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为了私仇,联合权臣谋杀宰相,不料培养出

庆元六年,南宋后宫传来丧钟,年纪轻轻的韩皇后去世了。虽然宫中哭声一片,但却没有几个真心的,大多都是做做样子罢了。比如贵妃杨氏就肯定哭不出来,因为她的地位仅次于皇后,又深受皇帝宋宁宗的宠爱,取而代之的机会就在眼前,心里开心还来不及。
 
然而,杨贵妃要当皇后,却面临着一个巨大的阻碍,这就是宰相韩侂胄。要知道,韩侂胄是宰相,更是韩皇后的叔祖父。立后不仅是皇帝的家事,也是天下的大事,当然需要征求他的意见。韩侂胄明确表示,贵妃“才学高、知古今、性机警”,但这并不是好事,应该立性格柔顺的曹美人为皇后。
 
宋宁宗愚笨,一般都听韩侂胄的话,但在这件事情上却一反常态。最终在两年之后,他还是立杨氏为后。尽管遂了心意,但杨皇后还是对韩侂胄怀恨在心,恨不得亲手杀了这个多嘴的宰相。
 
韩侂胄权势熏天,又深得宋宁宗的信任,虽然韩皇后去世了,却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杨皇后多次向宋宁宗吹风,说韩侂胄只想为立功,却不顾国力,不顾百姓,坚持北伐,是祸害国家的罪人。然而,宋宁宗却置若罔闻,根本不予回应。
事情说多了,杨皇后也害怕传到韩侂胄的耳中,为自己惹来杀身之祸。她胆子很大,直接找自己的父亲杨次山商量如何杀韩侂胄。杨次山告诉杨皇后,朝中的礼部侍郎史弥远与韩侂胄有仇,一定会尽力帮忙的。结果,杨皇后与史弥远一拍即合。当时,因为北伐失败,韩侂胄的声望降到了谷底,朝中一片反对之声,他自己也失魂落魄。史弥远矫诏骗韩侂胄在上朝的路上前往玉津园,然后拍勇士用木槌将韩侂胄击杀。
 
宋朝立国,政治斗争基本上都是很温和的,并不像唐朝那么生猛。这种流血的冲突,在宋朝是极少见的。宋宁宗本来就不聪明,又被杨皇后所迷惑,对宰相之死竟然不闻不问,甚至将史弥远升迁为右丞相。从此,史弥远开启了属于自己的权臣之路。
 
宋宁宗昏庸,史弥远欺上瞒下,一直把持朝政17年。这时候,杨皇后虽然表面上依旧风光,与史弥远的关系也很好,但实际上已经没有一点办法约束史弥远了。唯有当时的太子赵竑忿忿不平,曾在自己的书桌上写着“史弥远应当流放八百里”(弥远当决配八千里),又当面呼唤史弥远为“新恩”。
 
对于前面的说法,史弥远当然知道什么意思,但他一直不明白太子对他的称呼出自哪个典故。还是有人告诉他,太子的意思是当皇帝后,就会将他发配到新州或者恩州。这当然让史弥远大感恐惧,因此打算废掉太子。
 
如果太子赵竑是宋宁宗的亲生儿子,史弥远大概会无能为力。但宋宁宗无子,赵竑是他从宗室中挑选的养子,这就给史弥远可趁之机。史弥远大着胆子,从越州挑选了另一个宗室后代赵昀,并且暗地栽培,还让宋宁宗立为沂王。
 
宋宁宗驾崩的当日,史弥远得知消息,抢着告诉杨皇后,让他以太后的身份,废掉太子,改立沂王为太子,并且继承皇位。杨皇后胆子再大,也不敢做这种事情,连忙予以拒绝。史弥远就再派人前去说服,当天夜里就往返了七次。
 
在最后一次中,史弥远表示,如果不按他的要求做,杨氏全族能不能保全,那就说不定了。看到昔日利用的权臣已经成了气候,太后也无可奈何,只能长叹一声,随着史弥远一同矫诏。
 
如果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胆大包天倒也罢了,能够治理天下,安定民心也可以立即。然而,史弥远是第二个秦桧,为了向金军求和,苟安南方,献出大量的财富。同时,他又到处盘剥百姓,弄得民不聊生,是地地道道的奸臣。杨皇后为了私仇,活生生造成了翻版秦桧,也就是在他的倒行逆施下,才让南宋进一步走向了衰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