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社会与历史社会学

“历史想象”对于社会学的研究是非常必要的。历史社会学并不是简单地将社会学的理论和方法应用到过去的档案和历史故事中,而是更进一步,从复杂的历史叙事中梳理出非故事的过程,并掌握其内在的因果关系和在不同的时空背景下发挥作用的社会机制。在研究方法上,历史社会学采用解释方法而非阐释方法的分析框架,通过历史比较研究方法构建历史发展的内在逻辑,编织历史景观,并将内在社会机制置于另一种社会情境或政治体系下进行比较讨论,从而形成一个优越的“社会科学证明的故事”。

但与此同时,世界正在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似乎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小世界去探索微观机制,“那些涉及大过程、隐含大比较(尤其是与西方的比较)”是大多数当代社会科学家和历史学家“不愿也不能冒险的”(李晶,2016)。然而,我们需要看到,社会学只有融入历史取向的研究路径,才能帮助我们真正理解当代世界最重要的部分。
事实上,社会学生来就带有“历史”的胎记,它的出现只是为了解释历史的变化。现代社会学的创始人马克思、托克维尔、涂尔干和韦伯都探索了欧洲资本主义商业化和工业化的起源和影响。他们提出的所有问题都是关于划时代的社会变革。
例如,马克思提出的关键问题是:什么是资本主义?为什么它取代了其他社会系统?它如何改变人们工作、繁殖、获取知识和发展自然的方式?这些变化如何影响权力关系、统治和剥削?因此,历史学家艾布拉姆斯说,“历史社会学是社会学的本质”(艾布拉姆斯,1982: 2)。社会学家C·赖特·米尔斯一再强调历史和社会学的不可分割性,“历史想象”对社会学的研究非常重要。任何社会科学——或者任何深思熟虑的社会研究——都需要一个社会愿景和充分利用历史数据(米尔斯,1961: 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