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护士”一定得是“完美护士”吗?

日前,针对外界关注的江苏如东“援鄂女护士”于鑫慧的护士身份疑似造假、被指婚内“征婚”等所谓“人设崩塌”问题,如东县洋口镇中心卫生院回应称,于鑫慧现系该院劳务派遣职工,从事内勤工作。这个回应,肯定了于鑫慧疫情期间勇当“逆行者”的行为,称她卷入的个人债务纠纷问题已解决,婚内“征婚”一事“属于个人事务”,并呼吁“对成长中的青年人给予更多的宽容和爱护,帮助他们扬长补短,更好服务社会”。
 
  平心而论,比之于鑫慧卷入舆论漩涡时,如东县所属的南通市卫健委宣传处负责人着急忙慌地切割,说“她不是公立医院的,也不是民营医院的,她也没有护士资格证”,如东县洋口镇中心卫生院的这番回应显得客观、理性而得体。壮举归壮举,私生活归私生活,有肯定有理解有呼吁,也算尽了机构的舆论应对责任,以及东家的员工关怀情分。
 
  一个人的私生活细节,其婚恋关系的个中曲直,外人与单位恐怕都无法尽数掌握,终究是私域事务,舆论可以进行道德评判,社会可以藉此质疑反思,且自有一套惯性逻辑,这从“反转”后的网络口水盛景中已可见一斑。个人债务纠纷、因民间借贷纠纷被限制高消费等,也自有法律裁判,对错责任也不难厘清。
 
  追踪这起舆论事件的种种,笔者所要说的是一种把人与事推向极端化的现象——说一个人好的时候,连毛孔都是魅力四射的,待其“翻车”的时候,又从头到脚一无是处。还是这个人,还是那些事,态度陡转、评价两极,非白即黑,非善即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