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性 > 正文

那只是一场我消受不起的错爱

2016-03-10 15:08:35

   像一颗河底的石子,生活的洪流将我磨得光滑而平静。关于那个烟花满天的夜晚和那个你,我也习惯在某一个闲散的午后,看云的瞬间,安详的想起。相遇就像是一场宿命,一旦遇上再也躲不掉,偶尔卸下背负的辛酸,想起你,我竟是这样的感动。

  在不该开始的地方,我们相识。那天,那个看上去有点傲慢的男人点了我和另外几个姐妹,绕过迂回的长廊走到尽头的包房,四个男人,四个女人很好的搭配,你竟连头都不抬的只顾唱歌。纤瘦的我只有尴尬地坐在一旁,这个夜晚,你是我的第一个客人。你一直在唱,似乎麦克粘到了手上,周围的人都在做古老的喝酒游戏,只有我呆坐陪着你这个怪人。
    终于,你把目光停留在我的脸上,许久许久,把另一个麦克递给了我。受宠若惊般接过它,我看到了你修长整洁的手指,心头一震,我想起了大学里的那个他。我开始一首接一首的唱,想拼命的忘记什么。直到你从我的手中把麦克强行夺走,因为那时失控的我早已泪流满面。你问了我的名字,虽然你知道那是假的,你还问了我的年龄,这是真的,也是惟一不用隐瞒的事实。然后,你笑了,说我是你遇见最特别的一个女孩。
  奇怪,在这种场所里哪里还有女孩,你却用了这样让我感觉嘲讽的称谓。也许曾经的我还算是,此刻的我已不再干净。陪笑,喝酒,嬉闹,与客人出台,这就是我的职业,一个为了赚钱不惜出卖自己的风尘女子。夜在继续,夜晚的故事千篇一律的上演。你的同伴早已喝得失态,只有我们两个人谈着淡而无味的话题。曲终人散,他们各自搂着女人走出包房,你却把一张名片塞给我,独自驾车而去。
  接过的名片还带着你的温度,连同两张浅红色的钞票,我的心莫名的疼了一下。在这寒冷的夜,孤独的我像被世界遗弃的垃圾,躲在暗淡的角落,而这一切,都源自父亲的一场病。在另一个城市的他如今只有用药物维持最后的日子,身为他惟一的女儿我别无选择,用这昂贵的代价来尽孝道。曾经的我,也是他们的骄傲,短暂的大学生涯我从没让他们失望过,当然也包括他,那个第一次令我心动的大男孩。
  有一种痛在心底蔓延。想起他,所有的愧疚遗憾仿佛把我吞噬。那时,与他牵手走在校园,迎面的羡慕与嫉妒眼神让我感觉自己是如此幸运,幸福的光环似乎只为我闪耀。来不及从他的吉他声中醒来,一封父亲病重的电报粉碎了我所有的梦想。那时的我还天真的认为自己可以应付一切,可每天晚出的行踪终于还是被校方发现,百口莫辩,当时的我还只是个陪酒女郎,还没有放弃最后的底线,面对他的质问我感觉自己是这样的脏。即便说出真相又如何?
  分手,休学,那年,我面对了人生一次又一次的打击。几年过去,我已习惯自己选择的生活,自甘堕落,贪图安逸,随波逐流……青春的颜色一点点淡去,连梦都没有了,我像是一枝离茎的花朵,随时等待枯萎。你只是我众多客人的一个,想到这里,心情变得更加黯然。谁会在意我呢?谁又能真的为我动感情?一个为人不耻的职业,一个丧失灵魂的行尸走肉。
  生活中的巧遇。看到我你显得很惊讶,我也呆住了,那么多的客人,从没有在白天遇到,你是惟一的一个,白日里的你,英气俊朗,很有男人味,没有了那天的冷漠颓废。我不禁退后一步,想在你回忆起我的那一刻,至少给你一个转身离去的时间。你却疾步上前,不由分说地拽着我到一旁的咖啡屋。“为什么留在那里,不找个适合你自己的职业?”平静的面对你的追问,我才明白,想做救世主吗?“不为什么,维持生活而已。”你的热情让我本能的戒备。
  “如果你想离开那里,我可以帮助你。”“谢了。”不想与你有太多纠缠,我转身离去。没了逛街的兴致,我的心里一直回荡着你说的那句话,重新开始,我早已失去了资本。习惯了的生活我已懒得更改。怎么过都是一生,何况我的生活被涂抹的颜色是如何都洗涤不掉的。我的心情灰败到极致。
  开工之前的我,还想着你说的话,像是摆脱不了的魔咒。坐在那个你曾经来过的包房,看着另一伙人在这里狂欢,烦躁一点点堆积。一个年龄最小的姐妹被他们灌得东躲西藏,我恨恨的起身把她搀扶出去,全然不顾那些人的吼叫,第一次被退台,却是因别人所累。早早跑出来,我想回到那个清静的小屋,梳理一天的烦乱。你的车灯晃痛了我的眼睛,满车子的烟味证明你等了许久,一个风尘女子值得你这般煞费苦心?“离开这里,让我安排你的人生。”是承诺吗?你热切的目光让我迷茫,终于点了点头,你如释重负般笑了。
  搬家,选修课程,一个体面的工作,你的关心体贴渗透着深情,这一切只为我准备吗?我怀疑。“让我如何报答你?”你笑了,“我们并不陌生,只是你离开我太久了。”我有些糊涂了。来不及思考太多,我已迫不及待投入新的生活,我想改变,真的改变,惟恐这一切是个梦,像烟花般散去。那个阳光灿烂的午后,你带着我郑重地见了你的父母,他们惊讶的眼神让我惶恐不安,以为曾经的过去被他们看穿。你开心的笑,更让我迷惑,心中填满了问号。
  再难的问题都会有答案。你的卧室里那张和我几乎一模一样的照片让我从梦中惊醒。那是个笑靥如花的女子。“他的前女友,死于一场车祸。”你母亲的声音,夹着深深的遗憾。原来如此,我只是一个感情的替代品,不然,你怎会注意我这样的女人。心里的痛一点点蔓延,你母亲的目光始终都停留在我的身上,我心虚得无处躲藏。适时出现的你及时为我解围,你可知我的心已跌至冰点。
  送我回来的路上,你不停的解释,紧张的神情让我心动。只有用情至深的人才忘不掉过去,至少你的深情我能读懂。“好了,没事了,专心开车吧。”你听话地照做了一切。那段路程真长啊,细细的回味我们相识的过程,真像是一场梦。车停了,我都没有觉察,你把我拥在怀中,像是怕人夺走一般。那一夜,你睡得那样的沉,脸上还带着浅浅的笑容,我只有用这一方式报答你,我惧怕天明。
  你是那样的宠我,似乎要把世间所有的幸福收集给我。记得那个新年将至的夜晚,在我们就餐的那家酒店,你拥着我走到窗前一起看烟花表演。灰暗的夜空中绽放出绚烂的烟花,一朵接一朵,繁花似锦,绚烂到了极致……你搂着我,轻声说道:我要你陪着我一辈子,看一场又一场的烟花,直到白发苍苍。我的泪水流了下来,我知道这是你的真心话。只怕有一天会辜负你这番深情。
  我就像个赝品,难以禁得起时间的雕琢。终于,我的身世被你的父母知晓,背负着巨大开销的你疲倦的面庞怎能不让他们怀疑,父亲昂贵的医疗费都是你在承担。你不在的时候,他们找到了我,希望我放了他们的儿子,你可知我的选择有多么艰难。因为这时的我已完全爱上了你,让我离开你不如结束我的生命。我对他们说除非有一天你说放弃我,我才会离开,否则,我会一直留在你身边。
  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你,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瘦削得几乎让我认不出来,拥抱我的手显得那样无力。终究是缘浅,你提出了分手,我知道,幸福是我消受不起的奢侈品。是谁写过这样的诗句: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烟花如此,爱情也如此,乐到极致竟是悲。
  命中注定我无法脱胎换骨,我只有再次走入过去的生活。我的心已死,我终究辜负了你的努力。我是这个城市里被遗忘的角落,昙花一现的你也只是瞬间照亮了我的生活,谁能为自己改写人生,寄望来世吧,不要让我活得如此沉重。
  思念如额上的皱纹,越陷越深,离开你等于离开幸福。只想轻轻的问一句:你还好吗?我的爱人。还记得那个烟花满天的夜晚,那个令人心动却无法实现的承诺吗?“我要你陪着我一辈子,看一场又一场的烟花,直到白发苍苍。”我想告诉你:“我愿意。”这是我发自心底最纯净的声音。
  今日主持丽颖:
  爱的世界成就的是有情人,但世俗的偏见往往阻断两颗相爱的心。缘深缘浅不能定义爱情,那只是伤心的托词。改变不了的现实,才是左右爱情的真正罪魁祸首。
猜你喜欢
聚焦
本文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
图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