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院不会死,但行业必须做出改变”

七月末的上海酷暑难耐,但在任何一个闷热的午后,当你走近上海影城等影院,都能看到顶着烈日、举着牌子求票的影迷。因为排片、排座的限制,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展映环节的开票数量,较往年有大幅降低,不少人都没能抢到票。可仍有人不远万里奔赴上海,希望能在影院门口碰碰运气。

而在距离上海2200公里外的西宁,青藏高原的夜晚则寒意漫袭,即使是盛夏也得套上外套。在市中心的锅庄广场上,FIRST电影节组委会搭起来了一块用来做露天放映的大银幕。每到夜幕降临的时候,纵使天公不作美飘起些小雨,这里依然被观众围得水泄不通,显得格外热闹。
在这个夏天,毒眸穿越数千公里,先后拜访了这两座因为电影而被赋予了新意义的城市,参与了两个定位截然不同的电影节,在“冰火两重天”之间,感受到了一批批影迷相似的热爱——对于电影大银幕的时隔近180天的渴望。而也正是因为有他们的存在,才让很多从业者相信:电影院不会死亡。

但是不死亡,不代表影院不会有挑战。一个无奈的事实在于,纵使眼前的这些影迷热情洋溢,但他们终究只是极小部分的一批人,很难撑起一个庞大的电影市场、助其长期稳定发展。
今年的疫情,让人们看到了电影院行业的脆弱,以及盈利模式单一所存在的问题;而早在疫情到来之前,影院上座率较低、观影人次增长陷入停滞等问题,便早已引发了行业一次次热议。
“在互联网时代,对过于依赖线下业务的影院而言,疫情期间没有表现出任何反抗的余力;而在增值服务上,影院也没有和消费者建立起足够的黏性。”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毒眸,影院自身产业模式上的缺陷,不仅仅给其经营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同时也会反过来对上游内容的创作、发行产生影响。因此虽然有着上百年历史的电影院不会消亡,但是整个产业必须有一些改变与升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