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房地产泡沫风险 重视央行准财政功能

下半年全球经济渐进复苏,中国快于欧美。我们预计GDP增速从Q1同比-6.8%上升至Q4的6%附近,因为低基数明年将进一步上升,对应如此大幅度的增长反弹,通胀将维持在低位。预测数字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包括疫情反复的风险,我们对方向更有信心,有别于以往的经济周期,这将是一次无通胀的复苏。

背后的原因是供给复苏快于需求,而典型的经济周期上行一般由需求引领。疫情的冲击与随后的复苏均与隔离带来的物理限制有关。隔离放松,复工复产增加供给,但在疫情没有消失之前,民众仍存恐惧心理,抑制可选消费需求。同时,疫情期间累积的债务负担促使个人和企业积极复工复产增加收入,并控制消费和投资以修复资产负债表。
供给复苏快于需求导致储蓄过剩,带来自然利率下行压力。政策应对有两类,一是货币放松,引导市场利率下行并趋向经济供求平衡要求的自然利率,另一是财政扩张直接增加需求,其效果是提升自然利率。中国应对疫情的财政扩张大部分在下半年落地,对未来几个月的市场利率有支撑作用,但是否足够抵消经济自主的储蓄过剩有待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