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营成本高、线上走不通 疫情过后体育培训路在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由二级降低到三级,北京体育培训也被允许从下周开始在室内教授。至此,全国绝大多数城市也迎来后疫情时期体育培训的新阶段。不过,遭受疫情打击的体育培训眼下呈现出与以往不同的新问题。

新冠肺炎疫情来袭,所有行业都受到冲击,体育培训行业成了“重灾区”,疫情防控形势严峻,北京体育培训场所仅开门一周便又一次上锁。

位于北京二环内东四地铁站旁的一家击剑俱乐部负责人表示,得到北京体育部门允许开放的通知后第一时间在学员群、剑种群发了复课通知。这是他今年第二次发俱乐部复课通知,击剑既是室内项目,又是面对面交手项目,为了学员健康,他和俱乐部教练们严格执行相关部门的疫情防控要求,不敢有丝毫大意。

就疫情导致的损失,对于他而言并没伤筋动骨,“学费都是去年年底缴的,或续费的,要说有影响那就是今年上半年的招生全部废了,毕竟没有来体验的孩子了,但我们剑馆本来规模不大,而且挂靠灯市口小学,所以学员来源基本固定。”他强调,那些完全靠商业运作公司化操作的大型击剑俱乐部确实影响大,“首先招生压力大,需要每年补充大量新学员;其次,教练团队人数多,开支大;再者场馆租金天文数字。”

按照他的说法,疫情下微观层面真正受影响的是俱乐部内的教练,“除了规定的课时费用没有外,私教课是教练们的另外一个收入来源,每个学员的私教课费用我们只收一点场地费,大多数都是归教练,每天差不多2个-3个孩子就是400元-600元收入,所以我知道有些俱乐部教练就辞职去江浙了,因为北京在疾控方面严格,南方疫情相对好一些,当地复工复产措施灵活,很多俱乐部需要补充教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