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公共卫生专家:清零是灭顶之灾,最佳防疫

全球新冠肺炎疫情进入第五个月份,受冲击严重的美国依然没有缓和迹象。截至美国东部时间5月21日17时,美国新冠肺炎累积确诊病例超过157万,累计死亡病例94566例。迄今为止,美国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占全球30%,并且仍以每天2万以上确诊病例的速度增长。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近日表示,失业率峰值为20%-25%的预测大致正确,美国第二季度GDP可能达到萎缩20%-30%。巨大的经济压力迫使美国各州逐步进入经济重启阶段,但缺少一套全国性的防控指引,大多数企业并不具备防疫监测能力,使人们担心疫情可能会反弹。
 
美国公共卫生界对复工普遍持谨慎态度。随着各地逐步复工,社交活动将会增加,公共卫生专家担心新增感染病例可能重新抬头。针对美国疫情最新的发展以及经济恢复工作,《中国慈善家》近日专访了哥伦比亚大学梅尔曼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哥大全球中心〡北京教授指导委员会委员唐德良。
 
5月12日,纽约市曼哈顿唐人街,一名“全副武装”的女子正在过马路。
 
新冠疫情可能有第二波
 
《中国慈善家》:您怎么看美国当前疫情发展,在最严重的纽约州目前情况如何?
 
唐德良:不能将美国作为一个整体讨论疫情,要看每一个州的具体情况。像纽约州目前的情况也不是一样的,每个一县、每一个镇都有自己的开放时间,按照联邦CDC提出来的7项标准,符合7项标准的,当地政府就可以决定他开放,如果不符合你就不应该开放。当然是这只不过是一个指南。
 
10万死亡病例是肯定的。纽约州现在死亡病例是在下降,但是并不等于没有死亡了,还没到达顶峰,肯定还有一批病例人死亡,目前的估计很不准确。不能光看死亡绝对数,要看在总人口和确诊病例中的比例,和其他几个欧洲国家比,美国死亡病人的比例并不高。
 
纽约的孤寡老人特别多,原来以为自己身体很好,突然间暴发新冠肺炎,来势凶猛,他可能开始不愿意去医院,等到想去医院的时候可能也来不及了。绝对不能排除在家中新冠病毒死亡的病例,但是另外一个方面,医院从来没有饱和过,所以病人住院医治,更多是出于保护社区的需要,防止进一步传染。
 
《中国慈善家》:美国疾控中心主任雷德菲尔德公开承认,去年9月部分流感死亡病例实际上感染的是新冠肺炎。关于新冠病毒溯源问题您怎么看?
 
唐德良:国内报道比较多的美国CDC主任说去年实际上就有新冠肺炎,我想是有人在玩弄语言。美国疾控中心主任在国会回答议员提问的时候认为,我们没有证据可以排除这种可能性,是说在一个虚拟的状态,并没说明已经观察到或者已经证实在早于武汉1月份疫情暴发之前就观察到这个现象。关于病毒的溯源,我认为比较科学的说法是,这次这个新冠病毒的暴发是首先在武汉观察到的。
 
《中国慈善家》:美国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近日发表研究报告称,目前在美国蔓延的新冠病毒已发生变异,更具传染性,若夏季前不消退,病毒或会进一步变异。您对此如何评价?这会给疫情发展和防控、治疗带来哪些挑战?
 
唐德良:这是一个必然。在99%的情况之下,病毒的变异是减毒。但是,病毒变异的致毒性也可能增加。任何一个病毒到了体内,身体都会对抗而产生了抗体,来消灭这个病毒。一批抗体识别的是原来的病毒,但是病毒变异后抗体并不识别它,要重新产生抗体来识别它,那么在产生新的抗体以前,病毒的毒性就会增加。
 
我认为疫情会有第二波,但是不会像第一波那么强。因为第二波的感染和第一波的感染毕竟有相似之处。第一波感染过的人,如果第二波再被感染到,无论他出现或者不出现症状,都不会有第一次那么严重。这样第二波就流行不起来,因为每碰到一个第一波感染过的人,就不能再传播下去了。
 
这就涉及一个防疫策略的问题。我一直在呼吁,千万不要再报道哪一个城市清零,清零对我们是灭顶之灾。要保持这个疾病的低度的流行、可控的流行。在低度可控的流行之下,让人群达到一定的感染人数,可以从根本上消除危害。消灭不消灭掉病毒,不取于人为的意志,但是我们要消灭的是新冠病毒的流行,不能让它产生流行。
 
如果真的有一个非常好的设计疫苗的办法,可以让所有人都轻微感染一下,产生抗体来防止进一步被感染。从目前来看,80%的人是无症状感染,也就是说有80%的人我们不知道他其实已经感染过,所以现在大家都在做抗体检测,就可以知道病人今后会不会被感染。
 
5月18日,一名男子拎着印有旅行元素的手提袋站在旧金山华埠街头。当日,旧金山湾区进一步重启经济,旧金山等地区某些类型的临街店铺可以以路边提货的方式重新开门。
 
复工后疫情不会有大的波动
 
《中国慈善家》:据美国媒体报道,近年来美国CDC制定有效的、基于证据的公共卫生对策的能力,被政治不断蚕食。您怎么评价这种现象?
 
唐德良:我个人认为,它总体上疫情防控工作做得很好。它说服了总统,所以这次在总统发表疫情报告的时候,每天CDC都有人出现,说明白宫与CDC在沟通上做得都很好。第二,CDC并没有完全屈服于总统的无知的说法,总统有一些比较情绪化的说法,CDC能够不表示支持,这也是很不容易的。
 
美国CDC是和美国军方以及美国情报系统非常有机地结合在一起的。其实CDC对全世界的疫苗,对全世界病毒的变化了如指掌。每天24小时在监测,监测的目的第一是防病治病,第二是防止生物恐怖生物恐怖主义。
 
在疫情刚刚开始的时候,第一批发往各州的试剂盒有一些是无效的,这就给美国检测病毒损失了一定的时间,这个是CDC要好好检讨一下的。
 
《中国慈善家》:美国政府为重启经济做了哪些工作?复工会不会引起疫情的反弹?
 
唐德良:疫情对经济的冲击很大,但是联邦政府做得很好。第一,联邦失业救济金针对年收入在75,000美元以下的失业者提供1200美元的补助。假如你失业的话,联邦政府的失业救济是每星期是600美元,再加上各个州政府的补助。每个州的补助标准都不一样,纽约州政府的补助是550美元左右。这样,失业者每周可以拿到差不多1100美元多一点,这个水平大概是比百分之三四十以上的人在工作时候拿到的钱还要多。
 
第二,美国政府对小企业,特别是对中小企业有一个贷款,这个贷款数量也挺大,达到上百万,你可以去申请。这个贷款要求50%的钱是用来支付雇员的工资,那么联邦政府就允许企业不用还贷了。如果贷款里边25%的比例支付水电等必要的基础开销,这个钱就送给你了。这个好处是维持企业与员工之间的雇佣关系,等到疫情过去就可以很快恢复运转。
在复工过程中,美国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在监控复工。我个人并不认为复工会产生疫情的反弹。在理论上它可能会产生反弹,但是在大量监控下,只要有反弹的趋势,它就会有相应的措施,或者停止复工或者采取其他防控措施。所以说复工后疫情可能会有波动,但不会有大的波动。
 
5月20日,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市,为鼓励民众前往新冠病毒测试中心,志愿者向一名完成测试的民众送上玫瑰花和礼品。中新社发 林戈 摄
 
疫苗研制最快也要一年半
 
《中国慈善家》:世界卫生组织紧急项目负责人迈克尔·瑞安近日表示,新冠病毒可能成为永远不会消失的流行性病毒。您怎么看?针对疫情可能长期化的挑战,美国有关方面有何应对措施?疫苗研制的最新进展如何?
 
唐德良:不管各国的疾控目标是不是清零,病毒的蔓延还是在进行当中,等它蔓延到了一定程度,人体有了60%~70%的免疫力,它自动就可以与人类社会共存,但是不会产生大流行。就是说,各个国家的防疫措施不一样,各国停止流行的平衡点出现的时间可能不一样,但是最终疫情会产生一个平衡点。
 
为应对新冠疫情长期化的挑战,美国的备用药品、器材等医疗物资都会有相应的调整。疾病监控系统也会有所调整,新冠肺炎过去不在监控的指标上,现在会列入监控报告系统,另外,大量的资金会投入到病毒防治的科研上,对诊断、治疗、防御都会有产出,但在短短的一年中不会产生太大的效果,估计要到两三年,科学家对新冠病毒的了解、防疫和治疗才可能取得根本性的成果。
 
疫苗本质上是仿制,病毒对人体进行一次侵袭,让病人产生抗体。仿制病毒完全是基于电脑,所以现在的抗病毒疫苗都是算出来的,不再是做出来的。看这个模型算得不准,仿得好不好,产生的抗体有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这种病它本身会产生抗体,抗体也会延续很长时间,设计的疫苗进入体内以后也会产生抗体,但是产生的抗体存活时间有一点误差,那也不成功。其实有很多抗体,往往最大的问题是副作用远比有效性高。
 
所以,一个抗体要经过几个实验,第一个是有效性实验,第二个是安全性试验。设计抗体是非常难的,在美国大概平均要几亿元的投入,最快要1~2年。就是说万事俱备,每一步都没有问题,不要返工,走完所有程序要一年半。SARS病毒出现17年了,到目前还没有研制出疫苗,所以新冠病毒的疫苗也不是那么容易研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