酗酒吸毒 拜登之子引发美政坛地震

2019-10-07 22:24

10月4日,乌克兰新任总检察长里亚博沙普卡(Ruslan Ryaboshapka)在首都基辅召开记者会,宣布将重新审核15个旧案,确认前检察官办案流程不存在纰漏,其中包括美国前副总统拜登次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和乌克兰天然气公司(Burisma Holdings)一度被指控的贪腐案。

2014年,亨特获聘担任Burisma的董事,当时身为美国副总统的拜登负责监督美国的乌克兰政策。直到今年5月,随着父亲拜登参与2020年总统竞选的选情开始升温,亨特才拒绝续任。

尽管亨特在2014年之前已在美国从事政府游说工作多年,但并无从事天然气产业的经验,也没有和乌克兰打交道的记录,在此情况下担任乌克兰一家大型企业的高管不符合常理。亨特的律师拒绝透露亨特具体为Burisma做了什么,总共从中获利多少。根据报道,亨特任职期间每个月获取薪资,部分月份金额最高达5万美元。

不过,支持拜登的媒体、评论者和政治人物指出,亨特参与的业务与父亲拜登的职务是否存在利益冲突确有可议之处,但是并没有犯法。

奥巴马政府里最致力于反贪腐的就是拜登。 他主导美国对乌克兰政策时也力推反腐和改革。拜登的幕僚对媒体再三强调,他对自己儿子出任天然气公司一事完全不知情。亨特本人则对媒体指出,当他父亲知道他在天然气公司的职位后,只是在电话里告诉他,“我希望你自己知道在做什么,” 当时他回答说“我知道”。拜登对亨特的业务是否认可,外界仍不得而知。

亨特是拜登家族的问题人物之一,他多年来酗酒、用药不断,多次进出戒酒中心以及戒毒所。他和叔叔詹姆斯(James Biden)创业,游走在政治、法律、商业边缘,多次卷入法律纠纷。

整个事件曾在2015年美国媒体圈内引发过争议,很快平息下去。近来因为总统特朗普的“电话门”事件又重新成为政界和媒体的关注焦点,引发特朗普是否借助外国势力干预美国国内政治的违宪和弹劾之争。

但是,利用国内影响力换取国外企业利益的做法已经成为美国政治圈的习惯,政治和法律的界线已经模糊。卡耐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专家查耶斯(Sarah Chayes)指出,类似于亨特担任Burisma高管的事件,在美国不仅是合法而且是能被社会接受的行为,这累积多年的问题值得美国人深思。

美国“官二代”的游说生涯

1970年出生的亨特,在2岁时与母亲、妹妹和哥哥去挑选圣诞树的路上遭遇一场严重车祸,母亲和妹妹当场死亡,他和哥哥博·拜登(Beau Biden)受到重伤但顺利生还,当时父亲拜登刚当选第一届参议员,正在华盛顿面试办公室人员。

失去母亲的亨特和哥哥,由父亲拜登独自抚养多年,华盛顿的国会山庄几乎就是他们的游乐场。

亨特于1996年自耶鲁大学法律系毕业后,回到家乡特拉华州的威尔明顿,进入当地银行WBNA工作并领取高薪。WBNA是拜登的主要选举赞助人,拜登在国会推动WBNA支持的金融法案。亨特甚至在后来离开WBNA后,也持续收到该银行的游说费,一直到2005年。

1998年亨特在父亲朋友的协助下,进入克林顿政府的商务部,工作负责网络政策。尽管美国政府薪水不高,但是他的三个女儿被送进华盛顿最昂贵的私立学校,学费给他带来极大的财务压力,用亨特自己的话形容,几乎是过着左手进右手出的日子。

亨特的财务压力很快得以缓解。随着克林顿第二任期在2000年结束,亨特也离开了美国政府公务员的工作,开始进入高收入的游说行业。亨特自称,他和父亲间未明说的规则是:他不参与任何可能牵连他父亲的游说法案,也不寻求他父亲的协助;另外,拜登不过问亨特的客户,亨特也不提起。拜登经常强调他一直未利用自己的权力换取利益,2009年他的个人财产低于3万美元。

但事实并非完全如此。媒体报道指出,亨特后来自立门户成后,不少客户寻求游说的法案和拜登在国会专门委员会负责的议题具高度重叠。

拜登也深知亨特业务的敏感性,根据纽约法院文件,2006年1月拜登的弟弟詹姆斯打电话给纽约金融圈人士洛蒂托(Anthony Lotito), 称拜登希望亨特离开游说圈、避免对他接下来的总统选举造成影响,请洛蒂托帮亨特找工作 。

数月之后,他们三人并购一家纽约的对冲基金公司Paradigm Global Adviser。一接手该公司,詹姆斯就对该企业员工指出,不用担心没有投资人, 来自全世界等着要投资拜登的人正排着队。“我们有的是在(波音)747上装满现金,排队要投资这家公司的投资人。”

没想到的是拜登家族取得这家公司后就风波不断,亨特和叔叔与洛蒂托出现不合,最后互相告上法庭,Paradigm办公室的所在地纽约第五大道650号,又因为被美国司法部发现持有者为资助伊朗核导弹计划的伊朗银行而遭到拍卖,亨特和叔叔最终结束了Paradigm的业务。

2009年,亨特又与前国务卿克里的继子、来自亨氏食品家族的克里斯朵夫(Christopher Heinz)和服装模特阿奇尔(Devon Archer)共组咨询公司Rosemont Seneca Partners。正是这家公司涉及了与乌克兰Burisma天然气公司等机构的业务。对政治风险评估更为谨慎的克里斯朵夫认为这些业务风险太高而拒绝,最后与亨特和阿奇尔终止了合作。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 2019 南阳新闻网http://www.nydaily.com.cn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ICP证14014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116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jb@nydaily.com.cn