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区房最后狂欢:最牛学区120天1平米跳涨5万,买

口罩火完头盔火,但这都是一溜烟的事情,热闹一阵,并不持久。市场又火爆行情又持久的,当属北京学区房。
 
媒体报道,北京一位家长曾花1200万元买下西城区丰汇园一套39平米的地下室,单价达30万元/平。
 
就是在疫情持续这四个月内,丰汇园附近的宏庙胡同涨势依旧令人瞠目结舌,每平米从13.7万元涨到18.9万元,上涨超5万元每平米,涨幅达38%。
 
有人算了一笔账,假如你在宏庙胡同拥有一个50平米的小两居,不费吹灰之力,四个月就能躺赢狂赚250万元。
 
为何丰汇园和宏庙胡同这些地方房价暴涨?背后是北京西城区学区房的“财富密码”。
 
4月底,西城区出台学区房新政,自2020年7月31日开始,由一套房产单一对应一所学校,变成可能对应多所学校。入学变数增大,刺激着人们在新政“落地”前拼抢房子,西城区房市因此更加火爆。
 
实际上,在“731新政”颁布前,西城区的小升初已经实行多校划片,这次调整的,是幼升小的学校划分政策。
 
而在西城区,有15所小学可以实现对口直升。举个例子,被拼抢的丰汇园和宏庙胡同的房子,7月31日之前可单校划片至宏庙小学,宏庙小学70%的学生可以直升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分校和北京八中。
 
要知道,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分校和北京八中被列入西城区中学“四大金刚”,教育实力雄厚。宏庙小学这样的“直升机”,家长和学生都梦寐以求,为此一掷千万在所不惜。
 
学区房能够精准聚焦优质的教育资源,这一点广为人知,而它们的历史由来,也值得关注。
 
和普通商品房不同,北京学区房很多都是老房子,由以前单位分房而来,居住人员的构成相对简单纯粹。
 
以前单位分房子,从样子上可以归为两种:一种是建国后的无电梯小矮楼,其中比较抢眼的叫“苏式楼”,参考苏联建筑制式,质量过硬;另一种是上世纪末的带电梯大塔楼。
 
说到苏式楼,经典电视剧《我爱我家》中,一家人住的房子就是苏式楼,关凌扮演的贾圆圆是和平里四小的学生,被保送到171中学。
 
在这所学校里,很多同学都是“15年连读”,从幼儿园到小学到171中学,一直在和平里出没。2008年奥运会上一炮而红的女孩林妙可,也曾就读于171中学。
 
《我爱我家》开播前后,还没有学区房的概念,基本上是哪个单位定在哪一片,分房也就在那附近。
 
和平里是很多机关单位“扎堆”的大社区,化工部、煤炭部、交通部、林业局、建研院、民委出版社等聚集于此,也在这里分房。
 
传统知名小学育翔小学的学区房,当年分房的单位包括化工部、水利部、人事部、航天设计研究院等。
 
再比如,热门直升裕中小学,当年的分房单位有中国人寿、中国船舶、审计署等,而西师附小门口一片都是中石油分的房子。
这些单位分的房子,大多正好处于好学区,价格自然疯涨。
 
一个说法是,北京最贵的学区房在西城,西城最贵的学区房在金融街。工商银行总行坐落于此,丰融园、京畿道、新融苑等威震北京学区房市场的名字,无不彰显着“宇宙行”的彪悍实力。
 
从售房平台看,丰融园一套四室两厅的普通装修的房子,单价19.9万元/平,总价高达3900万元,而其它售价三千万的比比皆是。
 
除了工商银行,新华社也在金融街分过房。售房平台显示,金融街片区,新华社家属楼一套建于1987年的68.8平方米的房子,单价16.2万元/平,总价1120万元。
 
新华社分在金融街,北京广播电台分在朝阳南十里居,央视则分在海淀甘家口。
 
白岩松32岁分到房之前,搬了8次家,轮到他的时候,房管处工作人员对他说,可能朝向比较糟,不是朝西就是朝北。白岩松脱口而出:“没关系没关系,朝下都行。”
 
那时候,房子用于安家。如今,房子被贴上标签,学区房附带优质教育资源,站上“食物链”顶端,不想下一代输在起跑线,父母就得往前冲。
 
据媒体称,一位张姓北京男子,在孩子没出生前就考虑买学区房,现在孩子两岁,一周连看40多套房,不到一个月完成卖房、买房,拿下一套10万元/平的学区房。
 
他形容自己这段“抢房”经历:算是一个奇迹。
 
对于很多人来讲,有的人错过了是一辈子,还可以找个别人,有的房子错过了,就真没机会了。
 
你错过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