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造芯三十年:这是偏执狂的胜利,也是控制

芯片,国之命脉。
这一枚小小的金属,竟卡住了我国无数尖端行业的咽喉,成了科技巨头们的阿喀琉斯之踵。
 
2021年,36氪重磅推出《芯征程》系列产业观察。本系列将对半导体产业上下游进行一次全方位的深度研究,包括不断突破摩尔定律极限的制造巨头、设备供应商、材料供应商、以及芯片设计企业。希望我们的内容能够为饱受“缺芯”困扰的中国产业界提供一些借鉴与参考。
 
这是36氪《芯征程》系列的第一篇,Enjoy。
 
从2010年拿出首款自研手机芯片A4开始,围绕着苹果芯片实力的争议始终未曾间断。
 
事实上,在过去30年间,苹果已经通过一系列的自研、并购,甚至是打压、挖角、“威逼利诱”,打造出一个极其强大的芯片帝国。
 
他们中,既有名声大噪的传奇工程师,又有重金挖来的竞品同行,还有一众低调、神秘、却手握几十项半导体顶尖专利的隐藏大神——比如陈宗健,这位1984年的高考状元,现任苹果公司副总裁,也是苹果总部少见的华人高管。
 
而串联起他们的,则是半导体产业80年代的教父级人物、低功耗处理器领域的产业泰斗——Daniel Dobberpuhl。他所带领的团队创下了非上市芯片公司被收购的天价记录——20.4亿美元。这一纪录已经保持了20年,至今未有人超越。
 
而苹果芯片的操盘手,则是那个硅谷职位最高的以色列人,Johny Srouji。这位16岁就失去父亲的基督徒温和、低调,却对芯片工程团队有着近乎“变态”的严苛标准,并通过一系列研发控制与项目并购,得到了库克的绝对信任。
 
这样的传奇人物,在苹果芯片部门还有很多很多。他们就像电影《教父》中的柯里昂家族一样,低调、神秘、沉着而隐忍;即便在老首领去世后也未曾失去方向,坚定不移地践行着乔布斯当年的路线,最终,建立起一个庞大的芯片帝国。
 
跟所有伟大的故事一样,苹果芯片帝国的成功,始于一次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