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道多助,外媒:天问一号任务得到了众多国际

天问一号任务的副主任张瑜在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说,科学家们已经对火星任务的多个系统进行了联合测试。“我们对飞行和控制系统进行了多次协调演习,与发射场系统,火箭系统和探测系统一起,证实了不同系统与飞行程序之间接口的有效性,并表明我们有能力进行我国的首次火星探测。”


为应对未来的挑战,北京航天控制中心于2018年初成立了火星探索飞行控制团队。据央视报道,尽管今年新冠病毒大流行,该团队仍在积极调整人员分配,协调测控网络并制定不同站点的切换方案,以满足火星探测器的需求。该中心还将采用飞行和控制系统的新软件和硬件,以确保正常发挥中国国产硬件系统的性能。

中国的火星飞行任务雄心勃勃,旨在实现轨道飞行,着陆和漫游多合一的飞行任务。为此,中国加强了其深空监测网络的能力,以支持“天问一号”任务。探测器进入地球-火星转移轨道后,控制中心的两个测控站将投入使用,分别位于新疆西北部的喀什市和黑龙江省东北部的佳木斯市。

在“长征5号”火箭推出期间,可以看到上面除了有中国航天的标志外,还能看到有效载荷整流罩上有欧洲(ESA),法国(CNES),阿根廷(CONAE)和奥地利(FFG)航天局的徽标。

天问一号任务以多种方式使用ESA的Estrack通信网络。Estrack网络位于南美洲法属圭亚那的库鲁地面站用于跟踪从中国出发的任务。当“天问一号”飞往火星时,还将通过ESA在澳大利亚和西班牙的站点提供极其精确的导航/轨迹判定。

ESA的Beatriz Arias表示:“成功的太空旅行通常意味着要集中资源,在ESA,我们很高兴通过我们的Estrack天线网络以及目前在红色星球运行的“火星快车”(Mars Express)航天器来支持新的火星任务。”

ESA的库鲁地面站在航天器升空与助推器分离之后捕获航天器的信号,从而提供有关探测器的距离和运动的信息,并实现通信。天问一号在升空后直到进入火星轨道,欧洲航天局的新诺尔恰(澳大利亚)站和塞布雷罗斯(西班牙)站将与该航天器进行总共八次通信连接,以支持称为Delta-DOR的高精度导航/轨迹确定技术(Delta差分单向测距)。

欧洲航天局的官员说,一旦到达“红色星球”,火星快车轨道器将为中国的火星探测器和地球地面站之间提供数据中继支持。但是,这只是备份,因为中国自己的轨道器将提供主要的中继服务。

阿根廷航天局被认为是通过安装在阿根廷拉斯拉哈斯市的中国跟踪站参与“天问一号”任务的。该设施在2019年1月中国将嫦娥四号航天器降落在月球的另一面时就发挥了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