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郑佩佩到刘亦菲,“打女”靓绝大银幕的那些

从选角、定档、首映再到全球撤档,《花木兰》的一举一动始终牵动着国内观众们的心。

这不单单是因为故事本体来源于中国,某种程度上,迪士尼的这版《花木兰》也代表了中国文化的一个侧面。可以看到,除了主演刘亦菲之外,甄子丹、李连杰都是当下享誉国际的中国功夫代言人。

而刘亦菲,作为花木兰的扮演者,从曝光的种种物料来看,其打戏也是影片最大看点之一。事实上,此前刘亦菲还登上了美国的专业武术杂志封面,成为该杂志自2018年创刊以来的唯一女演员,该杂志一贯的大咖是李连杰、甄子丹及成龙、李小龙等功夫巨星,以至于坊间热议,刘亦菲有成为新一代女打星的潜力。

且不论是否担得上“打星”称号,在国内这一批年轻女演员中,刘亦菲的打戏确实算得上可圈可点。早在2008年,她就和成龙、李连杰在《功夫之王》中有过合作,饰演的是武艺高强的复仇孤女“金燕子”。

熟悉国内武侠片的应该都知道,金燕子是我国电影史上第一位女扮男装的女侠形象,出自1966年胡金铨导演的电影《大醉侠》。巧的是,在《花木兰》预告中有过短暂露面的郑佩佩,就是当年“金燕子”的扮演者。


可以说,正是郑佩佩引领了“打女”的浪潮,并且随着邵氏武侠片的蓬勃发展,以及此后功夫片、动作片的兴盛,出现了一批靓绝大银幕的“打女”,如惠英红、上官灵凤、徐枫、胡慧中、李赛凤、杨紫琼等。此外,如梅艳芳、林青霞、章子怡等,也都留下过经典的“打女”角色。

这些女演员们,大多有深厚的舞蹈功底,演起打戏来行云流水,即便毫无基础的,那会儿也都是真真切切拜了师傅学了武,不怕吃苦,生猛如男儿,因此,成就了一段影史佳话。

不过,在当下的影视圈,再提“打女”似乎显得不那么合时宜,毕竟随着武侠片的没落、功夫片的收窄,真正能担得起“打女”称号的,屈指可数。而观众们也看惯了女演员们千篇一律网红锥子脸的十级美颜,似乎遗忘了我们曾有过那么多的飒爽英姿。

邵氏武侠片兴起 第一代打女出场

时间拉回到上世纪六十年代,那时候的香港,风起云涌,各方势力交汇,无形中也成了很多人的“避难港”。

1961年,15岁的郑佩佩经历了家庭巨变:身为墨水厂老板的父亲因为成分不好被打压,母亲只能带着她们姐弟几个来到香港投奔舅舅。

长姐如母,郑佩佩需要一份工作来减轻家里负担。彼时,邵氏电影公司旗下的南国实验剧团正在招收学员,不会说粤语的郑佩佩,抓住了这个机会,成为第二期学员。

1963年,从剧团毕业,她顺势加入了邵氏电影公司,第一部电影是《宝莲灯》,她在里面女扮男装,反串出演了刘彦昌一角,这也为日后她的银幕生涯埋下了伏笔。


那时候的邵氏电影,已经凭借着李翰祥导演的黄梅调影片声名鹊起,不过,老板邵逸夫并不满足。他想要涉足武侠片领域,只是那会儿市场上的武打片都还是以粤剧为师的老一套,他并不喜欢。同样蠢蠢欲动的,还有他旗下的一批导演人才和学武之人。

1966年,还在邵氏的胡金铨计划筹拍《大醉侠》,因为对郑佩佩的男装扮相印象深刻,找到了郑佩佩。学过舞蹈的她,虽然在此之前没有演过打戏,但胜在基础好,悟性高,也不怕痛,经过一番苦练,呈现的打戏效果让人刮目相看,最终将女侠“金燕子”的形象刻画得入木三分。

这部电影后来被称为新派武侠片的开山之作。1967年,同样是邵氏旗下的张彻导演了《独臂刀》,成为香港第一部票房破百万的电影,至此,由胡金铨和张彻而起,引领了一个新武侠片时代的到来。

在一派男人的阳刚侠气中,郑佩佩成为其中当之无愧的女侠。在出演完《毒龙潭》之后,她被当时的香港和台湾报界选为“武侠影后”。媒体也用“打女”来形容女打星。而她的“打女”形象也随着一部部作品深入人心。

后来在采访中回忆那段年轻的时光,郑佩佩称“那时走在弥敦道,街上的小混混们都不敢近身,因为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会武功。”


不过,在大银幕上恣意江湖的女侠,其实向往的还是相夫教子的世俗生活。1971年,郑佩佩来香港十年之后,她决定随从丈夫远赴美国生活,一去就是二十年。

当然,侠女的故事还在继续。就在郑佩佩宣布息影的同一年,香港上映了一部武侠片,名字就叫《侠女》,导演是郑佩佩的恩师胡金铨。这部电影为女主扮演者徐枫赢得了“冷艳侠女”的美誉,将她的事业推向了高峰,也成为新一代“打女”的代表。

其实,在当年拍完《大醉侠》之后,胡金铨就离开了邵氏,转入联邦影业公司旗下,拍摄了影片《龙门客栈》。那时女主原定还是由他一手提拔的郑佩佩,但碍于其和邵氏的合约未到期,胡金铨就找了上官灵凤来替代,而徐枫在那会儿则以配角的身份出演。


在那个武侠片兴盛的年代,只要肯学肯练,不怕流血流汗,不管主角、配角,女演员们走“打女”路线不仅是条捷径,也颇得人心,尤其是在郑佩佩息影之后,以上官灵凤、徐枫等人为代表就活跃在大银幕上。

不过,后来真正称得上邵氏当家打女的,是比她们都要小上十几岁的惠英红。

郑佩佩刚入行拍摄《宝莲灯》时,惠英红只有3岁,因为家道中落被迫和妈妈一起在湾仔卖口香糖为生,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她14岁。那一年,在夜总会当舞蹈艺员的她,经午马推荐,介绍给了导演张彻,签约邵氏,月薪只有五百,不到她跳舞收入的一半,但她觉得当明星更有前途。

从小吃苦熬过来的人,就更懂得珍惜机会。1979年,刘家良在筹备电影《烂头何》,原定的女主角们一个个因为受不了打戏的苦临阵脱逃,刘家良想到了惠英红,于是找她救场。


那时候,她已经出演过《射雕英雄传》《南少林北少林》等电影,虽不是主角,却也混了脸熟。最重要的是,她既能忍,也会打。在刘家良的悉心指导下,她的武艺更是精进。

1981年,刘家良力排众议,坚持让惠英红出演电影《长辈》,结果正是凭借这部影片,惠英红拿到了次年举办的第一届香港电影金像奖影后,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打女”影后。此后,惠英红不仅月薪涨到了一万,片约更是不断,享受了几年的银幕“风光”生活。

可以说,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中后期到八十年代,在武侠片最为兴盛的年代,以郑佩佩、惠英红为首的一批女演员在那个风起云涌的男人江湖世界,留下了让人难忘的银幕形象。

动作片发展 杨紫琼领衔新一代打女

当然,世间万物敌不过时间之手。

1993年,香港上映了一部电影《唐伯虎点秋香》,周星驰的无厘头喜剧再次赢得了市场和观众,获得了当年的票房冠军。

用今天的话来说,这部电影除了官方CP吸粉之外,还有一个角色顺利出圈,那就是和周星驰演着演着就插播了个硬广的华夫人,她的扮演者正是当年的“武侠影后”郑佩佩。

虽说这部影片在我们看来是经典,但在当时,郑佩佩可没少“挨骂”,如胡金铨、张彻等她的师父、师伯们都认为这部电影毁了他们心目中的侠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