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债十几万,这些年轻人正在创业路上死磕

宋欣手头的房子大多位于北京东城区,集中在南锣鼓巷、北新桥、鼓楼等地,这一片的胡同有各式各样的房源,经过简单的软装设计,原本普通的住所就能变成一间民宿。
把民宿开进北京的隐秘胡同,把房客带进北京的城市肌体。在北京,胡同里开民宿的生意到底好不好做?

大学毕业不到两年,宋欣就“杀”进了民宿行业,但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手里的十几套房子,有一天会变成负担。

宋欣手头的房子大多位于北京东城区,集中在南锣鼓巷、北新桥、鼓楼等地,这一片的胡同有各式各样的房源,经过简单的软装设计,原本普通的住所就能变成一间民宿。


2020年5月17日,北京,唐彬来到育群胡同,他的大多数民宿都选址在这样的杂居院子内。在一片熟人社区,居民对住进来的游客非常警惕,常会向街道投诉,终止民宿运营。图/张博原

过去,她和男朋友也在胡同里住过一段时间,后来搬到了朝阳区,因为那里的街区更现代化。她认为,尽管胡同的生活很有趣,但始终缺乏都市生活的便捷与舒适。

让宋欣的房源变成“负担”的,是始自2020年年初的疫情。在此期间,国内旅游市场跌至冰点,据宋欣介绍,受疫情影响,Airbnb、飞猪等民宿平台在北京重新开放预订的日期一直在推延,最早也要到6月底,这促使她把大部分房子转为长租,以此及时止损。

虽然市场短期受挫,但宋欣对未来依然乐观:“民宿行业在明年估计会非常好,因为人们太久没旅游了。”


“这里就是一个迷你空间,

放点东西进去就显得很满,但还算温馨”

2017年,宋欣来到北京,在一家教育机构的新媒体部门上班。最初三个月,她几乎没休息过一天,经常加班到凌晨,住在公司提供的多人宿舍里。

“当时很崩溃,成天待在公司和宿舍,就像困在盒子里一样,每天都在跟屏幕‘说话’。”

宋欣负责撰写营销文案和策划案,经常需要一版接一版地不断修改。有一次,她把改过好几遍的方案交给主管,后者看过后,当着其他人的面直接把一沓文件摔了出去:“这是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