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记忆列入非遗 小时候我们拿着它 看着比着就

以勺子为“笔”,以糖稀为“墨”。一副担子在身,落地即可营生,信手即可成艺。这是糖画,是印象中的流动小摊,是难忘的儿时记忆,更是最甜“中国味”!
 
  一口锅、一勺糖、一块板百变糖画“艺”味深长
 
  小时候,最喜欢跟小伙伴成群结队去老街玩儿,虽路上坑洼不平,但“小玩意儿”很多。熙熙攘攘的人群,此起彼伏的“叫卖声”,很是热闹。
 
  而最吸引“熊孩子”的,当属那麦芽糖的香气。印象中,老街的尽头,有一个看似不起眼却整日热闹非凡的小摊。一张长方形的桌子、一块大理石板、一大盒糖浆、一口锅、一个勺,旁边还有个竹筐,放着十二生肖的大转盘和小木棍,而主角就是手腕轻抖几下就能创作出一个个作品的糖画艺人。
 
  “我要小狗。”
 
  “我要龙,爷爷,给我画个龙吧。”
 
  小摊前,几个灵活的小身躯钻进围观的人群中,露出个小脑袋,嗷嗷着、欢呼着!
 
  怎么让孩子告别“选择困难症”?只见爷爷拿出小转盘,让它来“安抚”孩子们的躁动。
 
  而令人没想到的是,儿时记忆里的小转盘“转”到了2020年!
 
  “同学,你转到了马,那就给你画个小马吧?”
 
  被孩子们“围观”的便是刘氏糖画第五代传承人刘胜利,只见他舀出一勺糖浆,手腕轻抖,一缕缕清澈透明的糖丝飘过画板,急速移动,丝丝缕缕,似断非断,一匹可爱传神的小马便跃然板上。一气呵成之后,取出竹签用铲子一压一铲,那小马便跃到眼前,在阳光下晶莹剔透。
 
  以勺子为“笔”,以糖稀为“墨”。糖画艺术如今被书写在“非物质文化遗产”里,抬眼望向那朴实淳厚、以画为乐的艺人,满脸的笑容好似经时间熬制的浓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