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财报里的伏笔:下一个十年,迈入混合智能

周期,是人类社会最朴素的内核规律之一。直至18世纪中叶亚当·斯密以《国富论》开启古典经济学以降,人们愈渐掌握现代经济学理论工具用以解构这个世界,这一过程里,社会经济领域“长中短波”式的峰谷变幻,不断强化人类对于经济周期的敬畏与宿命感。
这种宿命感,换做当代人最为熟识的经济现象便是:第一至第三次产业革命。
 
每一次波澜壮阔的产业革命,既是前一个时代的挽歌,又是下一个时代的史诗,是人类在某个特定时期对周期所能进行的最极限的反抗。所谓人以及人类社会的“宿命与反抗”,即是如此。
 
其中不言自明的是,即便全球的经济学家分处于不同学派,至少在这个问题上可以达成十足的共识:反抗周期、启动全球经济新引擎,唯一密钥只能是技术创新。
 
立足辛丑牛年元月、挥别庚子鼠年之际,已知的是,此刻仍处于上一轮以“电子计算机—移动互联网”技术为基石的创新康波周期的末端,我们仍正在为开创新一个60年的产业革命新周期不断求索。
 
新周期未至却将至,我们可以从公开市场中窥探到它的蛛丝马迹。一个最直接的信号,来自于汽车、医疗、通讯、教育、金融等等社会经济垂直领域的集体共振,而引发共振的引擎则为以人工智能(AI)、基因读写等为基石的混合智能技术。
 
观摩这一共振现象,一家为此寂寞铺陈十余载方于最近一个时期“再起舞”的中国公司是一个重要的窗口——它是百度(NASDAQ:BIDU)。藉其财报日之际,我们试图为此抛砖引玉。
 
01
 
人类社会正在迈入混合智能时代
 
2020年是新冠阴霾笼罩的一年。但疫情也意外地让我们看到了科技加速的迹象,被讨论很多年的“科技大停滞”出现破冰迹象。
 
十年前出版《大停滞》一书的乔治梅森大学经济学教授泰勒·科文(Tyler Cowen)日前更新了他的观点:他在博客上转发了生物医药科技公司 Palantir 软件负责人Nabeel Qureshi的推文,依据如下图所示的疫苗、AI以及新能源等领域的显著变化,做出了“科技大停滞可能要结束了”的判断。
 
 
图1:科技大停滞因因融合式创新出现破冰迹象。来源:泰勒·科文博客
 
因循这些融合式创新的蛛丝马迹,我们可以洞见,信息时代正渐行渐远,而接过接力棒的最大可能将是混合智能时代:任何物件、信息、场景,如果能被“AI+”,则可以用电脑来计算和存储,然后用算力加速,最终实现万物的智能互联与深度融合创新。
 
在数字经济时代,AI扮演的角色显然是算力加速的基础设施,这个已经被探讨的很多了。但更为值得引起重视的是,AI不仅仅是单点技术的突破,由于其开源的广连接属性,可通过赋能和正反馈,最终完成数字时代最后的升级,并因此赋予深度学习能力全面开启智能经济时代。
 
从科技大势上看,我们的确正在踏入一个混合智能时代。对此,观察家们可以轻易列出两条明晰的技术融合路线:
 
◆算力的提升推动了AI深度学习的高速发展深度学习的发展又被融合到了生物科技、自动驾驶还有协作机器人技术;
 
◆电池蓄能的提升和成本降低推动了电动车的发展电动车的发展又推动了自动驾驶的需求,从而进一步促进了对算力和 AI 深度学习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