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带她入行,洛阳农家女练成绝活,能把39只骰

飞速摇动胳膊,39只骰子在半米长的亚克力筒中跳跃。苗治玉小心将筒抽离桌面,这些筛子像胶水粘连了似的,立成一柱。苗治玉将这手“绝活”在网络直播,引起网友惊呼。带领苗治玉走进这一行的,正是她的丈夫白川川。
 
  讨生活,入行“绝活”表演
 
  夫妇两人都来自洛阳市宜阳县的山村。今年28岁的苗治玉,曾在工厂打工;而32岁的白川川,初中时在少林寺学武术,步入社会后从事“绝活”表演工作;像头部劈钢板、背部开木棒、口吞长剑、腹吹手套这样的“绝技”表演。
  苗治玉第一次看白川川表演是“口吞长剑”。“危险、难受”是那次观看后的感受。尽管苗治玉家是种地的,但是父母依然反对女儿嫁给做这项工作的男人。
 
  “他脾气好,处处让着我。”在苗治玉的坚持下,他们最终在2013年结婚。2014年,两人的大儿子出生,2018年二女儿出世。
 
  婚后丈夫教苗治玉表演基本功,但练功是痛苦的过程。“这是考验人心智的时刻,一定要坚持下去。”白川川像对待学徒一样对待妻子,“这正是长功力的关键点”。
 
  在2017年,为了增加表演观赏性,苗治玉又拜师练习“掷骰子”。“我的臂力不行,立不起太多的骰子。”她为了练功,每天练得臂膀酸麻。
 
  时间回到他们的大儿子刚刚出生时,白川川正在重庆一带演出,一个月挣7000多元。为了能同时照顾丈夫和孩子,在儿子7个多月时,她也来到了山城重庆。
 
  夫妻两人的落脚地,在南岸区一间不到10平米的小屋,离汽车站不远。那间房只能放下一张大床,1.5米宽的那种床,屋里只剩下仅容一人通过的走道。
 
  “虽然苦点,但是我知道以后生活会好的。”苗治玉回忆。
 
  为赶场,全家漂泊他乡
 
  到重庆后,孩子常常发烧,为此苗治玉经常带孩子进出诊所。2014年12月的一天下午,孩子再次发烧,两人仍在一个小诊所给孩子挂水。“想省点钱,才没有去大医院。”苗治玉说。之后白川川依旧外出表演。
 
  晚上11点半丈夫回家,在白川川洗漱期间,苗治玉做了面条。饭后,白川川用手摸孩子额头,依然发烧。看天色太晚,二人决定先观察一晚,天亮了再去看病。第二天一早,他们感觉孩子烧得更重,揭开棉被,发现孩子身上出了一片一片的红疹。
 
  慌了手脚的夫妻俩,先是冲回了先前看病的诊所,对着医生一顿“吵”。众人建议他们赶紧去大医院给孩子检查,以免耽误治疗。
 
  “感觉真的很无助,”苗治玉说,“但是埋怨有什么用呢!”
 
  这次给孩子治病,他们俩花掉快3000元,最终诊断红疹只是发热引起的过敏。他们推测,孩子常常发烧是“水土不服”的症状。
 
  2015年农历春节,一家三口在重庆度过,节日期间丈夫在周边地区演出,平时不能回家。
 
  大年三十当天,苗治玉只好抱着孩子在广场上转悠。晚上做饭时,她一手抱着孩子,一手炒了鸡蛋,白米饭配炒鸡蛋就是她的年夜饭。倍感凄凉的妻子,发誓“以后再也不想在外面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