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性 > 正文

要嫁我的她做了有钱人的情人

2016-03-10 15:04:47

   曹凭来的那天细雨濛濛,他没有带伞,愣愣地伫立于雨中,任凭细雨将他的头发和衣裳浸得透湿。曹凭告诉我,自从小蔓走后,他已经三天三夜没合过眼,他找遍了小蔓可能去的任何地方,累了,就到网吧在qq上给她留言。昨晚,他因为今天的约定,强迫自己睡下,但不到两个小时他又惊醒了:“睁开眼睛,我看到小蔓晾在窗台上的一双毛毛的红靴子,我情不自禁地走过去,一点一点地抚摸它,我的眼泪又不争气地掉下来。我躺回床上,任由眼泪将我的枕巾再一次打湿。”

    所以,曹凭一大早就来到了报社,虽然明知希望渺茫,但他还是绕着报社转了一圈又一圈,他多么希望,他能在雨中奇迹般地看到一个熟悉身影,他一定会冲上去,抱紧她,再也不让她离开……

  爱上她的笑容

  我和小蔓是2004年4月在网上认识的。

  那时的我还沉浸在一年前那场失败爱情的伤感中。2001年,我在天津工作时认识了一个女孩,交往了两年,两人的感情非常好。但因为我是外地人,我们的爱情遭到了她全家人的反对,她母亲甚至以死相挟,在这种强大的压力下,她被迫和我分手了。

  小蔓知道这些事后,总是安慰我,鼓励我,并主动讲起了自己一段不堪回首的爱情故事。她说她以前也有一个男友,但他们自然分手了。我问,什么叫自然分手?她沉默了许久,最后才弹出两个字“车祸”。看到这两个字,我心中一疼,似乎看到屏幕前她那张布满泪痕的脸。我失去过爱情,生离已让我心如刀绞,何况是死别……

  正当我不知如何安慰她的时候,她好像舒了口气,说:“好在,一切都过去了。”但我分明感觉到她貌似洒脱的语气里潜藏着淡淡的忧伤。

  那之后,我们便常约着一起上网。

  两个月后的一天晚上,没有约定,我却意外地在网上碰到了她,聊了一会后,她突然说:“你想不想见我。”我当然说想。她说:“那你过来找我吧!”我当时有点犹豫,要知道,那天我在网吧上通宵,她约我的时候已是凌晨3时了。她见我犹豫便有些生气地说:“不来算了。”我赶紧说“来来来”,并马上下线关电脑。那个时候,网吧的门已经被老板反锁了,我叫不开,为了赴约我决定铤而走险———从三楼的窗户爬下去。过程虽然惊险但还算顺利,我终于安全落地了,但还没等我站稳,我就被人一把摁住,并被几个人团团围住。原来,网吧的楼下是一个菜市场,清晨上菜的商贩把我当作小偷抓起来了。我只好连连解释,并谎称我女朋友跟我闹矛盾,我要赶去见她。说了半天,在看门老大爷的劝解下,他们终于放了我。一出他们的视线,我拔腿就跑,等我跑到约定的地点,却发现人已经走了。我沮丧地站在那里,半天没回过神来。这时,忽然有人将我重重地拍了一下,我一回头,看到一张白皙的娃娃脸。她说:“我本来已经走了,见你飞奔而来,就知道是你。”我只好将刚才发生的一切解释给她听,她听后哈哈大笑,看着她天真无邪的笑容,我突然有一种感觉,如果她愿意,我会娶她,好好疼她一辈子。

  最甜蜜的意外

  见面之后,我便时常约她出来玩。一次,她突然说她要回老家开一家婚纱店。不久,她就真的回去了,我们只能偶尔在网上联系。

  8月12日,是我爸的生日,我请假回老家为我爸庆祝生日。晚上上网的时候又碰到她了,她听说我回老家了,就让我去看她(她的老家离我们那不远)。我说不行,我第二天还要回武汉上班。其实我是骗她的,主要是当时我的手上没什么钱。她马上说:“那我来看你好不好?”我当然说好。我以为她只是随便说说,没想到第二天中午我接到她的电话说,她已经在车站了。我又惊又喜,骑上摩托车就往车站赶。

  由于我家在山区,离县城有点远。三伏天,又是正午,等我赶到的时候,小蔓的脸已晒得绯红,她左手拿着把小扇使劲摇,右手还拎着一盒生日蛋糕。

  看到她那个样子,我有些心疼。于是我让她赶紧上车。在我们那,我骑快车是出了名的,再加上一路上我们说说笑笑,一不留神,我们的车被迎面而来的一辆车蹭了一下。小蔓手里的蛋糕一下子就飞了出去,小蔓“哇”地哭出声来。一开始,我以为小蔓是心疼蛋糕,就连忙安慰她,但她指指脚,边哭边喊疼。这时,那辆摩托车早已开走,我一下慌了神。愣了好一会才想起来该送她上医院。到了医院,小蔓死活不肯下车,只要稍微动一下她,她就哭得稀里哗啦。最后,我干脆将她拦腰抱起,也不管她反对不反对,径直向急诊室走去。幸运的是,小蔓没有伤着骨头,只是软组织损伤。检查的时候,小蔓一直紧紧地攥着我的手,似乎我是她勇气的源泉。

  医生在给小蔓开完药后,建议她回家静养。我便劝小蔓到我家去休息几天。进家门的时候,因为小蔓的脚不能落地,我也是抱着她进去的。我爸妈见我冷不丁地抱个姑娘回家,都觉得莫名惊诧,但也没有多问。

  当天晚上,我把小蔓安顿在自己房间。我们聊了很久,大约10时,她突然问我:“你睡在哪里啊?”我说,我睡在客厅的凉床上。她嘟着嘴说:“外面好黑,我一个人睡好怕。”我说,那我把凉床搬进来陪你?她开心地点点头。于是,我蹑手蹑脚地溜出去,准备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凉床搬进来。谁知,我刚将凉床扛起来,灯就亮了。我妈一脸惊诧地问:“你干什么?”我说我把凉床搬进去睡。妈说:“要睡到床上去睡!”在他们老人眼里,我都把小蔓抱进门了,那我们肯定已经那个了。我也不好解释,只得灰溜溜地回到了自己房间。没等我说完,小蔓已经笑作了一团,她大方地说:“算了,你就到床上睡吧。”我便上去了,我睡一头,她睡另一头,但哪里睡得着?不知过了多久,我听见小蔓轻轻地说,你过来吧!我就过去了……

  事后,我才知道小蔓真实的过去。

  原来,小蔓的男友并没有出车祸,那些都是她编的。她以前的确有一个男友,广东人,非常有钱,但已经结婚生子。他和小蔓分手后,给了小蔓一笔钱,小蔓正是用这笔钱开的婚纱店。小蔓问我介不介意她的过去,我说:“你的过去我不能控制,只要你以后真心真意地待我就可以了。”

  现在想起来,小蔓在我家休养的那几天,是我们最开心的日子。虽然小蔓出了意外,但意外也是甜蜜的。那几天,我家经常是宾朋满座,村里的乡亲听说我领了个漂亮媳妇回家,都纷纷来道贺。而小蔓落落大方的态度,也给大家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嫁给我做我的小新娘

  五天之后,我必须回武汉,小蔓说,她也要回老家照顾生意。可是,回到武汉后,我却与小蔓失去了联系———她的手机停机了,我又没有她家里的电话。一时间,我忧心如焚。一个星期后,我实在忍不住,登上了去小蔓家乡m县的长途汽车。小蔓曾告诉过我她婚纱店的名字。但是,我在m县转了几个小时,问了无数的人,没有一个人知道。m县并不大,婚纱店也没几家,没有理由一个人都不知道啊?我顿生疑窦,我想起她曾无意中提到过“柳树下”这个地名。于是,我叫了一个摩的,让他带我去柳树下。下车,我便问人,没想到来人正是小蔓的邻居,他把我领到一家理发店的门口,说小蔓就在里面。他要帮我叫,我婉拒了,我早听说小蔓有个厉害后妈,我不想她的家人这么快知道我们的事。这时,小蔓也看到了我,她用手势示意我到街那边等她。等了好久,小蔓才来。我们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刚坐下,小蔓就哭了。她说,她后妈在她养病期间,私自将她的婚纱店低价出售了,现在,她后妈不仅不肯将钱拿出来,还强迫她看店。那家理发店就是她后妈开的。我劝小蔓既然过得这么不开心,不如和我一起回武汉,但小蔓说她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她让我先回去,如果她来武汉,她会通知我的。

  回武汉的第三天,我便在qq上看到小蔓的留言,说她第二天会来武汉,但没有说明是什么时候的车。第二天一早,我就到傅家坡车站去接她,一直等到中午,才看到她从检票口出来。看到我,小蔓飞奔过来,我将她一把抱起……那之后,小蔓正式和我住在了一起。

  我们租了一间很小的房子,虽然很破,但很温馨。每天早上,我去上班,晚上回来,看到她忙忙碌碌地洗衣做饭,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

  10月的时候,我堂姐出嫁,我带着小蔓回老家吃喜酒。村里所有的人都问我们什么时候结婚,我爸妈也催我,既然都住在一起了,就赶紧把婚结了。

  回到武汉,我便试探性地问小蔓愿不愿意嫁给我,小蔓说:“你一没有玫瑰,二没有戒指,我为什么要答应你?”第二天,我买了一束玫瑰回家,跪在地上向小蔓求婚。小蔓接过玫瑰,在我脸上飞快地亲了一下,然后含羞地点点头。她竟然答应了,我高兴地把她一把抱起,不停地转圈直到我们都支持不住,双双倒在床上。

  第二天,我提出去领结婚证,但小蔓说她是偷跑出来的,她的身份证还在老家。我让她回家拿,小蔓含着泪说,她再也不想回那个家了。中途,在我的催促下,小蔓也给家里打过电话,没想到,她后妈一听说她要结婚就哭穷,最后,小蔓忍不住说要给他们寄一点钱回去,谁知她后妈却说:“你跟着他,哪会有钱,你去卖身不成?”听了这话,小蔓哭了,我也气愤不已。之后,我俩谁都没再提回家拿身份证的事。

  接下来,我辞了工作,带着小蔓回老家,装修房子,举行仪式,一直到今年农历正月十一才回武汉,重新找了一份工作。

  你怎么忍心就这样离开

  到武汉后,我每天上班,小蔓则一直没有工作。因为装修、结婚,我们家不仅花光了所有的积蓄,而且欠了债,再加上我弟弟还在上学。所以,我们的生活过得很艰苦。

  那段时间,我发现小蔓变得郁郁寡欢,一有时间就上网。有一次,我陪她一起去网吧上网。无意中,我发现她正跟一个男的聊天,而且说话莫名其妙。她说:“我不在了,你还想不想那个?”那男的说:“不想,因为你不在!”我很纳闷,就问她什么意思,她有点慌乱,说那是她表哥。为了证明,她打了“表哥”两个字发过去。谁知那人回道:“表哥,谁是你表哥?”虽然我很生气,但我并没有追问,因为我答应过她不追究以前的事情。

  就在一个星期前,小蔓突然对我说,她做了一件很后悔的事。她说,她在网上遇到了她以前的男友,他说他仍爱着她,让她等十年,十年后,他一定会离婚再娶她。我生气地说:“难道你是傻瓜,他有家庭,现在你也已经结婚了,他过他的,你过你的。”末了,我觉得自己的语气太激烈了一点,又劝她,与其花十年去等一个缥缈的承诺,不如花十年时间好好经营我们之间的感情。

  显然,她并没有将我的这番话听进去。

  就在三天前,她离家出走了,至今没有音讯。我检查了一下她的东西,除了化妆品和换洗的衣物,她什么也没带。这两天,我已经找遍了所有她可能去的地方,但是,没有!

  现在,我只要闭上眼睛,她的身影就会在我眼前晃动。我不停地在网上给她留言,我发现,她的网名已经改成“爱你伤了你”。

  她的确伤了我!如今,全村的人都知道我们结婚了,我真是不知还有什么颜面去见江东父老。小蔓,我真的希望你能回来,哪怕只给我一个说法也好啊!

猜你喜欢
聚焦
本文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
图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