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电商卖家“被暴富”的一年:从口罩到电子

“我们有50多箱货在准备发出,2万多件货在海上。”临近春节,余焕的跨境电商生意迎来了一轮意外爆发,“连续三天单日交易额都有30万元。”在2020年之前,这相当于一个月的流水量了。
放在过去,这是很反常的一幕。往年临近春节,跨境电商逐步进入淡季。但在诸多反常的2020年,余焕早已习惯了应付业绩的随时暴涨,这一年,她的业务流水超过5000万元,公司员工数量从5人拓展到近20人。
 
余焕只是国内数万跨境电商小卖家之一。几年下来,跨境电商从业者大都积累起了敏锐的嗅觉,熟知每一个海外消费旺季的需求,知道如何规避汇率波动、跨境法规带来的风险。以往,这些经验能让他们通过美国亚马逊、eBay、Shoppe、Wish等海外平台获得相对稳定的收入。但在2020年,一切都被放大。同余焕一样,只要选品正确、物流避坑,踩准消费节点,很多跨境电商从业者都习惯了坐在过山车上享受“暴富”。
 
根据海关总署今年1月发布的统计数据,2020年通过海关跨境电子商务管理平台验放进出口清单24.5亿票,同比增长63.3%。火爆的供给端来自中国,率先控制住疫情,让“世界工厂”生产恢复的速度领先于“世界”;需求端来自海外,持续的疫情催生出供应缺口,同时更多海外客户开始习惯线上购物。
 
于是,有的卖家开始规划,希望在新的一年里,将跨境电商生意做得更大。但也有人对于激进增长的思路嗤之以鼻,他们认为跨境电商是一门很被动的生意,外贸政策、平台规则、汇率、物流、海外消费习惯都不可控,只能凭借经验,根据形势调整下一步的策略,却无法更主动地规划长远。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自己挣了多少钱”
 
2020年下半年,江湖传言“深圳湾的房子都被做亚马逊的抢了”。
 
余焕已经在美国亚马逊平台打拼了三年,创业之前,她还在北京中关村摆过地摊,“混过”鼎好、海龙数码商城,2018年来到深圳,跟男友一起做起了跨境电商。对于她而言,这是一项可以谋生的活计,是一份让生活过得体面的事业。但在2020年,这门生意让她意外暴富。
 
第一波“商机”从去年三四月份开始,彼时国内疫情已被逐渐控制住,防疫物资的供应趋于充足,但在以北美为代表的境外地区,口罩等防疫物资一度供不应求。
 
“那段时间我们的流水翻了好几倍。”余焕告诉AI财经社,她不是最早向海外卖口罩、护目镜等装备的商家,但对于跨境电商,随时找到货源是一项“基本功”,只要踩在节奏里,就能赚到钱。
 
根据美国商务部的统计,2015年美国电商渗透率为7.31%,2019年美国电商渗透率为10.93%,从2015至2019的四年中,这一数字仅增长了3个百分点,而在2020年前三季度,美国电商渗透率增长至14.03%,增速远超此前四年。
 
 
图/视觉中国
与国内电商卖家不同,跨境电商卖家往往需要根据需求变化随时“选品”。卖完口罩之后,余焕很快将品类转到了消费电子,游戏手柄、游戏耳麦、摇杆等都是她卖火了的商品,在中关村的工作经历,让她保持了对消费电子产品的嗅觉,“宅在家里,这些商品的市场需求变得很大”。
 
对于跨境电商,选品正确只能让卖家赶上风潮,却不能维持领先,消费需求总是“一阵一阵”的。
 
与余焕一样,金水水也在去年三四月卖了一轮口罩,她告诉AI财经社,为了找到口罩之后的下一个热门品类,她让员工在亚马逊平台将上万种商品的数据扒了下来,从里面找自己可以做的。在跨境电商中,选品上模仿同行是更为通常的做法,什么火卖什么。
 
选品上迅速反应,是金水水做跨境电商的窍门。2020年,她单月流水多的时候超过400万元,比前一年“至少翻了三四倍”。但跨境电商的另一个特点是选品、需求不稳定,金水水告诉AI财经社,少的时候月流水不到20万元,其中每逢换季、“黑五”等节点,都是跨境电商需求“爆棚”的时候,商家需要提前备货。
 
但她也有错判形势的时候,比如没参与圣诞节点,金水水认为这是去年的最大失误。
 
做跨境电商有两种仓配方式,一种是FBA,即“海外仓”,商家提前将货物批量发到海外代理仓库作为储备,境外消费者在线上下单后,海外仓直接发货,这种模式的优点是速度快,消费者下单后数日内即可收到商品,缺点是成本高,且库存调整不灵活;另一种是FBM,即“自发货”,商家接到订单后,按订单从国内发货,优点是成本和风险更低,缺点是物流周期往往较长,经常要一个月以上。
 
“太多人做圣诞(品类)了,FBA很容易赔,我做海外仓比较谨慎。”金水水告诉AI财经社,圣诞距离“黑五”太近,她判断礼物的销量不会太高,能卖得好的多数是圣诞装饰品,单价较低,再加上竞争者太多,她认为走量不会太大。于是没有做海外仓的备货,而做自发货则需要提前更长周期开始筹备,金水水也错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