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放开生育限制,你还是愿意养宠物?

2月20日,国家卫健委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第9839号《关于解决东北地区人口减少问题的建议》答复(以下简称“答复”),引起社会关注。对此,国家卫健委回应称,东北地区人口长期减少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不是简单放开生育政策就能解决的。对“恳请国家全面放开东北地区生育政策限制”的观点,需做全面深入的研究论证。关于互联网上“东北地区将试点放开生育限制”“生育政策将全面放开”等推测,国家卫健委表示,不是答复的本意。
为什么简单放开生育政策不能解决问题?核心在民众生育欲望,而非政策供给
 
之前写过文章,从耐用消费品的视角来看待生育行为。
 
高度世界排名前100位的已建成摩天大楼,分布在10个国家或地区。这10个国家和地区的粗出生率水平全部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建设的摩天大楼越多,反映在一定条件下,政府的非均衡发展模式越显著,经济集聚越加速。经济集聚过程中,带来经济因素和社会环境的激烈变化,就会在改变民众的生育观念。
 
孩子虽不像市场商品那样有明确的市场价格,但却可以有“影子价格”,来表现家庭抚养孩子的“机会成本”。而民众的生育行为,又是一种外部性很强的行为,面临着公共资源的竞争和获得“市场收益”的多少。这就导致在不同阶段,将生育视作是购买“耐用生产品”、“耐用消费品”还是“奢侈消费品”。
 
如果把孩子视作“耐用消费品”,那么与购买汽车一样,生娃也需要支付相应的“购置费用”(夫妻结婚)、“保养费用”(居住养育)。而更值得关注的是,生娃后的“保养费用”是在不断上行的。
 
若是将孩子视作“耐用消费品”而非“耐用生产品”,那么“全面放开生育限制”的单个政策,只是在政策上做“松动”,表明积极态度。但解决问题的核心,是要抬升民众的生育欲望,这就需要综合政策体系来支持,尤其要防止“大城市病”,降低居住、教育、医疗等成本,至少不能让生娃变成购买“奢侈消费品”。
 
宠物或在不断承担“耐用消费品”的职能
 
当经济发展程度到了一定阶段,例如发达的市场经济社会,往往是通过非均衡发展模式,通过将资源向城市倾斜,带动经济的增长。伴随着经济实力增加,例如建立了社会保障和保险制度,为了赡养老人而生育许多孩子的好处减少,这促进了生育率的下降。
 
因此,通过抚养孩子抢占公共资源的目的会逐步淡化,而转变成希望从孩子身上获得精神收益或心理满足。尽管把孩子看作耐用消费品与其他耐用消费品(如汽车、空调),在心理收益或效用上是有差别的,但都是满足消费者的心理。
 
能够达到精神收益或心理满足同等效用的,还有宠物。2020年,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极大改变了民众的工作、生活方式以及消费模式,线上购物得到了迅猛发展。根据线上购物的数据,从2020年3月份开始,线上购买宠物食品和用品爆发式的增长,这表明民众在社交被“暂停”后,居家工作生活,需要精神上的陪伴。与之相印证的是,成人用品、情趣商品也呈现出高速增长的态势。而避孕物品的同步增长,也表明对于生育的保守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