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年后,上甘岭坑道唯一女兵,在纽约餐馆被当年

1979年,一家美国餐馆中,一个高个子的美国人走到刘禄曾面前,小心翼翼问道:“女士,你还记得我吗?我叫伯特纳,是当年抗美援朝时期的美国战俘。”
 
无数思绪瞬间从刘禄曾的脑海中涌现出来,二十多年前在朝鲜战场上的一幕幕像电影一样在她脑海里放映。
 
当年,刘禄曾是朝鲜上甘岭坑道内唯一的女兵,跟着其他战士们在烽火中出生入死,用无数的热血换来和平,那是她一生中最难忘的时光。
 
参加抗美援朝
 
1928年,刘禄曾出生于上海一个书香世家,自小就过着锦衣玉食的大小姐生活,一直接受良好的教育。
新中国成立后,上海迎许多青年在满街的欢腾中奔赴革命队伍。
 
刘禄曾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东吴大学法学院,她本打算弃笔从戎,加入解放军文工团。
 
但因出身问题被拒绝,未能如愿,于是,刘禄曾留在了东吴大学工作。
 
1950年,抗美援朝开始,战场上,我国志愿军抓获的联合国军俘虏在语言上无法交流,难以实行相应的政策。
 
因此,我军急需招一批会英语的翻译人才进入朝鲜。
 
刘禄曾有一定的英语基础,那时候她家中早已破产,母亲去世,但兄弟姐妹众多,她认为自己无牵无挂,便怀着一腔热血报名参军。
 
 
刘禄曾得以如愿入选,1950年的寒冬腊月之际,她和其他二十几名青年一起,穿上挺拔的军装,带上部队发下的装备,一同北上奔赴朝鲜,成为保家卫国队伍中的一员。
 
战地黄花
 
刘禄曾跟随着大部队,在一个冰天雪地的寒冷夜晚跨过鸭绿江,到达朝鲜战场。
 
到战场之后,她才知道那极其恶劣的战地环境,以及随时都会到来的对生命的威胁,是那样真实。
 
踏上朝鲜战场时,刘禄曾等人就闻到阵阵硝烟的气味,目之所及都是耀眼的火光。
 
她与其他从上海来的伙伴一起在防空洞内睡过几天,洞里一根稻草也没有,他们只能席地而躺,夜里很容易被冻醒。
 
刘禄曾初到战场时,便见到飞机狂轰乱炸,四处血肉横飞的场景,吓得全身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