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拿遍金鸡百花的宁静没能成为第二个巩俐

豆瓣有网友发帖批评:“一线女星宁静2010年以后只主演了两部电影,参加了35个综艺。”这就是宁静, 她并非没有荣誉感,但实在缺乏强烈的企图心。有自我成就的意愿,但没人推一把又会随波逐流。时常矛盾,时常反复。早些年,她输出两性观点时说“恋爱要谈50至100次”。2014年上《超级访问》,则是“我是一个喜欢结果的人”。再过两年,她又变成:“为什么要结婚?结婚干什么玩意?”

《乘风破浪的姐姐》第二次公演结束后,在微博输入“讨厌”,自动关联的前10个词里,有4个是姐姐的名字:蓝盈莹、万茜、伊能静、宁静。

这档综艺开播后,几乎每周都能贡献一个全民狙击C位。有些是跟随剧情沉浮的“轮值生”,而上面四个名字,则是随时随地都可能被拉出来讨论一番的话题担当。

宁静没有遭遇过一边倒的恶评,但争议一直都在。她舞台表现力强,性格爽快,对外强硬、对内护短,但也躲不过镜头多、被莫名追捧、不守规则、矛盾纠结的“槽点”。这是她在真人秀里常有的口碑。她的出场总是先声夺人,收获无数喜爱,随着剧情深入,又带来一波反感——她始终不会成为众口一词的靶心,却总在被喜欢和被讨厌的边缘游移。

不管口碑如何,宁静上一次综艺就会更红一次,却是不争的事实。出道30年,她是大众视野中认可度颇高的女明星:她的电影拿下金鸡百花奖,她主演的《孝庄秘史》收视率超过23%,她走在街上,全国人民都认识这张脸。来到真人秀时代,《花儿与少年2》《乘风破浪的姐姐》让她红得更有网感。她怼人,翻白眼,谁都不讨好,公开和其他艺人处不来——宁静的形象是“大女主”式的,她的人生就是一部“爽剧”。

只有在某些瞬间,她才会流露出迟疑和脆弱。和演技不算一流、自信宛如天降的张雨绮相比,宁静的自信更多来自过去的成绩;但和爱翻履历的伊能静相比,宁静又很少把“过去”挂在嘴边。

排练《兰花草》时,喃喃一句“我就是那个看着花时过的人”,简直是宁静对自己的精准诠释。这成为她浓烈大色块的性格和际遇里,藏在缝隙中的一点点灰色。这点灰,让她区别于直线条自信的张雨绮、内心永远18岁的钟丽缇,也区别于拉票时还在抛售“冻龄”的伊能静。

1

第三次公演前一天,宁静队的白冰不想再扮仙,换了漫画感的新造型。其他组员围着她赞美,宁静坐在一旁,先是震惊,再凝视,最后温和地建议:没有辨识度,不要在这标新立异。

这不是宁静第一次对这个残酷的竞赛节目表现出老辣的理智。三公选人,宁静为团队表演效果,放弃上期队友郑希怡,选择更有实力的王霏霏。回到宿舍,姐姐们围着火锅说笑,宁静木着脸发呆。直到郑希怡要换宿舍,她追出去揽着对方:“我觉得我自己很过分。”她在屋檐下很认真地恳求,“如果我还有机会留下来的话,我希望你能给我一次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