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论场丨“还是孩子”不再是“免罪牌”

 刑事犯罪最低年龄拟下调。12月2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发言人、立法规划室主任岳仲明向媒体介绍,即将举行的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将继续审议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在特定情形下,经特别程序,对法定最低刑事责任年龄作个别下调,规定:已满十二周岁不满十四周岁的人,犯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罪,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情节恶劣的,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应当负刑事责任。
 
  这意味着,在一些极端暴力犯罪中,12至14周岁未成年人或将不再是刑事“免责人群”。但是,“特定情形”“特别程序”“个别下调”是关键,彰显立法机关审慎的态度。
 
  有关调整最低刑责年龄的话题近年来热度居高不下,且充满争议。反对下调的人认为,降低刑责年龄有转移责任嫌疑,从未成年人犯罪成因来看,是家庭教育缺失、监管不到位、社会不良现象影响等综合作用,应加强管理教育预防犯罪。况且,未成年人心智发育本来就不成熟,因为个案便下调刑责年龄,难免会陷入越调越低的怪圈。
 
  主张下调的人认为,现在的孩子都早熟,发育早的孩子无论身高和力量都远高于同龄人,假如受到社会不良因素影响,加上家长不管不问,极少数未成年人易走向邪路。除了犯罪低龄化外,未成年人的犯罪手段也趋于成人化,甚至还出现了主观恶性极大、犯罪手段极其残忍的恶劣案件。
 
  比如,2019年,大连13岁的蔡某某杀死同一小区10岁女孩淇淇,并抛尸灌木丛。但因蔡某某未达到法定刑事责任年龄,警方依法不予追究刑事责任,只对其实施3年收容教养。对于这样的案件,如果不处以刑罚不仅令社会大众无法接受,同时被害人及其亲属的权益也无从保障。
 
  刑罚的目的还在于预防犯罪,保障和维护社会的健康发展。降低刑事责任年龄,有利于遏制校园霸凌等恶性事件发生。今年10月4日,江西萍乡市一女生被多名男女学生轮流掌掴、脚踹。警方对5名施暴学生处以拘留5日的处罚,但因是未成年人暂不执行。法律的束紧将促使学校、家长承担起相应责任。
 
  良法是善治之前提。未成年人恶性案件关注度高、社会影响大,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将现行刑法中承担刑事责任的最低年龄“有条件地”从14周岁下调到12周岁,回应社会关切,顺应社会期许,强化对未成年人行为的约束,体现社会公平正义,蕴含多重社会价值。
 
  对未成年人犯罪,我们更不应忽视社会、家庭、政府的监管责任。可探索设立矫正教育机构,从事罪错未成年人教育,与成年罪犯区分开来,分级管理,既保护又处置,绝不放任自流,降低再次犯罪的可能;加强对未成年人犯罪案被害人的保护尤其是未成年人隐私保护,防止“二次伤害”;细化对监护人责任的安排,要求监护人必须承担起相应责任;进一步推动法治进校园活动制度化,推动法治副校长、未成年人法治教育基地建设,让未成年人懂法、遵法。
 
  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仍处在审议阶段,已统筹考虑预防未成年人犯罪问题及相关法律衔接。既做好“罚”,又着眼“救”,宽严相济,治病救人,我们相信,经过科学的立法论证和精心打磨,无论是打击犯罪还是保护未成年人,都将沿着法治轨道继续前进。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