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媒体:离开白宫三年多,奥巴马又出现了,

洛杉矶时报分析道,离开白宫三年多之后,奥巴马又出现了。只不过不是真人出现,而是在特朗普总统的脑子里出现。
 
最近,这位美国第45任总统花了大量时间猛烈抨击第44任总统,即便以特朗普一贯的爆发水平来看,这也是一场引人注目的攻击。
 
突然之间,一场在共和党和民主党候选人之间的双向竞赛变成了一场三方混战。
 
鉴于稳获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拜登曾在白宫担任奥巴马的副总统八年之久,这种三方混战或许在某种程度上是不可避免的。攻击奥巴马,就是打击他的好朋友和前同事。
 
但撇开政治算计不谈,来自特朗普的攻击数量和个人尖酸刻薄的程度完全超越了通常的党派之争。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特朗普就指责奥巴马犯下了“美国历史上最大的政治罪行和丑闻”。
 
而特朗普的支持者可能会辩称,是奥巴马先撩者贱,是他开启了最新一轮的谩骂。
 
在本月奥巴马与他的前雇员举行的电话会议上,这位前总统将特朗普对新冠病毒疫情的处理形容为“一场绝对混乱的灾难”,还批评了司法部,后者刚表示将撤销对前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的刑事诉讼。
 
奥巴马说:“在这种情况下,你就会开始担心,不仅是制度规范,我们对法治的基本认识也会受到威胁。”这场电话会议有3000人参与,他一定知道自己的言论肯定会泄露出去。
 
特朗普的爆发紧随其后,他的狂怒几乎没有平息。在一连串的推特和电视露面中,他指责奥巴马滥用职权,操纵了有史以来最无能和最腐败的政府。“奥巴马门让水门事件显得微不足道!”他写道,暗示前总统参与了对弗林的起诉(从而陷害他)。
 
就奥巴马而言,他并没有掩饰自己对继任者的蔑视,不过他身边的人说,他没有表现出像特朗普显示出来的那种强烈敌意。
 
奥巴马在最近一次对毕业生的演讲中几乎是冷静超然地演说,他告诉他们,流行病“已经完全地撕下了一些领导人的假象,他们一直假装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他从来没有提过特朗普的名字,显然在私下里也表现出了同样的镇定。
 
“在我与他的谈话中,他对特朗普的持续攻击不以为然。”奥巴马前幕僚之一戴维·阿克塞尔罗德说。阿克塞尔罗德说,这位前总统了解川普的政治动机,他激怒了他的支持者,引起了人们对大流行的关注。
 
阿克塞尔罗德和其他一些人都说,奥巴马的公开克制不应该被误认为是不愿参与助选拜登。他们用“一切就绪”来形容他对秋季竞选的承诺。
 
特朗普和奥巴马有宿怨
 
在整个执政期间,特朗普一直对他的前任怀有一种原始的、肆无忌惮的蔑视,试图破坏或撤销他或前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推动的任何事情。
 
按照流行的说法,特朗普的敌意可以追溯到2011年的年度白宫记者协会晚宴。
 
多年来,特朗普一直在积极宣传谣言,说奥巴马出生在非洲,因此没有资格成为总统。奥巴马的回应是一段尖刻的喜剧独白,把“唐纳德”描绘成一个兜售阴谋论的怪人和一个只会从他的真人秀节目《名人学徒》中剔除二流人物的小丑。
 
“这些决定会让我夜不能寐,”奥巴马冷冷地说。“干得不错,先生,干得不错。”
 
那个晚上,特朗普是《华盛顿邮报》的嘉宾,他笑得很局促,而华盛顿特区的权贵们则大笑起来,取笑于他。
 
传记作家迈克尔·德安东尼奥说,事实上,“特朗普天生就讨厌奥巴马这样的人”——这种情绪在他当选总统后只会加深,因为他们会不得不被放在一起进行比较。
 
“奥巴马有一种特朗普从未有过的魅力。”德安东尼奥说。“特朗普一定会嫉妒的是,奥巴马在任何情况下都能轻松应对。”
 
此外,因为特朗普是一个“重视敌人甚于朋友”的人,德安东尼奥接着说,所以攻击奥巴马对于特朗普也发挥了特别的效用。
特朗普的连任策略几乎完全是基于詈骂前任来刺激支持者在11月投票,他并没有指望收获多少臣服于其个人魅力的支持者。
 
同时,对许多仍然崇拜奥巴马的民主党人来说,辱骂他们敬爱的总统,也会起到同样效果。
 
奥巴马和拜登联系紧密
 
随着党内提名之争的结束,奥巴马与拜登和他的竞选团队保持着定期联系。据说,奥巴马不仅渴望为他的前副总统助选,而且希望民主党人能够赢得参议院的控制权,保持在众议院的多数席位。
 
对于了解奥巴马的人来说,他今年的计划,可以说是2018年议会中期选举的一个翻版。
 
他有时很严厉。当他一次提到特朗普未能及时批评2017年夏洛特维尔新纳粹集会时,他质问道:“说这些人是纳粹,有什么可为难的?”那一次,特朗普为了打马虎眼,说了一些诸如“两边都有好人”的含糊回应。
 
但是奥巴马从未降格到跟特朗普比较个人差异,或者对特朗普的奚落做出针锋相对的回应。
 
甚至在最近,在总统不断抨击奥巴马,指责他的“犯罪阴谋”和运作“美国历史上最腐败的政府!”
 
奥巴马也没有着急,他等了几天,然后在推特上发了一个词:“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