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K、密室、抓娃娃、剧本杀……都凉了

疫情影响下,线下娱乐场所关停,眼下迫切的房租、人力成本带来了现金流压力,这些中小企业是否能活下去成了一个普遍问题。除了被现金流压垮之外,线下娱乐还要遭受时间更漫长的影响,比如行业人才流失,以及对行业信心的重振。


刚刚过去的2月15日,密室逃脱店老板老刘和很多老板一样,结完了上个月最后一笔工资,然后裁掉了在家待业的员工。

“不知道疫情什么时候能结束,实在养不起了,该遣散的都遣散了。下一步还在观望,如果疫情一两个月内还不结束,3家门店可能也得关掉。”他告诉燃财经。

贾幼斌在河北经营着一家KTV 。春节前,他把2019年一部分利润拿出来发了工资和年终奖,扩招了员工,又提前囤了一大批水果、零食和酒水打算迎接春节旺季。2月14日,他给员工发了一个半月的工资,只留下了他和另外两个主管。

决定裁员前,已经有一部分员工提前离职。疫情刚开始时,他在微信群里承诺了坚决不裁员。“我也知道他们现在出去不好找工作,他们怨我也没办法,实在撑不下去了。”裁员前,贾幼斌算了算账上的钱,连下个月的工资都不够。他承认自己低估了疫情的后续影响。

李梁是一家连锁网咖的店长,他所加盟的网咖品牌在全国有400多家线下店。据他了解,进入2月中旬,全国的其他店铺也在相继裁员。“很多老板都在裁员,只是大家不敢说,新一波的裁员潮已经悄悄开始。你也不能怪他们,自己都没钱活下去了,你让他怎么顾及其他人?”

近几年,随着线下娱乐消费的繁荣,兴起了不少新业态,比如夹机占(抓娃娃机)、狼人杀、网咖、剧本杀、密室逃脱等等,其中大部分业态在国内刚发展没几年,尚未诞生大的公司和品牌,行业里以中小企业居多。疫情影响下,线下娱乐场所关停,眼下迫切的房租、人力成本带来了现金流压力,这些中小企业是否能活下去成了一个普遍问题。

潮玩品牌奥石主理人王裕坤告诉燃财经,受影响的不仅仅是中小企业,还有很多自由工作者。例如演唱会、展会、电竞比赛等被迫取消或延期后,独立玩具设计师们也无法通过玩具展来推出自己的新作品。

线下收入为主要收入来源的文化娱乐类公司,在疫情影响下成为了第一块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危机从单个公司开始波及整个产业链上下游。除了被现金流压垮之外,线下娱乐还要遭受时间更漫长的影响,比如行业人才流失,以及对行业信心的重振。

有的人在窃喜,有的人在自救。灾难中,很多人没有放弃寻找新出路,文娱是个比较特殊的行业,线下遇冷,线上娱乐却借此迎来转机。但是,相比餐饮、旅游这些刚需行业,非刚需的文创行业恢复起来也会更加滞后。可以说,这场疫情的长期影响将会逐渐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