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乐、民乐都将得到很好的传承和延续”

其实我们也只是想通过不同的方式和角度,让我们国家的学生能够更加了解古典音乐,让他们和古典音乐家的距离逐渐缩小。这是我们的初衷,我相信用不了很久,我们自己的古典音乐、我们自己的民乐,都可以在我们广阔的大地上得到一个很好的延续和传承。”旅英钢琴家孔嘉宁在期待之余,还特意感谢本臻音乐对古典音乐事业的付出,“这样专业的水准和创新精神,给予每一位音乐家足够的推动。”
 
此前,时年32岁的孔嘉宁晋升为英国皇家音乐学院钢琴系的正教授,成为该校最年轻、也是唯一的亚洲籍教授。除了“新一代学术型钢琴家领军人物”,孔嘉宁身上还有一个标签——钢琴家傅聪先生的关门弟子。傅聪先生曾作出如此评价:“孔嘉宁极具天赋,并且一直严肃努力地追求音乐艺术的真谛。他的前途无可限量。”
旅英钢琴家、皇家音乐学院 (RCM) 钢琴教授 孔嘉宁
 
忆傅聪先生,谈传承艺术
 
“傅先生有个习惯,每个曲子喜欢只给一个学生讲一次,他说要把所有东西在这一遍里头讲完。所以你弹一遍以后,他花两三个小时给你讲,每一个细节都会从头讲到尾,而且会坚持你要按照他的方式来。如果你没有或者说他看出你没有想要按照他的方式,他就不会接着往下,他一定要把这个细节处理的像他一样。其实他这么带你一遍,如果是悟性高的或者说聪明的学生,基本上就已经把他的套路还有一些很深入的东西学到了。逻辑其实他没有解释过,但我觉得他是这个意思:离开了我这里以后,你怎么弹或者你想怎么演,跟我就没关系了。”孔嘉宁在回忆中加入一点猜测,“比如舒伯特A大调奏鸣曲是他非常擅长的。我跟他上了一遍,等到两年之后,我在伦敦最好的音乐厅Wigmore Hall再弹奏,第二乐章的速度,我弹得比他慢。弹完以后,他就说:‘我觉得你第二乐章好像太慢了,但是无所谓,你弹得是很consequential,你是按照你的思路继续下去的。’所以他是非常典型的,从每一个细节要求学生按照他这样去做的,也最能学到很深入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