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释永信被举报后开玩笑:说不定明年我不是方丈啦

2015-09-09 08:46:42

冠名费与供养

少林寺知情人表示,少林寺当年投资武僧团培训基地时并未明确少林寺与释延鲁的收益分配,但实际操作中的分配,他称因为不是当事人,所以并不清楚。这也为今后的纠纷埋下了隐患。

实际上,少林寺已经不止一次遭遇这种利益纠葛。释延鲁的举报团队中李国营也有类似情况。据少林寺知情人透露,李国营为少林寺皈依弟子,曾是少林寺武僧团教练、领队。2008年,少林寺将昆明的官渡寺发展为下院,一年后寺院借款给李国营,依托官渡寺,前往昆明筹办武校。开办几年后,李国营却擅自将武校卖给了释延鲁。

关于举报信里提到的释永信向释延鲁要钱一事,释永信本人并没有回应。按照一名接近少林寺人士的说法,这是释延鲁因为办学给师傅释永信的供养。但既然投资武校的是少林寺,为何供养给释永信个人而不是给少林寺,却不得而知。

少林寺周边武校林立,在距离少林寺仅一公里的王指沟有一家武校,该校校长回忆当年办校时的情形,称因为当时需要使用“少林寺”字样,他找到师傅释永信,释永信写了一份授权书,拿着这份授权书,才能到行政部门办理办学许可。

释永信并未找该校校长要过学校的冠名费,但每到寺里举行活动,或者要花钱了,比如修复建筑,该校校长就会主动捐些钱,数目也不定。“有时几千有时几万,不一定,得看少林寺需要了。”除此之外,逢年过节他还会给释永信一些供养。他表示一般用了“少林寺”或者“武僧”的学校都会给一些供养,但这些供养都是随心的,少林寺并未强制。

猜你喜欢
聚焦
本文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
图片

24小时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