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之后,金银潭医院的昼与夜

进行血浆置换时,重症病区的护士张春艳在病人身边守了三个多小时。

病床上的年轻人29岁,早些时候,他曾告诉张春艳,老婆怀孕了,他快要做爸爸了。但如今这位年轻的“准爸爸”病情正在恶化。

张春艳站在一旁,看40袋50毫升的血浆随着导管,一点一点流入病人体内,医护人员们希望通过这种血液净化治疗,为他争取更多的时间。

在金银潭医院,这样的治疗和抢救每天都在进行。作为武汉市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医疗救治定点医院和第一批定点收治新冠肺炎病人的医院,金银潭医院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国家新冠肺炎的治疗走向。坊间流传:世界看中国,中国看湖北,湖北看武汉,武汉看金银潭。

 

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截至2月10日,金银潭医院收治的新冠肺炎患者累计1500余例,出院患者超500人;截至2月15日,该院累计治愈出院率已超过43%。

从第一例患者入院,金银潭医院已超负荷运转近两个月。医生、护士、病人、志愿者,都在为新冠病毒不眠不休,昼夜奋争。绝望和希望、晦暗和明朗、苦涩和感动,也交织纵横,罩住整座江城。

“封城”当日,年轻护士写好“遗书”

1月23日,武汉“封城”的那天,林真真给自己写好了“遗书”。

她今年26岁,毕业后就来到金银潭医院从事护士工作,如今已经是第四个年头。

这天,和林真真同科室的一位护士感染了新冠肺炎,同一天,医院的一位重症监护室主任和一位医生也被病毒袭击。林真真发觉同事们的情绪显得低落。科室里,有人写了遗书。她也写了,把银行卡密码和房子的购买合同放在一起,给了姐姐。“没敢直接告诉爸妈,怕他们受不住。”

金银潭医院官网显示,全院拥有卫生专业技术人员685人。作为武汉市专门处理公共卫生事件的传染病医院,疫情暴发后,金银潭医院是最先收治新冠肺炎病人的定点医院,后期,其他医院开放、方舱医院建成后,依然有危重症患者陆续转到金银潭医院。

以前,林真真所在的科室工作量大,经常忙到“想家想妈妈还想哭”,但对比起如今的工作,突然觉得“以前的累不值一提”。

金银潭医院的多位医护人员回忆,1月下旬,火神山、雷神山医院还未建成,国内医疗队还未大量到达,医院处在大量接收病人特别是确诊重症病人的阶段,也是最混乱无序的一段时间。

“一开始所有的肺炎病人收在一起,没有按照隔离要求,就是一个病房都收满,轻重症的都收在一起,没有分开。”

同一时间,开始有病人的情况发生恶化。“(吸氧量)四五升都不行了,有的要四十、五十升,甚至上呼吸机。有的在病房里没办法(呼吸),后来转到ICU插管。”一位在金银潭医院工作多年的护士回忆,自收治新冠肺炎患者以来,她观察到这些病人吸的氧气都是4升5升以上的,这属于非常高的吸氧量。作为一线医护人员,此前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

随着疫情扩散,入院患者越来越多,金银潭部分病房临时改成重症监护室。1月17日起,同济医院团队留守金银潭医院南楼7层重症医学科;武汉人民医院和协和医院分别负责改造6层、5层为ICU。

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余追曾对媒体介绍,从1月19日开始,6层病区一边收治危重病患、一边完成改造,“ICU病房对设备要求是很专业的,改建初期很多配套跟不上,没有监护仪、呼吸机、输液泵等,加上团队临时拼凑,一开始很多工作难度非常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