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材料价格上涨 零售端价格普降羽绒服市场“鸭

已经连续多年上涨的羽绒服市场,今年遇到了多年未见的行情:实体终端零售市场价格下降,上游生产端价格不断上涨。
 
  现在市场处于一种两极分化状态:供货端不确定下一批货什么时候能够上到生产线上,供货价是否会持续上调;实体零售端则对高价位产品是否铺货颇为敏感,更希望实现产品快消。
 
  羽绒服原材料价格上涨惊心动魄
 
  最先感受到价格上涨的,是“二批市场”。“现金买货”这种被行业称为十年难见的现象,在今年10月份之后就出现了,虽是极端少数个例,却也引起行业一阵躁动。
 
  10月底,在郑州做了20多年服装批发生意的尹东亮,为一单5000件服饰代加工订单而犯愁,多年合作的代工厂面对他下的单子,不敢保证什么时候能够将订单上到生产线上,何时能够交货。
 
  羽绒涨价也如过山车。浙江一家羽绒服生产企业负责人告诉河南商报记者,羽绒价格从之前的十几万元一吨,一度冲到32万元一吨,临近“双11”时价格才稍微回落,稍低于30万元一吨。
 
  相比往年,这个价格不算峰值,可今年价格的过山车让生产端感到惊心动魄。原因在于往年淡季时羽绒价格为20多万元一吨,随后逐渐上升至26万~33万元一吨。但今年淡季时期恰是疫情后,生产端几无订单,原料厂、加工厂都在为订单发愁,谁承想订单密集在10月前后,让今年羽绒价格直接从四五月份的十五六万元一吨,一举冲到30多万元一吨,没了中间的价格缓冲。
 
  羽绒服代加工成本上涨
 
  上涨的源头到底在哪里,整个产业链上谁也无法说清楚,只感到整个链条都在涨。绍兴市一纺织品企业负责人认为,是化纤厂中间的贸易商推波助澜。他给出的理由是,今年10月初,化纤价格开始以每吨几百元的趋势上涨,这种持续的涨幅也让中间的贸易商不断传递着化纤厂供货紧张的信息,但这种信息并不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