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翔案资产甄别已进入尾声!应莹:几十亿资产

徐翔妻子应莹在微博再度发声,“这两年,徐翔案的资产甄别和离婚案牵扯了我大量的精力。”
 
应莹表示,“令人欣慰的是,现在总算看到了一线曙光,青岛中院承办法官明确罚金仅针对徐翔本人,也确认我和徐翔父母有合法资产的所有权,会依法分割后返还给我,那些受服权冻结影响苦苦挣扎的上市公司,也迎来解困的希望--不管公司股权如何划分或者分割,不管是归属于我或者其他处置方式,在进入执行阶段后,公司都将翻开新的一页。”
应莹称,初步测算归属其个人有几十亿的家庭合法资产,“如果给我现金,那是最好,但如果大恒科技和宁波中百的股权划归我,我也有自信能保持上市公司的稳定发展,并做好管理层的股权激励。”
 
以下为原文:
 
让我们一起见证“尾声”有多长
 
这两年,徐翔案的资产甄别和离婚案牵扯了我大量的精力,也让我切身感受到中国法治的不完善,中国法治建设不光要严格制定法律,还要高素质的执法队伍和有效的执法效率,才能让法治精神得以影显。
 
5月20日,我和律师一行三人,受青岛中院徐翔案承办法官邀请,去到青岛双方进行当面交流。具体过程我就不一一表述了。
 
当承办法官亲口告知我资产甄別已“进入尾声”时,我真是悲喜交加。涉案资产本应在徐翔案判决前就甄别清楚,合法资产予以退还,这是法律有明确规定的,但因青岛中院“不懈努力”甄別三年,导致被冻结合法资产严重缩水,到现在才告诉我“进入尾声”。
 
青岛中院在资产甄别中持续三年的司法不作为,不光只影响到我个人利益,也影响到众多上市公司和股民的利益,但是多年以来一直就没人去管。
 
因青岛中院的不作为,导致查封冻结的徐翔家族合法资产无法进行有效分割,其中股权资产已严重缩水;因为青岛中院的不作为,本应快速厘清但遥遥无期的股权查封,已经影响到大恒科技、宁波中百等上市公司的再融资,不光影响到公司的发展前景,也影响了数万员工和数十万投资的利益;因为青岛中院的不作为,导致一些案外人的关联账户迟迟得不到题别解封,给他们带来了无限的困扰。
 
令人欣慰的是,现在总算看到了一线曙光,青岛中院承办法官明确罚金仅针对徐翔本人,也确认我和徐翔父母有合法资产的所有权,会依法分割后返还给我,那些受服权冻结影响苦苦挣扎的上市公司,也迎来解困的希望--不管公司股权如何划分或者分割,不管是归属于我或者其他处置方式,在进入执行阶段后,公司都将翻开新的一页。
 
我初步测算,归属我个人有几十亿的家庭合法资产,如果给我现金,那是最好,但如果大恒科技和宁波中百的股权划归我,我也有自信能保持上市公司的稳定发展,并做好管理层的股权激励。
 
有朋友很乐观,说,甄别案进入尾声,意味着大概一个月就可以进入到执行阶段。也有朋友跟我说,那可能是青岛中院的托词,甄别三年才进入尾声,有可能“尾声”还有三年,我觉得青岛中院应该不会是三年一小步的折腾法吧?
 
所以,我今天在此公开一下过程,也感谢大家支持,最后我有三个想法:
 
第一、我是不是应该礼貌性地感谢一下青岛中院?
 
第二、希望大家和我一起见证,青岛中院的那个尾声有多长?
 
第三、无论是拍卖还是分割两家上市公司的股权,我希望能本着对广大投资人负责的态度维护好上市公司的长远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