草稿,他说,脑子里有,心里也有。
 
  “5个小孩儿开火车”火了,“泥人赵”也火了
 
  一抔泥土,经一位泥塑手艺人巧手捏制,完成涅槃。那么赵恩民是从什么时候被大家认可的呢?这都要从“五个小孩儿开火车”说起。
 
  玩泥巴玩了大半辈子,赵恩民在这期间当然也有过自我怀疑,比如去参展的时候,他看到别人都是带着钧瓷、玉器等,心想这不值钱的泥巴会不会被人看不起?自己的手艺会受欢迎吗?
 
  直到在展会现场,自己的摊位前排起了长队,成为人气最高的“摊主”;直到2008年举办的第九届中国美术大师展“天工艺苑-百花杯”比赛,“五个小孩儿开火车”的《那年那月》,一举获得中国第一个泥塑金奖。
 
  据了解,当时就有人要出价30万元,把这个作品买走。“一公斤泥竟然值30万元?”赵恩民被价钱震撼到了,也真切地感受到泥塑的受欢迎程度,他说,“当时中国美术馆已经确定要收藏,当然不能卖喽。”
 
  从那以后,一公斤泥值30万元的故事在泥塑界流传开来,赵恩民也被调侃:天津有个“泥人张”,郑州有个“泥人赵”!
 
  后来,赵恩民又做了个放大版的《那年那月》摆在工作室的门口,有一吨重呢!
 
  人物无古今,须臾出手中;衣冠千代异,肝胆一般同。
 
  泥塑是源自生活的艺术,他的作品总充满着这样的表达,致敬着那再也回不来的过去。
 
  致敬抗疫一线人员,他用泥塑留住“感动”
 
  最近,抗疫剧《在一起》热播,我们跟随电视画面一起重温那段难忘的岁月。而走进赵恩民的工作室,3组抗疫作品映入眼帘,他要用自己的方式留住这份“感动”。
 
  郑州市金水区的西昌社区是赵恩民所在的社区,他用泥塑还原了当时防疫的场景,洒消毒水的、测体温的、登记来客的,就连社区工作人员手中的笔都不落下,不大的作品,却处处充满细节。
 
  看到村口用石头挡路的画面,河南商报记者感觉一下子又被拽回到那段难忘的时光。
 
  赵恩民的泥塑就是有种这样的“魔力”,不止于具象,更在于传神,他善于将人物性格通过表情、体态展示出来,这样人们才能透过静态的人物场景,获得真切的感受。
 
  手艺活,功夫全靠时间的积累。如今,泥土早已融入赵恩民的生活,一堆不起眼的泥土经他两手的拍、揉、捏、压、拧、扭、刻,泥塑的形态表情渐次清晰起来,人物被再现,一尊尊泥塑不仅有了血肉,更有了灵魂。
 
  那灵魂便是他骨子里的一抹乡愁,他的眷眷往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