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你们后浪”到“我们后浪”,B站够格吗

仿佛是赴一场注定好的约,B站在2021年的相同日子,发布了一支叫做《我不想做这样的人》的视频。它真正的名字也许该叫《后浪2.0》,而2020年的那支《后浪》所激起的文化余波,直到今天还没结束。
这一年来,四面八方的声音无一例外都在说,B站要破圈,B站在加速,一年时间7200万的用户增长,也确实印证了外界给予B站的“画像”。
 
作为目前公认的中国互联网最大的年轻人内容社区,B站被无数双眼睛看着,被各种文字描述着,同时也不断用自己的话语讲述着自身。
 
观察今年的视频,讲述者从高高在上的成年人变成了两个初中生,从对“后浪”的局外人概述,变成了让“真·后浪”自己来代言自己。从最浅显的一层看,B站似乎试图逃出“借前浪之口捧杀年轻人”的舆论陷阱,避免再一次捧杀。但再往里看一层,《我不想做这样的人》的出现,似乎又有其更深刻的必然性。
 
你也许还记得去年对于“B站心太急”的评价,一年过去,我们再来看看,B站,心还急吗?
 
少年想要说,少年就要说
 
视频开头是一行简单的文字:“本次演讲观点收集自全国各省市955位初中生同学。”
 
这也许是两支视频最根本的区别:从互联网公司公关部门的一次文案脑暴,变成一次面向年轻人的大规模征文(征文的题目就叫《我不想做这样的人》)。视频里的文案虽然经过润色,但观点,全都来自初中生们的真实想法。
 
我们向B站要来了大部分的作文原文,从中不难窥到视频里语句的出处:
 
杨山玉说:“我不想成为嘴上说着一句句努力,可却没有付出行动的人,这种人把性格交给星座,把努力交给鸡汤,把运气交给锦鲤。”
 
高文宇说:“我不想成为一个杠精,因为我觉得这样的人总是戴着黑白镜看这个彩色的世界。”
 
李慧媛说:“我不想成为用自己的观念去衡量别人的人。”
 
刘文睿说:“ 我不想成为一个不了解事情内容经过,就肆意评价他人、污蔑他人的“键盘侠”。”
 
成年人或许以为初中生是一群只会在王者荣耀里拉胯,在微博上对骂,在QQ群里操弄缩写词的无知少年。谁也没曾想过,他们原来对互联网世界有这么多的看法。
 
就像视频里说的:他们“不想做一个拿着锯子的人,随时随地把人群锯成两半”,他们“不想做一个流水线上制造出来的人,没有独立的人格,只有预定的人设”,他们“不想做一个隐身的人”,他们“不想做一个口口声声’一代不如一代’的人”……
 
他们对性别平等有着自己想要捍卫的,他们对流行文化有着自己想要警惕的,他们对历史求知,并在历史中获得对今天的观照,他们不断塑造自身,以有力的行动捍卫国家。
 
少年陈可可被抗击新冠疫情的医护人员感召,“不想成为一个在困难面前只会退缩的人”;少年常懿涵气愤于“老人变坏了”,但依然心怀同情“不想成为看见老人摔倒而站在旁边无动于衷的人”;少年王琬茹拒绝被困于他人给予的“标签”,将心比心“不想成为一个并不了解别人,就评价别人的人”……
 
这种看不惯就直说的劲头,熟悉吗?怀念吗?
 
成年人总说,“被社会磨平了棱角”,要么心中有话但选择闭嘴,要么张口就自动添加了润滑剂。而十四五的少年们,却拥有成年人已经不奢望的锐利和凶猛。
 
究其原因,这代年轻人生下来就被互联网包围是一点,他们所处的世界更加多元也是一点。但这些都是外界因素,真正起决定性作用的还是年轻。
 
有00后在看完视频后评价,因为年轻,所以他们有资格这么说,也需要这么说。难不成,还要等到30岁,被社会锤到哑口无言时再说吗?
 
“不想”这个题,也非常有嚼劲。
 
从小到大,我们总是被问,“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却忽视了“不想”与“想”其实同样重要,“想”要的或许还只是一些脑海中不真实的憧憬,“不想”要的,却一定是对既有观察的思考,是真正有现实支撑的观念。
 
拒绝被画像、被代表的后浪们,拒绝活在一些“你应该如何”的指指点点里,用这支视频,少年们向那些想在他们身上看到中国未来的父母、师长、前辈宣告,他们拥有自己独立的思想,他们清楚地知道,“我不想做什么样的人”。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